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纳米降临 > 第188-A章:阻止行刺公主

  ·

  你命令丽奈等人优先捕捉天琳娜。

  丽奈等人首次见到防御高台里的苏沙军路线的真面目。他们在最多容纳三人并排前进的狭窄战壕里快速前进,击杀沿途遭遇的任何苏沙士兵。这是个令人颇感压抑的环境,低洼的身处之位,高耸的乱石林立,仿佛旁边从未坍塌的坚岩随时会砸下来。

  战壕为乱岩所阻隔,没有任何岔路。在尽头等待着丽奈等人的正是趴在防御阵地苦苦与侧下方交火的天琳娜部队。

  腹背受敌之际,

  天琳娜将苏沙战旗向低谷抛出,

  高喊道:“撤!从敌军开始的路线强行突围!”

  心中的懊悔翻江倒海,天琳娜恨自己为什么没能早点看透,甚至至今也不太理解自己被堵死在自己的战壕里究竟是如何发展?又从何时开始?

  天琳娜原本准备了从南侧断崖跳下去的计划,现在只能留给更有生还希望的同伴了。除了一句“你快逃吧,实在不行就跳崖,联邦势力没有包围南侧断崖。”她又能说什么呢?

  只能偷笑了吧。

  不幸中的万幸,天琳娜身陷囫囵的位置是,也是你进攻侧翼时两条入口之一,尽管被她亲自下令炸岩堵死了退路,但乱石堆总是好过峭壁。

  从六七层楼高的位置跳下来,天琳娜损失了五分之一的士兵,不是被空中击毙就是跳下来崴了脚;向乱石堆强行突围时,遭受了来自你和丽奈等人前后上天的猛烈夹击,又损失了五分之二的士兵;当她边鼓舞士气边率先攀爬乱石堆时,队伍的屁股完全暴露给了你和新兵们,再度损失五分之一。

  故障导致电火花噼里啪啦的爆在天琳娜的眼前,灼伤了她的脸颊。她手脚并用从乱石堆滑下……不,滾下,摘掉破烂头盔远远抛开。

  “成功了,弟兄们!我们终于突围出……”

  天琳娜兴奋的回头高喊,最后几个字却戛然而止。她说不出口,也没必要说。自己亲手带出来的队伍,自己的亲信、所有精锐……

  她的身后什么也没有。除了远远的,你的身影。你站在碎岩之上不慌不忙的眺望着她,完全不像打算追击的样子。因为没有必要。

  能说什么?能做什么?天琳娜继续溃逃,孤身一人向着最近的村庄──早已被你占领的那个村庄。

  十分种之后,天琳娜被捕。

  与此同时阿波罗趁着丽奈猛攻天琳娜防御工事和你忙于交战之际,向南侧也就是商丘顶端的大本营仓皇逃窜,一切已经兵败如山倒。临走之前,阿波罗对着通讯器说道:“寡言,你听得见对吧?”

  他们持有的通讯器黑客防御性能并不高,是短距离无线电波型的,假以时间你也能破解入侵。是的,你能。

  “直说了,不要追我!放我一条生路,对大家、对南陆的所有人都好!”

  呵呵,你问道:“怎么?莫非南陆最坚硬的盾是命比金贵吗?”

  “正是如此!”阿波罗回应道,“你考虑一个浅显易懂的问题吧──拥有远距离瞬移秒杀一切人类的为什么至今都没有成功行刺过任何一个势力的领导人?因为我,我这个天生的对手在。”

  你沉默了。

  这个问题确实常听人提起,如果某某人是欧甘的话,早就杀光权贵,自己称霸世界了。是欧甘蠢吗?回想起欧甘袭击铁秤商盟的富商洛伦佐时的情形,或许阿波罗的自负真的有些分量。

  “告诉你一件事吧!──欧甘马上就要去行刺你们赫姆兰提斯的公主了,就因为你把我困在这里!去救,还是追杀,你应该清楚怎么做!这两个选项很显然不一样重!”

  你质疑这个推测的可信度,除非阿波罗有预知未来的神技,但显然一个橙名不会有。

  自己动脑子想!──阿波罗切断通讯器之前最后的说辞是,让你回想一下最近公主对哪个大人物做过什么失礼的事情。丧礼,丧礼时公主非常突兀的顶撞了圣城的大主教。

  你回头望向赫姆兰提斯的方向。

  很有可能,

  欧甘此时正在奔袭向公主的途中。

  如果你是他这种职业杀手,如果你是恼羞成怒的圣城大主教,如果你是觊觎赫姆兰提斯已久的白夜公国,当然绝不会放过阿波罗被困这种绝好机会。天琳娜成功捕获,阿波罗就算捉住了也会有各方权贵来求情放人,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继续踏平难攻不落的城池,或者立即折回前去扑灭后院的火。

