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来自缪星 > 第241章 打回原型

  我来自缪星正文卷第241章打回原型毛展的身高接近两米,体形简直就是个巨无霸。

  他坐在丁蒙对面,就像一头狮子正虎视眈眈的瞧着对面正在偷吃的小老鼠,既然老鼠已被找着,那他就不担心老鼠会跑了。

  “兄弟,你的胃口很好啊,这些东西你都吃得下去?”毛展无不讽刺的说道。

  桌上的食物只是外形上经过了处理,看起来像正常的饭菜,实际上都是流质食物,通常是在星际旅途中物资缺乏的时候提供给普通工作人员食用的,至于味道……那没有味道可言,但丁蒙却是像在吃龙肝凤髓,吃得那个津津有味。

  “那我应该吃什么呢?”丁蒙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女人的胎盘?还是小孩的脑子?”

  毛展的笑容立刻消失了,取代的更为警惕的神色:“丁蒙?”

  丁蒙道:“你居然知道我。”

  毛展不屑的冷哼:“你也就是个娘们而已,而且也只能对付言婕那样的娘们。”

  丁蒙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盘子,喃喃的说道:“你既然知道我,居然还敢过来送菜?”

  毛展哈的一声大笑:“你活在梦里,还以为这里是飞星城?到底谁是谁的菜?”

  丁蒙懒得理他,把肩上的闪金背包取下,然后慢慢的放在餐桌中央,这才正色道:“你们想要的逆源晶体,就在这个包里,有本事你就拿回去。”

  这是他的老一套,先给你来个心理战术,真真假假让你虚实难分。

  毛展果然怔住了,他是肯定不会相信这些鬼话的,但不管是不是鬼话,他没有理由不把背包先抢过来打开看看。

  所以两秒钟之后他就出手了,脸盆那么大的巴掌一下子就拍住了背包。

  然而这个背包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简直就像一坨几千斤重的钢铁,无论他怎么用力也抓不起来。

  “咔!咔!咔!”

  橙色的木质餐桌开始出现裂缝,裂缝随即蔓延变粗,接着“咔嚓”一声四分五裂。

  原来毛展的手虽然从上而下按住了背包,但是丁蒙的手却是至下而上从桌底反拉了回去。

  毛展笑了:“有点意思。”

  丁蒙淡淡道:“没有意思。”

  毛展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发现随着自己源能的提升,这背包竟然纹丝不动,眼前这个丁蒙的源能指数居然不在高级战士之下。

  这一下毛展不敢怠慢了,火速提升源能集中力量在右掌间,只见背包整体似乎都被罩上一种白色的能量层,这是外放出来的源力,他的目的很简单,利用深厚的源能底蕴强行吸走这个背包。

  丁蒙却忽然笑了:“你很幼稚,真的!”

  毛展大怒:“给劳资滚一边去!”

  他的左手早就运出了钢化皮肤,同时“铮”的一下亮出一面浅黄色的《源质钢盾》,和之前天狼兵团的程日风不同,他这面盾牌实际上看去就像一个连臂拳套,把整条手臂裹在其中,拳头幻化得差不多如同一颗特大号篮球。

  这记反手砸拳是横向扫往丁蒙面门的,在他的意识中,丁蒙的脸很快就会像柿子一样被砸烂。

  “砰————”

  拳头撞击的声音整个餐厅清晰可闻,但烂的却不是丁蒙的脸。

  毛展在施展武技的同时,丁蒙同样扬起左手手刀反切,他也不切别处,就切你的拳头。

  浅黄色的护盾镀层瞬间化为了无数漂亮的星星点点四散乱飞,毛展的拳头弹了回来,而且掌心至手腕处一片酸麻。

  “你!”毛展吃惊了,这小子难道还是战尊?

  丁蒙还在笑:“可惜我滚不了。”

  “是吗?”毛展突然站起,整个人直挺挺朝丁蒙压下来。

  他的右手再度运起一面《源质钢盾》,这次就是标准的方形盾牌了,而且他体型庞大、双方距离又这么近,他是存心把丁蒙给直接压死。

  偏偏丁蒙不刚正面了,他坐的长凳忽然断为两截,整个人往后仰去顺势躺在地上,同时右脚朝天一蹬,轻描淡写就把毛展肥猪般的身躯蹬飞到后面的吧台上去了。

  吧台也是木质材料,哪里经得起这种重压,“稀里哗啦”就是一顿乱碎,毛展顿时埋在了废墟中。

  丁蒙拊掌笑道:“好一记肥猪跳水,姿势真是漂亮。”

