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恐慌世界 > 第七十五章 人

  白灵儿被秦铭劈头盖脸的说了一顿,过程中她并没有出言反驳,只是在噼里啪啦的掉着眼泪,但在安子黎看来,白灵儿的情绪却要较之前冷静了许多。

  她充满歉意的看了秦铭一眼,显然是在为方才错怪他道歉,秦铭微微颔首,继续对白灵儿说道:

  “这天底下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就没有一个是真正幸运,也没有一个是真正不幸的。

  每个人都会有烦心事,所谓的幸运,所谓的幸福,都是相对的,如果你整天盯着那些不幸的事情,那你就是天底下最不幸的,但你如果眼睛直盯着那些幸运的事情,那你就是天底下最幸运的。

  谁活着都很难,甚至说很艰难,我们这些被学院选中的人活的艰难,外面那些为了吃饭而拼命工作的人也同样如此。

  虽然我不知道你父母的事情,但是我却能够想到,你父母被危难夺去性命的时候,心里面一定是在庆幸,庆幸你和白凌宇还活着,庆幸离开的人是他们。

  同样的,在白凌宇出事的时候,他心里面想的也一定是幸好你不在这儿。

  所以幸福其实很容易得到,并不是全家人都健在,每年貌合神离的坐在一起,对付着吃上几顿饭就是幸福的一家了。

  也并不是一家人都不再了,仅剩下你自己一个就变成孤苦伶仃了。所以真正的幸福,是你到底有没有真切的感受到家庭的温暖,有没有感受到家人对你的爱。

  无论多坚硬的钢铁,都会有被完全腐蚀的那一天,但是“爱”却永远不会消散,因为它在你心里,已经成为了你记忆中,甚至是你生命组成的一部分。

  只要你在,它们就在,家就在。可如果连你也不再了,那么你们的家就真的成为了支离破碎,家毁人亡的代名词。

  所以你根本就没有资格选择死亡,在你的身上还承载着你父母亲人的希望与寄托。只有当一个人,彻底被整个世界遗忘的时候,他才是真的死了。

  我不想去给你讲什么道理,只是想要告诉你,活着永远要比死亡更需要勇气。倘若你真觉得,家里的不幸都是你带来的,有气有怨想要撒在自己身上,那就继续活着吧。

  因为只有活着的人才能感受到痛苦。如果死亡真的能解决所有问题,那么我可能早就先你一步从这儿跳下去了,可惜我不能死,不是我不想死,也不是我死不起,而是我得那些让我活着的人负责。

  我还要留着条命,去找那些害我的仇家算账。

  话已至此,我和安子黎刚刚才死里逃生的回来,并没有心情,也没有那个精力,陪你在这儿要死要活的。

  我们住在哪儿你知道,白凌宇对我的叮嘱,我既然答应他,那就不会不认账。你家人是都没有,但是有几个朋友还在,至于你需不需要,那就在你自己选择了。”

  秦铭说到这儿,对着正欲言又止还想对白灵儿说些什么的安子黎催促道:

  “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安子黎看了一眼秦铭,又看了一眼白灵儿,最终还是听话的直起了身子:

  “灵儿,你一定要努力振作起来,我们都是你的后盾。”

  安子黎留下这句话,便跟着秦铭朝着门口走去,身后则再度响起了白灵儿撕心裂肺的哭声。

  从楼里出来,秦铭有些不舒服的弄了弄衣领,接着点燃一根烟,停在原地吸了起来。

  “对不起……我错了……”

  安子黎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这时候来到秦铭的身前,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你阻止我也是正常的,毕竟我说的也确实难听。”

  秦铭不在意的笑了笑,继而抬起头望了一眼楼上,叹了口气说:

  “我能够体会到白灵儿的心情,想来你应该能体会到,毕竟无论是我自己,还是易少东,这些事情都曾在我们身上发生过。

  所以我很清楚,白灵儿眼下需要什么,她不需要安慰,恰恰相反,越是安慰对她伤害越大。她真正需要的,其实是一个继续活下去的理由,和一份敢于活下去的勇气。

  当然我也直到,这对她来说很难,但是关乎生存的事,又有哪件是简单的呢?”

  安子黎这会儿也认同的点了点头,因为易少东相比白灵儿经历的打击要更大,但是秦铭还是帮助他走回了正轨,所以她对白灵儿振作起来是很有信心的。

  ‘

  “比起你来,我想的实在是过于简单了。”安子黎暗骂自己就是个笨蛋,看事情远没有秦铭看得那般透彻。

  秦铭听安子黎这么说,他则苦涩一笑:

  “我是倒霉事经历多了,所以很多事情就算是再难接受,再难想明白,也得逼着自己想通。但是我真是觉得,自己其实还挺幸运的,因为起码身边还有你们这些人在,并不至于孤苦伶仃,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两个人正聊着,秦铭的通讯器里突然收到一条来自白灵儿的私信,上面只有极为简短的一句话:

  “谢谢你,我会继续活着的。”

  同样的私信,安子黎也收到了一封,两个人相视一笑,心里面这颗石头总算是放下了,秦铭抻了个懒腰,这才打算离开:

  “回去吧,说了那么多话嗓子都快冒烟了,看来真得吃上一顿火锅,好好犒劳一下自己了。”

  “的确是该犒劳,那我们买回去在别墅弄吗?”

  “白灵儿这个样,易少东那货也不知道哪天能回来,人员不齐还是先算了,就咱俩找个地方吃一口得了。”

  “不叫苏湛吗?”

  “如果是去吃屎的话,那我一定会叫他。”

  秦铭其实心里面是有些不爽,苏湛这种没什么人情味的行为的,要是在事件中冷漠一些倒还可以理解,但是他们既然能走在一起,打算作为朋友那样相处,苏湛之前说的那番话,就有些刺耳,也有些令人生厌了。

  毕竟他能那么去想白灵儿,同样也会那么去想他们。而如果他们联系仅仅是为了“情报共享”,这种纯粹利益的话,那有苏湛在他看来也就可有可无了。

  因为他始终都觉得,感性大于理性的才是人,而理性大于理性的则是鬼。诚然他现在对人也很淡漠,但有些“东西”他永远都不会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