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七杀修罗 > 第六十五章 途经秦岭

  萧乘风道:“王爷是否清楚阉贼的阁楼平时都有哪些人在看守?”

  “具体什么人不清楚,但必定都是魏忠贤的心腹,东厂、锦衣卫、残肢令的那些人估计都有份。”

  “嗯,大概如此!这件事王爷的人不便参与,单凭我们这些人还没有十足的把握,为了保险起见,还要找几位帮手才行。”

  “那让祝道长率几名弟子前去……”

  祝三通和福王此时并不在场,萧乘风摇头道:“人多容易走露风声,反正时间还来得及,明日我就启程去‘断魂山’邀请几位朋友,趁着年关防守松懈,争取一举成功。”

  荆斩龙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萧大哥可是要去‘天魔宗’?”

  “一点不错,‘天魔宗’的三魔和在下有几分交情,这三人都是顶尖高手,有他们的帮忙,大大增加了胜算。”

  信王显然也知道‘天魔宗’之名,闻言诧异道:“这些人一向都是魔教中人,行事无常,萧公子如何放心?”

  “是魔非魔,存乎一心之念;众口铄金,又焉能以世俗眼光看待。这三人都乃真性情的汉子,不然,萧某岂能结交!”

  原来在两年前,萧乘风在川陕道曾遇到过薛白衣、香万里、李飞三人。

  当时三人正赶回宗门,路上谈论着当今的武林人物,言语间十分不屑,似乎除了天山、蜀山两派,天下间再无高手。

  萧乘风一时兴起,拦住三人报了自己的名号。听说是风头正劲的‘飘香剑客’,三个武痴也来了兴趣,依次与萧乘风过招。

  最后的结果,四人平分秋色,但三人轮番上阵,自知占了便宜,无形中输了一筹。

  萧乘风气度不凡,谦和有礼,三人大为佩服,而萧乘风发觉这三人嗜武成痴,却不失为性情中人,也颇有好感。

  一番交谈,三人与萧乘风作了朋友,临行前说日后若有事相帮,定不辱命。

  荆斩龙道:“那我与萧大哥一起去吧,当年‘天魔宗’的风飘雪曾仗义相助,对我有莫大的恩情,我正好见一见她。”

  正说话间,祝三通到了,他自然听说过萧乘风的名头,大喜过望,对信王道:“萧公子名动武林,王爷又多了一位高人。”

  众人商量了一下,按时间推断,在信王回京之前,徐霞客的下落应该会有消息,灵虚掌门也会赶来,那时萧乘风和荆斩龙从‘断魂山’亦能返回,可说是几不耽误。

  一切安排妥当,第二日,荆斩龙和萧乘风两人告辞出城,骑快马出了洛阳,奔赴四川。

  两人一路上纵马如飞,到得日落时分,已到了陕西地界。人困马乏,在客栈歇息了一晚,次日继续进发。

  再往前走,到了陕北地区,虽只是惊鸿一瞥,可是荒凉困苦之状还是让二人印象深刻。

  过渭河,出关中,到了第三日,已走到了秦岭附近,这里已是陕南,比起陕北,情况要好上许多。

  穿过秦岭就是汉中,‘断魂山’就在汉中境内。

  汉中在元朝以前一直归属四川,在元朝时划入了陕西管辖,明朝时依然延续这样的区域划分,属于陕南地界。

  但不少的汉中百姓仍习惯称自己为‘蜀人’,故此‘天魔宗’在江湖中有说在四川境内的,有说在陕西境内的,还有的干脆说是川陕境内。

  荆斩龙道:“要翻过秦岭就不能再骑马了,不如找个客栈把马匹寄存在此,等返回时再骑。”

  此时已近正午,萧乘风道:“好,我们顺便去饱餐一顿,喝上几两,才有力气翻越大山。”

  此地距离秦岭有三十余里的路程,是一处小镇,唤作‘呼家镇’,两人下了马,往小镇走去。

  走了片刻,已到了一处酒楼,在这等地方,这座酒楼可用豪华来形容,格外引人注目。

  酒楼高有三层,外观雄伟气派,金色的门头,门头上方有一块匾额,写着‘秦岭酒家’四个大字,笔走龙蛇,遒劲有力。

  酒楼每层约有十几间房那么大,门前有两尊石狮子,还有不少的拴马桩。

  荆斩龙打量了一眼,笑道:“萧大哥,这间酒楼看着有点意思,咱们进去看看如何?”