  听到这话毛展真是肺都差点气炸了,他平时最恨别人形容他是猪,所以从废墟中爬起来之后他就再无保留,口中呜呜啊啊的嚎叫着,整个人如同咆哮着的犀牛撞了上来。

  这一撞非同小可,首先就是多面《源质钢盾》化为一个大猩猩模样的镜像把他裹在其中,其次是钢化皮肤形成尖刺布满全身,然后才是《灰烬共振》和《疾风闪击》同时用出,其间还夹爆劲类武技,而且奔驰中高举双拳,以最原始古老的双垂之势下砸,活像野兽冲出牢笼。

  只见四周桌椅都被这一冲之势卷起,卷入空中形成片片旋转气流,这一击简直是雷霆万钧、势不可挡。

  面对这如潮般的冲击丁蒙居然没有闪躲,他原地弹起用出了《燕击九式》中的剪刀脚,凌空转圈后一脚扫向毛展。

  “轰————”

  所有的气流顿时炸开,数张桌椅也化为了齑粉。

  跟着消失不见的还有源力护盾的镀层,毛展跪在了地上,他被丁蒙这一脚给扫中脖子,硬生生的扫得他双膝跪地,硬是直不起腰杆。

  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因为到现在他都还感受不到丁蒙真实的源能跃动,和之前的嘉茂一样,他只能感知到对方身上的源能若有若无、飘渺不定。

  不过他还是不肯服输,伸手就去抓丁蒙的脚踝。

  只可惜他抓不着,因为他的手一动,丁蒙的手动得更快。

  “砰————”

  这声音听起来就如同鞭炮炸响,非常的铿锵有力。

  丁蒙一记简单粗暴的摆拳打在他太阳穴上,这次就不是跪下去那么简单了,毛展整个人趴在地上,脑袋把地面钢板都砸得凹下去一大块。

  毛展大脑一片浑浊,眼前好像有几十个金色的麻子点点在闪,体内的源能竟被这一拳打得停滞了好几秒。

  不过刚体系源能者确实有它的强横之处,毛展“呀”的一声怒吼,强行运转原点,猛的跳了起来,他不信丁蒙这种嫩得出水的小年轻能把自己打倒。

  又是“砰”的一声,又是那种生硬有力的响声,丁蒙甚至连摆拳的动作都完全一样,至上而下又灌在他的太阳穴上。

  毛展又倒了下去,脑袋把刚才那个凹块居然砸出了丝丝裂痕,要知道这可是合金钢板,可想而知丁蒙的拳力有多大。

  卧槽尼玛!毛展怒火冲天,没用到3秒钟他再度强催源能,愣是咬牙站了起来。

  其实这也是他在极盗兵团厉害的地方,能扛能打能挨揍,每次倒下后就能迅速站起来跟对手拼命,另外几家佣兵怕他的地方就在这里,这个家伙有一种打不死的气势。

  然而不管他气势如何剽悍,丁蒙只有一招,那就是仍然一记摆拳把他撂翻,相同的动作、相同的姿势、熟悉的配方,不变的味道、毛展总共站起来两秒钟就又拿头撞地了。

  这第三拳下去,他的源能根本就无法再强催了,只能摇晃着勉强爬起来。

  丁蒙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直到他站定这才一拳狠狠的收拾他。

  “砰————”

  毛展的钢化皮肤已破,左脑勺终于被磕破,鲜血顺着脸颊流下,脸都有些变形了。

  丁蒙居高临下的望着他,朝他勾了勾手指:“起来!”

  毛展瞪着丁蒙的眼睛几乎快喷出火来,但现在的身体状况却不足以支撑他的怒火爆发,他感觉头重千斤,腰板怎么也直不起来。

  “你不是吃了那么多的胎盘和大脑吗?看来没有什么大补的效果,猪都比你强啊。”丁蒙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到这话毛展觉得自己的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他憋着胸口那鼓气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晃悠悠的终于站直了。

  丁蒙点点头:“很好!”

  话音一落又是摆拳毫不讲道理的打中太阳***展又倒了下去。

  “砰————”

  “砰————”

  “砰————”

  “砰————”

  此刻的餐厅里就只剩下这种单调的声音。

  毛展站起来的时间是一次比一次慢,但丁蒙的拳头却是一次比一次狠。

  这其实已经把毛展的气势给彻彻底底的打回了原型,硬是要打到你连站起来的念头都不敢有。

  打到第十拳的时,毛展的眼睛、耳朵、鼻子、嘴巴都被震出了大片大片的鲜血,他整个头部已完全变形,确实是再也站不起来了。

  但这个生吃女人胎盘和小孩大脑的海盗头子,丁蒙是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的,尤其是小山子的惨死和阿俏的发疯,每次想到这些画面丁蒙的怒气值估计是毛展愤怒总和的十倍之巨。

  “啪”的一声轻响,丁蒙卡住了毛展的脖子,把烂泥一样的他直接提了起来:“你放心,你就算想死也死不了,我来给你活动一下筋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