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变身文娱女皇 > 第一章 搬砖大神

  2017年7月的一天,T市的城乡结合部,城中村改造的现场热火朝天,一幢幢破旧的平房几分钟的时间就被拆迁机器夷为平地。

  城中村改造,是当前社会热议的一个话题,牵动着无数人的心,原先一贫如洗的家庭,可能一夜之间就因为拆迁补偿款而成为百万富翁。

  距离拆迁现场不远的地方,一栋栋新建的现代化高楼已经拔地而起。

  每一天,总有许多人路过这里停一下脚步,高兴地看几分钟,看够了就心满意足地走了,他们都期待着能早日告别低矮破旧的平房,搬进宽敞明亮的新房。

  工地简陋的食堂里,沈肖正在和几位工友一起吃午饭,这里的伙食待遇不算好,不过也不算太坏,最起码两菜一汤里,还有肉能吃。

  沈肖今年十八岁,还显稚嫩的脸上被晒得黢黑,但是并遮掩不了他清秀精致的脸庞,一米七的个头比一般人显得瘦弱一些。

  坐在沈肖对面的中年人是沈肖的堂叔,排行老二,叫沈大唐,身材魁梧,大概是因为长年累月打工的缘故,四十刚出头的年龄脸庞沧桑得有些像五十多岁。

  沈大唐看了一眼闷头吃饭的沈肖,皱了皱眉。身体单薄,原本婴儿肥的脸庞瘦削了不少,如果不是沈肖的父亲出事,这孩子也不会这个年龄就在工地打工受罪,养活家里。

  五年前的一个秋天,沈肖的爸爸沈国胜吊在大楼外刷外墙,不慎从高空坠落,当场死亡,最让人可恨的是,建筑队的包工头只赔偿了十万元抚恤金就草草了事。

  “二叔,我去给奶奶送点饭!”放下手中餐具,沈肖跟沈大唐打了个招呼,骑上那辆破旧的二轮电动车就往家赶。

  在城乡结合部,距离工地不远的一个地方,有一个城中村,村里的房屋也大多老旧不堪,狭窄的村道上,生活污水、动物的粪便到处都是。

  看到隔壁村开始了城中村改造,过上了富裕的日子,这边的村民也期盼着有一天能轮到他们。

  “哟,沈肖,又给奶奶送饭了?”沈肖刚把车停到家门口,正好碰见隔壁的王大婶出门,沈肖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自从父亲去世之后,原本活泼爱动的他,慢慢变得不爱说话,碰见熟人也只是点头微微一笑。

  王婶叹了口气,“这孩子,命苦,如果他爸爸不出事,他妈妈不狠心抛却他们祖孙俩,也许这个家还能稍微好一点。”

  沈肖推门,门吱呀一声开了,不大的院落里,一棵海棠树矗立在院子的墙根处,已经遮盖了半个庭院,那是他十岁的时候,和爸爸妈妈一起栽种的,如今已经结满了青绿色的小果子。

  “哗哗……”

  沈肖打开院子里的水龙头,狠狠灌了几口冰凉的自来水,体内的燥热顿时压了下去。

  “大孙子,是你回来了?”屋里传来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

  “奶奶,是我!”

  屋门打开了,出来的是一位头发半白的老人,看到孙子回来,她高兴地笑了,略微浑浊的眼睛里透着对孙子的疼爱。

  “奶奶,这是我给你带的午饭!”沈肖从自行车上把包摘下来,打开已经掉漆的不锈钢饭盒,里面盛的全都是肉菜。

  “这孩子,奶奶跟你说多少遍了,公家的东西,咱们不能拿,快给人家送回去。”在奶奶眼里,只要不是个人的,都算公家的东西。

  “奶奶,这是我用工地的饭票兑换的,不是偷拿的,您放心吧。”沈肖笑着跟奶奶说。

  “好,好,不是偷人家的就好。”看着又黑又瘦小的孙子,老人转过身偷偷抹了一把眼泪,心疼孙子的不容易,转过头来神色就恢复了自然,孩子,快进屋歇会儿先。”

