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明之风骨 > 第170章 感觉有点欺负人

  搞定国舅爷李高后,张静修开始琢磨肖家村另外一片土地。

  显然,那部分土地“含金量”更高一些。

  一来,有零零散散的住户,虽然不多吧,但也称得上是一个小村庄,不然也不会叫作肖家村了。

  二来,那部分土地位于肖家村南,穿村而过的那条河正是由北绕东流向南,自然南边的土壤肥沃得多,利于开垦种植。

  自明成祖朱棣定都北京之后,肖家几代守备都在二道关附近镇守戍边,他们的家属就定居在肖家村南,那片土地正是明成祖赏赐给守备的,一直传到现在。

  所以,让家属迁出去肯定是不现实的,但将他们手上闲置的荒山野地买下来,然后带领他们一起共同致富。

  嗯,这条路还是可行的。

  毕竟谁不想更富裕一些、生活更美满一些?

  反正到时候也需要大量的劳动力,有现成的不是更好吗?

  只不知这个肖守备好不好说话。

  不过,转念一想,再不好说话,还能甚于李高吗?

  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只要给他们足够多的利益和好处,相信没人会拒绝吧?

  谁跟钱过不去?

  谁跟好日子过不去?

  无论行是不行,张静修决定先去探探路再说。

  若按他的思维,如果有人来自己地盘投资开发,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当然求之不得,借用朱翊镠的话说,不得抱起头来笑死?但不知肖守备有这眼光没?

  ……

  张静修依然带着董嗣成、方岳和朱翊镠三个人。

  发现朱翊镠这家伙在某些方面还是挺给力的,最起码带个王爷在身边很有底气,也很拉风。

  可朱翊镠似乎并不乐意陪同,带着讥诮的口吻道:“老张,又要给人送钱去啊?”因为他对张静修这般砸钱的行为,实在不敢苟同。

  张静修倒也不介意。

  反正有“脑子进水”这个人设在。

  当初搞得张大学士府鸡飞狗跳,不就是需要这个人设,以致于现在做事不用束手束脚,不用顾忌别人的目光与评价吗?

  这就叫不破不立,先破后立。

  你们怎么看,怎么评论,那是你们的事儿,本少爷可是要做大事的人,夏虫岂可语冰?

  现在是:走自己的路,让你们去说;总有一天:走自己的路,让你们无路可走。

  张静修慢悠悠地答道:“是啊,小猪同学,给人送钱去,就不知道这钱好不好送出去,愁人。肖家村不是才买下来一半吗?另一半的面积更大,而且还有少量住户,也有一些开垦好的田地,若肖守备像你舅舅那般见钱眼开就好了。”

  朱翊镠张大嘴巴,一副无法理解、又十分蛋疼的样儿:“那岂不是要花掉更多的钱?”

  “当然。”

  “老张啊老张,你再这样瞎折腾下去,都还没挣到一分钱,你就会身无分文破产的,到时候像本王一样穷得叮当响。”

  “切。”张静修招牌动作伺候,抛去一个大白眼:“放心,本少爷再不济,也不会变成像你那般穷逼。你穷是因为缺乏挣钱的手段,可本少爷挣钱的手段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是不是吹牛皮啊?”朱翊镠一副智障的神情,质疑地道,“跟老张这么久,一直说带本王挣钱挣钱,可既没见你教本王两手挣钱之道,也没见你自个儿挣钱,整天坐吃山空。现在看来,当初囤积楠木你就是走了狗屎运。”

  “这不正在教你吗?咋不开窍呢?用心学习便是。”

  “滚,你这特么是花钱,哪是挣钱啊?”

  我日,这家伙,别的学不会,学起新鲜的词儿,倒是很有天赋,一个不落,全特么学会了。

  张静修本不想搭理,可想着一会儿去见肖守备,还用得上“潞王”这块金子招牌,于是耐着性子解释道:“小猪同学,磨刀不误砍柴工,本少爷现在教你磨刀呢。砍柴时若想将所有人甩在后头,是不是先得将刀子磨锋利啊?”

  朱翊镠摇头,悻悻然地道:“若说‘讲道理’和‘忽悠人’这两项本事,本王承认,确实不如你,狗屎都能被你吹成棒棒糖,反正也没花本王一分钱,但本王求求你,快点想办法挣钱吧,再不挣钱,本王都要疯了。”

  ……

  到二道关,张静修这次不像去李高的府邸上前自报家门,而是让方岳报上“潞王”的名号。

  想着在边关,“潞王”应该比“张静修”三个字好使。

  果不其然,守关的将士一听说“潞王”来了,慌忙进去汇报,片刻功夫肖守备便出来迎接。

  肖守备的年纪估摸着只有四十岁上下,但因为长年风吹日晒霜侵雪打,看上去面色有些苍老,脸上皱纹多,但他一双鹰隼般的眼睛以及鼻翼下两道绕口的刀刻般法令,往外透着一股英武刚猛之气,一看就是个镇守边关的将领。

  肖守备见过朱翊镠,行礼完毕,张静修才报上自己的名字。

  “原来首辅家的公子,失敬失敬!”

  哎呀!认识呀,早知如此,就不用借“潞王”的威风了,张静修也不拖泥带水,直接禀明来意。

  没想到,肖守备听完,想都不想,当即答应下来,而且还和颜悦色欢天喜地地道:“好说好说,既是潞王殿下和张公子开口,一切你们说了算。”

  这是不是有点欺负人……

  也是,一个潞王,一个首辅家的公子,亲自跑到边关要买地,人家一个守备,敢拒绝吗?他又不像李高那么无耻脸皮那么厚。

  如此一来,朱翊镠高兴了,冲张静修挤了挤眼,然后笑道:“那就给肖守备一万两银子吧。”

  这家伙的嘴……不过,本少爷喜欢,哈哈……

  肖守备没有说话,望着张静修,毕竟这才是买主。

  张静修笑道:“肖守备不妨开个价,想卖多少银子?直说,没关系的,本少爷不差钱儿。”

  肖守备思绪飞驰,潞王都开口了,一万两,这让我还怎么好意思说?再多还能多多少?潞王开一万,我敢开十万吗?可是,一万两买半个村庄,这这这……是不是也忒少了?那还不如不要呢?

  想到这儿。

  肖守备灵机一动:“这样,张公子,肖家村那片地送给你们,你们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但下官有个条件,因为下官和几位副将的家属都在那边定居,只希望张公子善待他们,若肖家村哪天真是发达起来,希望张公子算他们一份儿。”

  朱翊镠笑了,卧槽,这一下子省十几万啊,老张,这回你得感谢本王吧,还说给一万意思意思呢。

  张静修心里更是乐开了花,但面上还是保持冷静:“好说!那多谢肖守备大仁大义!口说无凭,咱签个字画个押吧。”

  对,这道程序一定要有,还是签协议有法律保障靠谱啊,否则日后肖家村发达起来,见了眼红来找茬儿咋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