  这也不是个值得犹豫的二选一。你让丽奈等人继续进攻,与正面部队前后夹击,彻底夺取这场战斗的胜利,这样安排就够了。你骑着机械黑马火速向着赫姆兰提斯的方向飞驰。

  如果……当时夺取能够缩短距离的神技就好了,但现在说这样也没什么用。

  途中,你看到天琳娜孤身一人奋力抵抗时造成的浓烟;途中,你看到了隐秘穿梭在各个大小战场之间渔翁得利的GE部队;途中,你看到了玉陶莞和白夜公国扫荡敌军的小股部队;途中,你看到的更多是伤兵和难民,排着长龙,走在本应该收割的庄稼地旁边的大路上。没有任何人带着兴奋的庆祝胜利的喜悦神情,尽管,全是胜方的人。

  无数人认出了标志性极强的黑马与你头顶的白色牛仔帽,无数人向你行礼,向你高声欢呼,他们脸上的阴云因为你而一扫而光。

  忽然,你不太确认:到底之前的灰头土脸是真实的,还是现在的欢呼雀跃是真实的?这场战争逐寸的、逐寸的蚕食着你心中某种事物。

  跨越国境,

  你的身后是炼狱,前方确实宁静的乐园。你刚才跨越的国境线并不是真的有一条线,却远比画了线还要明显。这一边和那一边完全是两个世界,甚至连空气中的味道都截然不同。

  明明你根本不是土生土长的赫姆兰提斯,可总有一种先入为主的祖国的亲切感。这里因为你的浴血奋战,尚享有着短暂的和平。这么一想,好像也是值得。大概。

  车辆和行人纷纷给你让道,你一路直奔王城甚至没有下马。在踏入铺设着昂贵红地毯的区域,近卫军们终于沉不住气,强烈要求你下马。你跳下马,径直冲向国王的所在。

  国王正在召开小型的军事会议,看到你急匆匆的闯了进来倒也没有生气,只是十分紧张:“寡言?怎么了这是?”

  “是欧甘!公主有危险!她现在在哪里?”

  向上天保证,你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已经尽了全力。但显然,还是迟了一步。

  呀──!

  侍女摔碎盘子杯子的同时失声尖叫,而你、国王还有近卫军们明明已经就差几步赶到公主所在的后花园了。映入你眼帘的是,欧甘深感意外的望着你,随后笑了笑,凭空消失。而他消失的旁边,就是倒在血泊中的假公主,以及怀抱着当场毙命替身的哑公主……后者睁大了双眼,盯着怀里的女性。

  你的眼前出现了这样的提示。

  国王慌乱起来,指挥着近卫军严加戒备,以防还有其他的刺客同行。欧甘刺杀时必定得手,但神技两次连用之间有个很短的空档,无法保证自己绝对安全,所以每次欧甘行动时总是会带着部下一起行动。哑公主张着嘴无声的恸哭,冷水夺眶而出,毕竟从小到大形影不离的替身突然就死了,可她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侍女们纷纷瘫坐在地,哪里见过这样的仗势,茫茫然不知所措。

  呵呵的,你笑了起来。

  “混账!你为什么还在笑!”一名近卫军见到你的失态,立刻端起枪对准你的脑袋,如此怒吼。忠心可鉴。但,这位近卫军被国王陛下抬手,击毙了。

  对于国王来说,你──王下决刑官外加整个南陆联军的总司令比区区近卫军更重要。

  你举起双手,依然难掩笑意,解释道:“大家别误会,我不是幸灾乐祸,只是觉得这个公主实在是运气极好。不是每个人死亡的时候,都值得获得一句系统提示。嗯,很显然,今天运气最佳奖非公主莫属了。”

  平日时你的言行常不能被众人所理解,眼下更是如此。

  “讲真,我确实没想到,这个公主居然有这么重要。看不出来。如果我是欧甘,会先杀国王。对,为什么他不先杀国王呢?”你看向陛下。

  陛下沉下脸来,极具修养的解释道:“大家都知道,我体内有。欧甘杀我的同时也会被鲜血溅出来的黑火缠上,同归于尽。欧甘这个杀手,惜命。”

  想不通为什么国王会如此的对你深信不疑。性格问题?他从最初登场时就对你投以了无以复加的信赖。

  “那么,现在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你走上前,握住死去的假公主的手,一把拽了起来,同时将用在了刚才提示上──,令众人瞠目结舌的是……假公主睁开了眼。

  她额头上原本深入脑浆的伤口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长达半分钟的静寂之后,

  打破这份静寂的是你。

  “对了,谁知道刺杀公主的佣金现在该怎么算?”

  “……他从未失手过,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