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明朝假太监 > 第七百零九章除恶务尽

  将为军之胆,如果将这枚胆摘除,这支军队也就跟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了。

  可事实真的如此吗?要知道一支军队虽然是靠主将指挥,但真正行使权力的,却是下面那些看似不起眼,却最为关键的基层军官。

  只有让这些人彻底老实下来,才算是收服住了这支军队。

  阔木尔以顾宪诚的令牌号令军官们指挥军队安营,随即按照叶珣之前的吩咐,召集百户以上军官到叶珣营中议事。

  三千多人马,百户以上军官就有四十多人,虽然有些人仍不情愿,但大势所趋,也只能老老实实地来到叶珣营地的大帐中。

  只是让这些军官没想到的是,叶公公所谓的议事,却不是他们之前想象的刀光剑影,甚至连他们的配刀都没收走。

  这是临时搭建起来的一座大帐,帐内摆了四排几案,几案上是大碗手抓羊肉,每一排几案上都有几坛老酒。

  叶珣也早已等候在帐中,待众人鱼贯而入后,就抱拳笑道:“本公有幸,认识西北军中的英雄豪杰,军中简陋,略备薄酒,还望诸位将军不要嫌弃”

  叶珣是一个人站在帐中的,却没见顾宪诚的影子,众将不由犹豫起来,莫不是叶公公在酒中给我们下了药,药倒之后再拿下我们?

  其实按照很多人的想法,进帐之前,叶珣的手下应该收缴他们武器的,但叶珣的手下却没这么做,这样一来,就让很多人放下心来,起码一会真有事的话,有兵器在手,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

  可没见到他们的主将,却不由让他们再次把心提起来。

  叶珣显然看出了军官们的担心,微笑道:“不瞒诸位,顾总兵在我帐中写奏折呢,这么大的事,没有个态度也说不过去啊!所以本公让他先写着,待写好之后再过来”

  “本公素问西北多豪杰,所以不请自来,还请诸位不要见怪,这是本公最喜欢的烧刀子,也是只有男人才能喝的酒,本公先干为敬”

  叶珣说完扬头将碗中酒喝干,不仅如此,他在每坛酒里都倒出一碗,然后一口喝下。

  军官们知道,叶公公此举是告诉他们放心,酒没问题。

  先不说酒有没有问题,就叶珣这种喝法,已经折服了所有人,因为这一圈下来,叶珣已经喝了二十余碗,却仍是面色如常,跟没事人一般,别说正常人能不能喝下这么多酒,如果酒有问题的话,叶珣也早该趴下了。

  一时间,军官们疑心尽去,黎明出发,忙忙碌碌大半天,到现在还滴水未进,所有人早就饿坏了。

  待叶珣再次相让后,军官们立刻分散坐开,甩开腮帮子吃喝起来。

  见军官们终于上道了,叶珣嘴角也露出一丝微笑,随即转身走了出去。

  如果不是仔细观察,根本不会有人发现叶珣头顶冒出的丝丝热气,却原来是他用内功将酒都逼了出来。

  军官们虽然饿的不轻,不过吃点东西肚子里就有了底,有人正想端起酒碗向叶公公敬酒,这时才愕然发现叶公公不见了。

  “叶公公呢?刚才还在的,哎呦!还别说,这烧刀子是有劲,刚喝一口就开始上头了”

  “是啊!老子没喝多少,也有点迷糊了”

  “不对,这酒有问题,弟兄们抄家伙...”

  喊话的人,话音未落,就一头栽倒在地,随即其他军官也相继跌倒,这时候才发现酒有问题,显然已经晚了,只是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同样喝酒,叶珣就没事?

  可惜这个问题至死也不会有人回答他们了。

  帐帘一挑,十余个杀气腾腾的近卫快步而入,帐帘再次放下之后,阵阵惨呼随之在帐内传了出来...

  这些都是顾宪诚最亲信的手下,如果仍将他们留在军中,早晚会出大乱子的,所以从一开始,他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在处理这些军官的同时,阔木尔再次率领一队近卫,赶着几辆马车,前往顾宪诚手下的营地。

  百户之下还有总旗和小旗,不过这些最基层的军官大多为贫苦子弟,谈不上跟顾宪诚有多亲近,所以他们才是可以收买和安抚的。

  阔木尔带来的马车上,是叶珣军中的所有肉食,不仅如此,阔木尔怀中还有三万两银票。

  三千士兵,每人十两,听上去不多,但对普通士兵来说,绝对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而这也不算完,叶珣相信,顾宪诚用以笼络士兵的手段不过是小恩小惠,不可能彻底改变士兵的生活。

  三千多人的绝对亲信军队,他得用多少银子来养?所以想要这些士兵彻底倒向朝廷这边,还必须得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目前叶珣还不知道西北军的具体情况,如果真如王二虎所说,他们得不到朝廷的一点信息,就说明朝廷所有对军人的优待政策,在西北根本没有落实下去。

  真是那样的话,事情就更好办了,军饷翻倍,重新划分土地,军属子女免费入学堂等等。

  叶珣相信,只要这些本已在辽东军中施行的政令颁布下去,立刻就能让西北军归心。

  随着阔木尔等人进入军营,顾宪诚手下的军营中,很快就爆发出阵阵欢呼声。

  三千多人的欢呼声,可谓是惊天动地,甚至还有人喊出叶公公万岁的口号来,虽然被及时压了下去,却还是远远地传了出去。

  从士兵的欢呼声中不难听出,士兵们的喜悦是发自内心的,很显然,他们已经被欺瞒太久了。

  欢呼过后,阔木尔告诉士兵们,明早卯时出操,叶公公要亲自给弟兄们训话...

  士兵们的欢呼声早就传到叶珣这边,叶珣相信顾宪诚也听到了,估计顾宪诚也清楚,现在就是把他放出去,他也不见得能指挥动军队了。

  刚刚士兵们喊出万岁口号的时候,不由让叶珣想起王二虎说的话,貌似有人给魏忠贤封了个九千岁的称号,问题是魏忠贤早已变成了枯骨,谁会给一个恶贯满盈的太监上这样的封号?

  无风不起浪,没有任何一个阴谋是无缘无故出现的,而这件事的最终目标,很有可能还是冲着他叶珣来的。

  顾宪诚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到现在也没有招出是受了谁的指使。

  叶珣也不由奇怪,事情都到了这一步,难道这家伙还想着翻盘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