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诛魔奇侠传 > 第十二章 伏魔 中

  王鹏宇见王忠答应,急忙摸索着推开房门走了出来。

  王忠看着推门而出的王鹏宇,两手伸在前面,摸索着走路,好像看不清楚的模样,急忙走过来扶着问道:“小少爷,您怎么了”

  王鹏宇也不解释,一指两道人影掉落的方向道:“王爷爷,小宇没事,咱们快去,说不定咱们还能看见神仙”。

  神仙打架,闻所未闻,王鹏宇却说看见了,模样认真,脸上一副焦急的样子,就怕去晚了见不到神仙似的。

  王忠知道王鹏宇打小崇拜神仙修者,不忍拂了自家少爷的好奇心,便一躬身道:“小少爷,哪老奴背你去见识一下得了”,却忘记了神仙打架,殃及无辜的道理。

  王鹏宇也不客气,直接趴在王忠的后背,王忠两手后面一托,背起王鹏宇,纵身一跃,出了院墙,向着王鹏宇所指的方向飞奔起来。

  出了海浜,一路向南,大约走了五里多路,到了一处地方,这里一眼望去,全是岭地,一片荒草丛生,乱木荆棘密布,倒是岭间有条蜿蜒小道绕过岭坡,直通便是白云山脉。

  王忠背着王鹏宇到了此处,走上小道,刚绕过第一道岭坡,突然间站住了脚步,把王鹏宇放了下来,眼睛警惕的盯着前方道:“还真的有人”。

  月光下只见前方不远之处,两个人影盘腿坐在小路两边,这里的草木早已化为乌有,两人中间的小路,也变成了一人深的大坑,一些残留的的草木残枝,冒着微弱的青烟,一星半点的火星,忽亮或灭,一闪一闪的火光,映在盘腿坐地的人影身上,说不出的诡异。

  王忠拔出随身携带的腰刀,警惕的慢慢靠近过去,王鹏宇也紧张的跟着王忠身后,心里却带着几分激动,与莫名的期待。

  到了约莫离人影十几步的地方,方才看清楚两边的人影,一个见过,居然是傍晚时分,有过一面之缘的老和尚慧真,只不过僧袍已经破碎不堪,眼睛紧闭,身上满是血迹。异常的狼狈。

  而另一边却是一个道士模样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月光下也是眼睛紧闭,口鼻流血,身上也就挂着几道黑布。看得出二人都是伤的不清。

  王忠把腰刀收了起来,对着老和尚行礼道:“原来是慧真大师,您怎么会在这里,你们这是怎么了”

  见慧真没有回答,王忠便有对着道士行了一礼道:“这为道长请了”——

  可惜话没说完,老道眼睛一睁道:“滚开”。

  王忠无奈,只得退开一步,拉了拉王鹏宇的手道:“小少爷小心”,说着拔出腰刀,小心戒备起来。

  过了一会,老和尚才睁开眼睛,张口叹了口气道:“两位施主,你们不该来的”。

  道士冷笑一声道:“死贼秃,别假惺惺的了,别人不知你风云寺是什么玩意,贫道可清楚的很,表面上慈悲为怀,暗地里做些见不到人的勾当”。

  老和尚叹了口气道:“天魔,你与你师弟天蝎,丧尽天良,残害无辜平民百姓,收集精血炼制邪物,正道中人,无不想要除之而后快,今天被贫僧遇到,便没有放过你的理由,两位施主,你们还是赶紧离开此地吧,免得等会误伤了你们”。

  道士冷笑道:“贫道杀了你的徒弟不假,哪也是你徒弟该死,贫道杀了他乃是替天行道,倒是你这个死賊秃,不但不管教你这作恶多端的弟子,任由其危害一方,还大言不惭,想要杀了我这个替天行道的人,不放过我你又能怎样,你也要有那个不放过贫道的本事才行,如今咱们法宝全毁,你又能耐我何,要不是想要杀死你这个不分青红皂白,极度护短的死贼秃,贫道要走,放眼天下,谁又能拦得住”。

  二人骂完眼睛圆瞪,一个身上黑雾缭绕,一个身上金光乍现,接着飞身而起撞在了一起,轰的一声后,掉落地面,扭打在一起。

  王忠老于世故,早看出这二人不妥,互相想要杀死对方而后快,应该都不是什么好人。

  于是叹了口气道:“冤家宜解不宜结,二位何必斗个你死我活呢,之间也许是误会一场,不如停下手来,冰释前嫌如何”。?

  二人一阵缠打,拳拳到肉,一阵乒乒乓乓哪里听进王忠的劝说。无奈又是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

  王忠见二人动作渐渐的慢了下来,最终停下手脚,眼睛圆睁,互相瞪着对方。便走上前想要把二人分开。

  结果到了二人身边,刚弯腰一伸手便突起事故,原本趟地上不动的道士,突然抬起一脚,踢在王忠的小腿之上,速度之快,就是一身武艺的王忠,都没能躲过,只听卡擦一声,王忠小腿骨断裂,一个站立不稳,向前倒了下去。

  道士一阵狂笑,一巴掌拍在王忠后心,然后一口咬向王忠的脖子。

  王忠跟随王勇多年,亲如兄弟,王勇做了武侯,本想推荐王忠去朝廷做个将军的,无奈王忠不听,只愿追随侯爷身边。王勇拗不过,只得同意其留在身边,做了王家总管,虽然王忠以奴自称,王家却是把他当成亲人长辈看待的,所以胡秀兰王如海一口一个王叔,王鹏宇一口一句王爷爷。

  如今王忠危险,王鹏宇立刻心中大急,顾不得其他,急忙跑了过去,俯身就要拉起王忠,却被道士的另一只手一把抓住衣领,道士放开咬住王忠的嘴巴,发出一阵狂笑道:“死贼秃,上天保佑,送来一对活宝,你的死期到了”。

  王鹏宇心急王忠安危,早已经眼睛血红,手中没有武器,便拿着手中发着荧光的珠子,对着道士的脑袋砸了下去。

  微弱的力量,造不成伤害,就连砸下的珠子,居然也抓不起来了,王鹏宇心中又是大急,拼命抓住珠子摇晃,晃了一会,居然发现道士抓着自己的手,突然间松了开来。

  道士的手一松,王鹏宇顾不得珠子,手也一松站了起来,慌慌忙忙把昏迷的王忠拉开,才来得及回头查看,却一下子呆住了。

  发现躺着坑里的和尚和道士,早已没了动静,只有珠子,发出明亮的光芒,把周围的环境照的亮如白昼。

  王鹏宇一阵蒙圈,心道这是什么情况,脑子里突然间浮现出刚才危急时刻,自己抓着珠子摇晃时,月光下的道士眼珠凸出,一脸狰狞的恐惧情景。

  一时间心里有点后怕起来,慌忙跑过去捡起珠子准备离开,只觉得珠子入手一阵清凉,一股欣喜的情绪传进心头,瞬间驱除内心的恐惧,接着光芒一阵流转后消失,那种欣喜的情绪也随之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