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晨光已熹微 > Chapter356 荒天下大谬

  李洪生刚把手里的检验单撕成碎片,安静了一个晚上的手机就滴滴响了起来。∈菠ξ萝ξ小∈说

  是微信传来的提示音,这时候是哪个不长眼睛的发信息来?

  李洪生阴沉着脸掏出手机,划开一看,是一个陌生头像发来的两个小视频。

  他以为是那些无聊的开车视频,若是以往他还有兴趣点开看看,眼下他那里还有这种闲情雅致,即便有那个心也没那个力了。

  他气得刚想将对方拉黑,对方忽然冒出一句话,“想知道是谁害了你吗?上面有答案!”

  李洪生心里一凛,手指生生搁在半空中顿住了。

  这是谁,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该不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李洪生咬了咬牙,甭管是谁,只要能知道害他的罪魁祸首,即便这视频有毒他也认了!

  他点开视频,摁了播放,很快画面出现昨天给他扎针的小护士,小护士刚走出电梯来到拐角处就被一个长发女人撞了个满怀。

  此时她背对着镜头,李洪生看不起清她的脸。

  李洪生总觉得这个女人的身影有些莫名的熟悉,一时间又想不起来究竟是谁。

  他抛开心里的疑问,紧接着看了下去。

  那个长发女人开始给小护士捡东西,此时画面来了个特写。

  只见这个女人迅速从怀里取出一包补液盐,替换了小护士带来的东西。

  李洪生的瞳孔瞬间放大,抓着手机的手指突然用力,连指骨都有些发白了。

  原来问题出在这包补液盐上啊!李洪生百分百肯定这包补液盐一定有问题,他血清里之所以检查出如此多的麻黄素来,必定跟它脱不了关系!

  李洪生牙齿咬得吱吱作响,恨不得将这个女人大撕八块。

  他究竟跟她什么仇什么怨,她竟然要如此害他!

  此时,这个女人恰好站起身来,准备将东西交给小护士。

  这一刻,画面捕捉到了她的脸。

  看清她面容的刹那,李洪生脸色瞬间黑如墨斗。

  这个人竟然是方华!难怪李洪生觉得她的背影莫名地熟悉。

  能不熟悉吗?都抱着睡了一个晚上的人了!

  他娘的他千想万想也没想到害他的那个人竟然是方华,毕竟方华昨晚被他翻来倒去弄到昏迷,也算是一同罹难的难兄难弟了,他怀疑谁都不会怀疑到她身上去啊!

  谁想到这个人竟然是她!只是她明知道自己百分百会中招,为啥还要自愿跳进这个坑里来啊?难不成她喜欢自己?所以投怀送抱?

  李洪生心里涌过一阵窃喜,只是他很快就清醒过来知道这不可能。

  毕竟她那晚看到自己的表情明明就十分惊讶,一定没想到在温泉馆里的人竟然是自己。

  这么说来,她也是被人设计的了!

  活该!李洪生在心里冷哼了一声,这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恶人自有恶人磨!

  想到自己白白将对方睡了一晚上,李洪生心里就莫名地痛快。

  这个视频很短,前后不过半分钟,李洪生很快就看完了。

  他退出来,点进去第二个视频。

  第二个视频首先出现的人也是方华,她站在监狱门口,神情有些焦急,显然是在等待什么人。

  很快一个熟悉的身影提着行李走出监狱大门,出现在镜头里,由远及近,直到李洪生看清楚她的面容。

  这一刻,李洪生听到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他眼睁睁地看着温碧婷走进了方华的车子,直到车子呼啸而去,李洪生都没有回过神来。

  他没有办法相信,那个怀着他的孩子,一心一意爱着他的那个女人,他唯一信任唯一投注了一丝温情的女人,到头来竟然是方华安排到自己身边的人。

  真是何其的可悲啊!原来这一切不过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骗局!

  说不定连温碧婷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自己的。毕竟那些跟了自己多年的女人没有一个怀上的,没理由她才跟了自己一个月,就马上传出了喜讯,这不科学!

  想清楚这一切之后,李洪生觉得自己的心瓦凉瓦凉的。

  一股被欺骗的恼怒从心底升起,迅速吞没了他的理智,让他控制不住站起身来,怒气腾腾地走出病房,闯进了隔壁房间,一阵风似的来到方华面前。

  此时方华正捧着手机看着手机里的资讯,上头不知写了些什么,竟然让她的面目看上去有些狰狞。

  李洪生才不管这些,他一把夺过方华手中的手机,一巴掌狠狠挥在她脸上,“贱人!”

  方华茫然地捂着脸,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李洪生气不过,在她另一边脸上又狠狠补了一掌,“臭婊子,老子跟你有什么仇恨,是烧了你祖坟还是杀了你爹娘,你要这么害我?啊,你倒是说话啊?今日要是不把话说清楚,老子跟你没完!”

  李洪生用尽全力挥下去的巴掌,很快就让方华娇嫩的两边脸颊红肿了起来。

  她捂着脸,愤愤地转头盯着李洪生,“你为什么打我?我也是受害者!”

  “受害者?”李洪生忍不住哈哈大笑,“真是荒天下之大谬!”

  他将视频点开递到方华眼前,冷冷地嘲讽道:“赶紧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这个贱人是不是你?这时候还睁着眼睛说瞎话,你真当老子是傻逼啊?”

  方华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李洪生手中的视频,待看清楚视频的内容后,方华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惨白得有些吓人。

  她闪烁着眼睛避开李洪生咄咄逼人的视线,颤抖着嘴唇嗫嚅着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毕竟铁证如山,任她再怎么伶牙俐齿也没有办法替自己洗白。

  李洪生冷冷一笑,“怎么?没话可说了?方才不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吗?你倒是说句话啊?为什么要害我?”

  他双手掐住方华的脖子,逼她看向自己,一字一句地问道:“为!什!么!要!害!我!”

  李洪生生气之下,手指不由一阵阵收紧,直卡得方华喘不过气来,惨白的脸色渐渐变红,甚至慢慢有些发紫的迹象。

  方华难受得不断拍打着李洪生的手臂,尖利的指甲划破了李洪生的皮肤。

  尖锐的疼痛总算让李洪生恢复了理智,渐渐放松了手上的力度,这才让濒临窒息的方华捡回了一条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