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汉万胜 > 第395章 不攻自破

  其实,不光学识的积累需要时间的辅助,世间任何事都需要循序渐进,一口吃不成个胖子,还有可能被撑死。

  比如:想要自立为王的越人。

  在大汉朝,恐怕很难有人理解密度、光学等这些物理学原理。

  血肉是阻挡不了兵刃的,就像龙编阻挡不住血芒军一样。

  连续吃了两次败仗的越人已经无力招架血芒军的进攻,从原本的信心满满到如今的惶惶不可终日。

  这是一个美妙的过程,你将会亲眼看着自己从云端跌入深谷。

  经过了这一战后,血芒军也需要歇息一番,连日来的大战已经让他们筋疲力尽。

  众人也终于知道为何刘拓为什么有勇气引诱叛军出城而歼灭了。

  他们从未想到,康城水师可以登陆作战。

  水师水师,不仅仅能够在海上水上称霸,还可以在陆地上与这些叛军一战。

  一个名字差些就迷惑住了他们这些人的眼睛和耳朵,别说那些叛军了,恐怕,他们还不知何为水师吧。

  这就是差异呀。

  此次,协助血芒军歼灭叛军的两千康城水师只是在此待了一日时间就回到了战船之上,毕竟,战船才是他们的命。

  临走前,黄歆感叹道:“长江前浪推后浪,一浪更是高过一浪,以后,就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了。”

  英雄理应辈辈出,而不是出现老当益壮的情形。

  刘拓很惊诧黄歆的这种思想,毕竟,谁都怕老,也怕死去。

  黄歆笑着说道:“谁敢不老?谁敢不死?不然,这世界上哪里来的因果?”

  刘拓愕然,想不到身为康城水师卫将军的黄歆竟如此豁达。

  “卫将军看得开,拓佩服。”

  “汉王殿下说笑了,哪里是看得开,只是,人一上了年纪,以前总也看不透的事情,如今一朝豁然开朗,心头也就通达了。”

  “所以呀,年轻时候别揪着一件事不放,要学会放手,这样,才会活得肆意。”

  “可惜,末将没了年轻,黄操这孩子处事一直毛毛躁躁,有幸遇见了汉王殿下,这是他的福分,也是我们会稽黄氏的福分。”

  “以后,还望汉王殿下多多担待。”

  黄操听着这话幽怨的瞪着自己老子,父亲……又说胡话了。

  等到黄歆离去,黄操对着刘拓说道:“朗将,你别听我父亲胡说,他年岁大了,有时候脑袋不清醒。”

  啪!!

  刘拓毫不客气的给了黄操这个白眼狼一巴掌。

  “狗屁的不清醒,我看,卫将军比咱们这些人,都活的清醒,你有这么个好爹,就偷着乐吧。”

  黄操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刚刚黄歆说的那些话刘拓哪里没有听懂,无非就是想着让刘拓念着今日的恩情,在往后的日子里面对黄操宽容些。

  可怜天下父母心,都是将心比心,谁又能比谁活得容易呢?

  今日黄歆的这番话对刘拓触动很大。

  “今日吃肉,大块肉。”刘拓吼道。

  正歇息的血芒军众将士忽闻大喜,尽皆哄闹起来,一副热闹景象,就好像过年一般。

  这里热热闹闹,那里冷冷清清。

  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回到府中的黑度来回踱步,心中不安。

  如今,龙编是守不住了,他要提早谋划退路。

  原本以为长安城因老皇去世幼帝登基事情顾不上自己,可是,黑度却是失策了。

  未想到才过去了区区数月时间,汉军就兵临城下。

  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听他人蛊惑,白白舍弃这偌大家业,而黑度自己也成了黑氏一族的罪人。

  “来人,去将白先生请来?”黑度吩咐道。

  不多时,下人匆匆跑来,禀告说:“白先生不见踪迹。”

  黑度大惊,忙道:“派人去给我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个紧要关头,白先生竟突然消失,这给了黑度一个很不好的预感。

  “糟糕!!”黑度暗道。

  栾府,栾锋正在和栾安商议事情。

  “今日大败,已经注定龙编城守不住了,黑度还敢在城头狂言要守住龙编,可笑至极。”栾锋对此自然看得一清二楚。

  栾安自然也是懂得这个道理,说道:“叔父,我曾和汉军交过手,他们的兵刃太锋利了,而且士卒悍不畏死,从这几日的战斗中就可看出,龙编,危矣!”

  栾锋点头。

  “事到如今,只有自谋生路了。”

  栾氏不可能陪着黑氏一条道走到黑,最后,一同覆灭吗?

  “叔父的意思是?”栾安问道。

  栾锋心头发狠。

  “降!!”

  “可黑氏仍旧握有千余大军,我们可敌不过。”栾安惊问。

  龙编城内,依旧数黑氏的实力最为强大,直到现在,黑氏一度还掌握有千余军队。

  栾锋笑道:“不是还有别的氏族吗?”

  孤军奋战最不可取。

  栾安大喜,原来……叔父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入夜,龙编城内静悄悄的,而黑府一偏门悄然打开。

  黑度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龙编若被汉军攻陷,黑氏,他黑度首当其冲的必死无疑。

  与其在此等死,不如先行逃命。

  反正,黑氏又不仅仅只有龙编一处地方,到了别的地盘上,他黑度照样过着土皇帝一般的生活。

  咕噜噜。。。

  龙编城内的长街上数百黑氏族人开始逃离龙编。

  呼呼呼!!

  就在此时,无数火把亮了起来,照亮了龙编城内的这条长街。

  “黑氏休逃!!”

  黑度抬头看着出现在面前的阻拦者。

  “栾锋,你这是什么意思?”黑度质问道。

  栾锋喝问:“黑度,你这是要抛弃大家伙独自逃命去吗?”

  黑度左右看着,朝前一步。

  “胡说,本族长欲要出城偷袭汉军,怎料却被你等拦住去路,不然,你等去偷袭汉军如何?”

  栾锋冷笑,天大的笑话。

  就在此刻,叮的一声,栾安替叔父栾锋挡住黑度的暗器。

  “叔父,小心!”

  黑度见刺杀栾锋失败,便不再掩露自己的心思。

  “杀出去。”

  数百黑氏族人护卫着家眷杀了上来,顿时,整条长街喊杀声不断,血流如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