  ……

  略显低矮的房子里,正对面的桌子供奉的是沈肖的爷爷和父亲的肖像。

  爷爷的印象有些模糊,他只停留在五岁的时候。

  至于父亲,他的印象里只有打老婆、酗酒!丝毫没有一个父亲对儿子应有的疼爱,唯一让他感觉到家庭温暖的,就是奶奶,每当父亲喝醉酒要打他的时候,都是奶奶把他护在身后。

  安顿好奶奶的午饭,沈肖又必须马不停蹄地赶回工地,工地给中午吃饭休息的时间总共只有一个小时,迟到几分钟就要扣工钱。

  他刚准备出门,一个留着时下流行发型,长得有帅气但又有一些痞子气的青年走进了屋里,手里还拎着一兜水果。他名叫于峰,是沈肖的发小,两个人从幼儿园就是小伙伴,一直到高中,都在同一个班级,属于关系最铁的那种。

  2017年高考完毕之后,沈肖跟于峰双双被T大录取,成为T大17届新生。

  与沈肖不同的是,于峰的家境非常的好,俗称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富二代”,而沈肖则穷得需要靠暑期打工的得来的辛苦钱支付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

  “奶奶好!这是给您带的一点山竹。”于峰跟老人打了个招呼,把水果放到了桌子上。

  “哎,你这孩子,怎么每次来都拿东西?”沈奶奶说道。

  “您是沈肖的奶奶,就是我的奶奶,孝敬您是应该的!您就别跟我客气了。”于峰直爽地说道。

  沈肖在一旁并没有多说话,只是用力拍了拍于峰的肩膀,他每次来基本上都会带点吃的、喝的、用的,这让沈肖心理上多少有些别扭,就好像一直在靠于峰施舍过日子一样。

  “喂!搬砖大神!有时间一起搬砖不?”

  于峰口中的“搬砖”就是指在一款《地下城与勇士》的游戏里刷金币折算成代币券,再买各种各样的装备。

  他的家里有好几台苹果笔记本和PC,晚上有空的时候,沈肖都会去于峰家里和他一起玩,不过……于峰金币的效率总是比不过沈肖,就给他起了一个名字:“搬砖大神!”

  沈肖其实也很奇怪,于峰这么有钱,为什么会偏偏跟着他一块刷金币。但是这小子给他的答案是:真正的有钱人都是穿破烂的!

  对于于峰这些奇怪的论调,沈肖只能表示无语……

  “于疯子,我现在没有时间去游戏里‘搬砖’,我每天都得去工地上搬砖,才能挣够学费和生活费。”沈肖无奈地说。

  于峰听到他说这话,皱了一下眉头,“学费我可以先给你垫付了,回头你再还我就是了。”

  “于疯子,你能帮得了我一时,帮不了我一世,所以你还是继续当你的于少,我继续我的打工。”说完这些,沈肖推着那辆破电动车就往外走。

  “我说,你再不来,咱们的公会就散架了!”

  “等我晚上回去!”丢给于峰的只是沈肖的一个背影。

  ……

  晚上八点,沈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里,一天的忙碌下来,他自己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了……手掌因为长时间的劳作,磨出了几个泡,他找出缝衣针,偷偷跑出院子,忍着疼痛将水泡一个个的挑破,又用凉水冲洗了一遍才回到屋里。

  吃完奶奶做的晚饭,他浑身无力地躺在自己的床上。

  沈肖的卧室虽然简陋,但都被他收拾得干干净净,井井有条。床头的柜子上,放着的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全家福,那一年他十岁。

  望着相框里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沈肖顿时百感交集,对于父亲,他已经提不起来恨,毕竟已经去世了。然而母亲……四年来,她一次都没回来看望过自己和奶奶。

  正当他沉浸在过去回忆的时候,扔在床上的手机响了。

  “大神,速度!搬砖时间到了。”

  不用说,这又是于峰催促他去玩呢。

  犹豫挣扎了一下,沈肖还是决定去玩一会,已经有好几天没登陆游戏了。

  在临走之前,她还换了一套干净整洁的衣服。

  “奶奶,我去找于疯子玩去。”

  “去吧,孩子,晚上早点回来。”

  “好!”

