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第一娇 > 第六百六十四章 惹怒

  第一娇正文卷第六百六十四章惹怒福公公忙上前道:“陛下,有人敲了外面的鸣冤钟,奴才已经派人去看情况了。”

  地震以来,皇上就没一日睡的安稳的。

  今儿好容易睡好了,又被这声音吵醒。

  福公公有些恼怒。

  被吵醒了,皇上就睡不着了,睁着眼睛在床榻上躺了一会儿,起身。

  “现在什么时辰了?”

  福公公就道:“还不到子时呢,离祭天的时间还早,您再歇会儿。”

  皇上揉着眉心摇头,“等会看看是什么人鸣冤吧。大晚上的鸣钟,可见冤屈滔天,朕不能不管啊!”

  福公公应了一声,转头去吩咐,让御膳房准备养生的宵夜。

  才吩咐出去,被他派去查看情况的小內侍折返回来。

  “外面怎么回事?”

  坐在桌案后,皇上喝了一口热茶,问道。

  小內侍躬身垂首,道:“是平阳侯府的老夫人在敲鸣冤钟。”

  皇上端着茶盏的手一抖,差点惊得把茶盏掉了。

  “你说谁?”

  “平阳侯府老夫人。”

  皇上瞠目结舌,“苏掣他娘?”

  小內侍点头。

  皇上……

  有病吧!

  大晚上的敲钟玩呢!

  “怎么说?”

  小內侍就道:“说是要告平阳侯夫人的御状,说她不恭不孝。”

  皇上……

  平阳侯府老夫人偏心的事,他多少知道点。

  这王氏不都搬出去了,怎么还闹腾呢!

  福公公琢磨了一瞬,低低的道:“今儿苏大人夫人跟前的徐妈妈,横尸郊野,兴许,和这个有关。”

  平阳侯府两位做官的老爷。

  苏掣,大家一般唤他平阳侯。

  苏蕴,就是苏大人。

  福公公一提醒,皇上皱了皱眉。

  徐妈妈被杀,这和王氏有什么关系。

  蓦地,眼皮一跳。

  该不会是王氏杀得人吧!

  呃……

  按着苏清的性子来推测王氏的性子,她一言不合杀了徐妈妈,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

  这两个虽然有这个能力,却未必真的动手。

  都是知道分寸的人……

  想到这里,皇上又眼皮一跳。

  苏清为了救福星擅自调兵一事,就跃入脑海。

  知分寸~~~

  呃……

  再议!

  但是,就算是王氏杀了徐妈妈,这难道就是平阳侯府老夫人大半夜敲金钟的理由?

  她当这金钟是她家祠堂的木鱼呢!

  想敲就敲!

  皇上没好气的将手中茶盏重重搁下,“告诉她,要么滚回去,要么,带着她去把刑罚走一遍再来!”

  福公公忙道:“陛下,她的身子,若是走一遍刑罚,怕是……”

  倒不是怕老夫人没命了。

  关键是,怕平阳侯回来,没法交代。

  福公公语落,皇上冷声一哼,“放心吧,她不敢!”

  福公公应了一声,转头朝小內侍道:“还不快去。”

  小內侍立刻转头执行。

  才走两步,皇上补充,“朕的原话,一个字不许改!”

  小公公……

  原话是:要么滚回去!

  这……

  看了福公公一眼,眼见福公公微微颔首,小內侍躬身道:“是。”

  转脚离开。

  他一走,皇上没好气的端起茶盏又喝了两口。

  “越来越不像话了,真是什么都敢做,真以为有苏掣在,朕就不敢动她了!”

  福公公立在那,没有接话。

  皇上一盏茶喝完,没好气的道:“你去刑部问问,到底是不是王氏杀的人?”

  福公公……

  “陛下,这件事,应该是和平阳侯夫人无关的,毕竟,先有徐妈妈收买街头混混诱骗福云在前,刑部尚书那边的意思,是徐妈妈被人杀人灭口,灭口之人,应该就是指使徐妈妈的人,这和平阳侯夫人,扯不上关系啊。”

  皇上……

  这大半夜的,金钟敲得他都晕了。

  的确。

  这件事,和王氏扯不上关系。

  就算扯上关系,那也是和朝晖扯上关系。

  能指使徐妈妈的,自然是朝晖。

  皇上正扶额,外面忽的又响起钟声。

  静谧的宫里,钟声回荡,格外嘹亮。

  皇上的脸,蓦地就黑了。

  “你亲自去,带她去走一遍刑罚,走不完,直接关到牢里去!”

  福公公当即领命。

  边境战事不断,湘北地震,灾情严重。

  皇上这边,愁的睡不着吃不下的。

  这老太太到底是要闹哪样。

  福公公阴着脸出宫。

  平阳侯府老夫人一眼看见福公公,立刻放下金锤,抬脚就朝福公公走去。

  “我要进宫见陛下!”

  福公公阴着脸,看着这个不知所谓的老夫人。

  “陛下有令,鸣金钟,见圣颜,比先将钉子路走完,老夫人,请吧。”

  福公公凉悠悠的话音一落,老夫人顿时满目喷火。

  “你说什么?让我走钉子路?你疯了!我是苏掣他娘,苏清她祖母!我的儿子在前方替皇上卖命,我的孙女儿在湘北替皇上赈灾,没有我苏家,皇上能高枕无忧?你现在,让我去走钉子路?!”

  面对老太太的愤怒,福公公心下一阵无语。

  莫说他知道老太太素日对侯府大房的态度,就算是不知道,就老太太方才这番话,也足够让皇上龙颜大怒。

  没有苏家,皇上就不能高枕无忧!

  这是什么话!

  唯恐皇上对劳苦功高的苏掣和苏清没有忌惮是吗?

  唯恐皇上不做出良弓藏的事情是吗?

  要不是皇上心头,万分信任苏掣,经得住老夫人这样的叫嚣嘛!

  没好气,福公公绷着脸道:“带老夫人去钉子路!”

  多的话,他都懒得和她说。

  带来的小內侍立刻上前。

  眼见福公公是动真格的,老夫人心里慌了。

  “不可能,皇上不可能下出这种命令,这不是昏君吗?他不可能让我走钉子路的,狗奴才,滚开,我要见皇上!”

  福公公阴沉着脸,道:“祖训在上,陛下也不敢违背,奴才更不敢假传圣旨,大半夜的,奴才还没有那个闲工夫。”

  说完,福公公一抬手,“带走!”

  眼见几个小內侍动真格的,老夫人吓得一身冷汗。

  “我不告了,我要等苏掣回来,让他来告!”

  说完,老夫人转头就要回去。

  福公公盯着她的背影,冷笑一声,“老夫人当着金钟是玩具吗?深更半夜,想敲就敲,皇家的规矩,不是任由老夫人玩弄的,就算是不告了,也要走完钉子路!”

  几个小內侍,抓了老夫人就要强行带走她。

  老夫人……

  吓得够呛。

  白眼一翻,咕咚栽倒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