  这时有伙计上前询问,荆斩龙说了寄存马匹之事,伙计迟疑道:“不知客官什么时候能返回?后天我们这个地方要招待一批重要客人,届时外来人员一律不许进入……”

  荆斩龙刚想问是什么人这么重要,并且是在这等偏僻之处,萧乘风一笑道:“小二哥尽可放心,我们兄弟两人明日晚间就返回,不耽误你们的大事。”

  他拿出银子,付了保管马匹的费用,又对那伙计道:“你去准备几样小菜,我们兄弟喝上几杯还要赶路。”

  伙计答应一声去了,两人迈步进了大厅。

  大厅里窗明几净,但食客并不多,只有十几个人,分散坐在几张桌子。

  萧乘风挑了一张临窗的位子坐下,茶博士过来倒上茶水,不多时,小菜上齐,又要了一坛花雕,荆斩龙两人边吃边谈。

  萧乘风道:“凭咱们两人的速度,顺利的话,天黑以前应该就能赶到‘断魂山’。”

  “萧大哥对‘天魔宗’可否熟悉,他们的宗主楚寒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他们的总坛我并未去过,对‘天魔宗’和楚寒影说不上十分的熟悉,但在江湖之中,也听过不少他们的传说。”

  “‘天魔宗’信奉的是‘摩尼教’,后又称为‘明教’,本来对大明朝的建立做出过很大的贡献,但朱元璋疑心甚重,登基之后,对教中弟子大肆屠杀,双方因此结下了仇怨。

  本朝正德年间,各地暴乱四起,加上宁王反叛,边关鞑靼入侵,‘摩尼教’趁机兴起,易名‘天魔宗’。”

  “这个教派历来有明宗、暗宗之分,两宗的理念截然不同,也因此起了纷争,后来明宗逐渐的占据了上风,暗宗的那些弟子就脱离了‘摩尼教’,流落江湖。

  传闻在成化年间,残缺的《鲁班经》问世之后,朝廷设立了西厂,而西厂当时的提督汪直有人说就是‘摩尼教’暗宗弟子,此事如果属实,说明从那时起,暗宗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荆斩龙问道:“什么计划?莫非就是进宫做太监,把持朝政?”

  “极有可能。”

  萧乘风道:“暗宗的主张就是控制黑暗为其所用,而本朝最大的黑暗当属宦官参政,屡禁不止,并且愈演愈烈。‘摩尼教’恼恨朱元璋,岂能放过这样摧毁他江山的机会!”

  “正德年间,非但被撤销的西厂重新恢复,武宗皇帝更建了‘豹房’,豢养了大量的猛兽和杀手,并在边关另设府邸,平素很少在京城。

  当时的大太监刘瑾八人,被称为‘八虎’,把持朝政,一手遮天,和现在的魏忠贤极其相似,而这些人,很可能也是暗宗的弟子。

  ‘摩尼教’的明宗弟子以‘天魔宗’的名号在武林出现,其目的一是要中兴‘摩尼教’,二来也是想等待合适的时机,对朱家王朝取而代之。在这一点上,两宗的想法倒是一致的,但很显然,明宗的做法更顺应人心,暗宗则是祸害苍生。”

  荆斩龙道:“但为何江湖中人都称‘天魔宗’为魔教呢?是因为他们的行事方法还是自身的武学太过邪门?”

  萧乘风笑道:“这有几方面的原因,首先是‘天魔宗’这个名字就给人一种邪恶感,再者,世人大多喜欢以讹传讹,许多未经证实的东西被千口相传,难免是非颠倒,加上‘天魔宗’的行事和武学,确实和所谓的名门正派不同,故此有了魔教之称。”

  两人正在交谈,荆斩龙刚想问楚寒影的情况,这时门帘掀开,酒楼内走进了几人。

  清一色的精壮汉子,衣衫破旧,面容粗犷,腰间佩戴着兵器,进门之后大咧咧一坐,为首一人扯着嗓门道:“喂,小六子,快些给大爷们上酒上菜,喝上几杯暖和暖和。”

  那叫小六子的伙计笑呵呵跑过来,嬉皮笑脸道:“几位爷辛苦了,这大冷天的,丁爷也不歇着,忙什么呢?您稍后,酒菜马上就来。”

  丁爷笑骂道:“小兔崽子,想打听消息呢,有的是时间,爷几个这两天就住这了,只等着盟主大会开始。”

  这几人看样子是这里的常客,小六子和他们很熟悉,彼此间笑骂了几句,小六子去了厨房。

  不多时,酒菜上齐,这几位旁若无人,大口吃喝。

  萧乘风侧目看了一眼,道:“这些人应该都是江湖上的绿林道,姓丁的那人修炼的是阴寒一路的功夫,大概是‘玄阴掌’之类的。”

  荆斩龙心中一动,想起了杨展的父亲杨峰,心中暗道:“事情竟会这般凑巧?这人姓丁,修炼的也是‘玄阴掌’,莫非就是伤了杨峰的丁醉生不成?”

  却听有一个汉子讨好似的说道:“丁爷,照你看来,这次的十三家绿林大会,谁最有希望当选盟主?”

  另一人谄媚道:“当然是咱们八大王了,有丁爷坐镇,谁是咱们的对手?”

  丁爷喝了一口酒,哈哈笑道:“话也不能这么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罗汝才、王嘉胤、王自用、王佐挂、老回回的手下,也都有不少能人异士。”

  他停了一下,语气一变,冷笑道:“哼!谁都可以做这个盟主,唯独高迎祥这小子不行,老子投靠八大王,为的就是出胸中的一口恶气,特娘的,想起李自成他们甥舅两个,老子就一头火。”

  听到这里,荆斩龙几乎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人,正是打伤杨峰的丁醉生,却不知因何与李自成关系交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