  ……

  于峰家距离他家,骑车不过二十分钟,沈肖穿过一片小河,来到了一片高档别墅区,最终停留在了其中一栋别墅跟前。

  门口的保安早已经认识沈肖,知道这是来找小主人的,压根就不用盘问,直接放他进去了。

  于峰的家很大,光房屋建筑面积就超过2000㎡,客厅被各式各样豪华的家具填充着,甚至还有一个微缩型的酒吧台。

  “大神,你迟到了啊,这都晚上八点多了!”于峰坐在沙发上,手里还拿着一瓶红酒,轻轻摇晃着。

  “于疯子,一个干了一天重活的人,能有你这不干活的人精力旺盛吗?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已经要准备睡觉了。”

  沈肖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于峰顺手拿起桌上的“九五之尊”,抽出了两颗点上,随后把其中一支给了沈肖。

  家里的保姆放了一个果盘在桌子上,就离开了。

  “叔叔阿姨呢?”沈肖吐了一个烟圈。

  “还能去哪?欧洲逛去了。”于峰满不在乎地说。

  “你怎么不一起去?”

  “那地方都去了十来遍了,没劲!还不如在家里打打游戏,约个会什么的。”

  “你说的是认真的?我都没见有哪个女生围在你身边转悠,说真的,你这个‘富二代’情感生活能跟我这个屌丝在一个水平,我也是真服了你。”沈肖翻了一个白眼给他。

  他们俩正在闲聊着,于峰的苹果手机响了,“喂!于疯子!沈肖来了没有?公会几个还等着一块刷‘卢克’呢!”

  “马上来!”

  《地下城与勇士》这款游戏,虽然时间很长了,但依然热度不减。沈肖跟于峰所建立的公会,名字叫“堕落の天使”。

  沈肖所用的角色是剑豪,游戏里的名字叫“堕落の小樱”,而于峰的角色则是狂战士,俗称“红狗”,名字叫“堕落の鸣人”。

  公会里另外两个关系比较铁的网友中,有一个是女生,叫莫菲,游戏角色是元素师,名字叫“堕落の雏田”;另外一个男的是周烨,用的是奶爸职业,游戏名字叫“堕落の丁次”。

  毫无疑问,他们都是《火影忍者》的忠实粉丝,沈肖两人虽然没与另外两个人见过面,但关系都很要好。

  他登上游戏,顺手看了一下邮箱,咦?有新的邮件,原来是上周上架的金币终于有人要了!

  200人民币马上到手,可以为奶奶买一些好的补品了!

  于峰见沈肖又要把挣来的金币转化成RMB,着急了,“喂喂!你这女号时装也太老了,干嘛不用搬砖的钱买2017夏日礼包套?”

  沈肖略显悲哀地看了一下自己的角色,还是系统装扮,相比其余三人的天空套,确实寒碜了不少。

  他叹了口气,“我需要钱养活家,养活自己,跟你们不一样。”

  “好吧,刚才的话当我没说”于峰没再说话,转而玩游戏去了。

  几分钟后……

  “叮!”怎么又一封邮件来了,沈肖皱了皱眉头,难道又一笔金币卖了?

  怀着既兴奋又忐忑的心情,他打开了那封邮件,发件人居然是……于峰!

  “算哥们送你的!”于峰得意地笑了笑。

  “于疯子!这可是你辛苦搬砖挣来的!”

  “哥们搬砖就是为了消磨时光,快收下吧!”不等沈肖答应,于峰抢过鼠标,将礼包拆开了。

  不得不说,有时装跟没时装的差别确实很大,甚至有游戏里的人看到他的角色名字,认为他是女玩家,都开始勾搭他了!

  调戏?哥可是纯爷们!

  ……

  从于峰家回来,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昏暗的路灯,让漆黑的夜有了些许的光明。

  沈肖蹑手蹑脚进到屋里,奶奶已经沉沉睡去。他伸了个懒腰,爬到床上,疲劳感让他再也不想动弹,哪怕是去洗个脸刷个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