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077章 重塑

  视线中。

  独孤凤和白清儿两女见到了那躺在地上,衣衫不整,一脸迷神状态,好似灵魂出了壳的婠婠。

  没有想象中的惨不忍睹,没有被打的凄惨到让人认不出来,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说,却是有一种恍惚新鲜感,就好似刚刚洗干净了的水果,那躺在地上的婠婠跟之前的时候明显有了区别变化。

  凝神望去。

  果然不错。

  肌肤细腻如水一般丝滑,脸颊两侧的红晕更是平添了一份色气。那皮肤,好像只要轻轻一掐,便会嫩出水来。

  独孤凤和白清儿两人都知道天下间对女人的模样与气质有一种增幅作用的武功并不少,其中尤以阴癸派和慈航静斋为主,这两派将这种武功彻底融入了她们的生活,变得已经不再单纯是武功了。

  两派所挑选的传人本身在模样上便是万中无一,乃是难得一见的绝色佳人,而在各自的武功的增幅下,所在外人眼中展现出来的魅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之前与婠婠交手的时候,独孤凤便认定自己在模样上是比不上这个阴癸派传人的,气质更是各有千秋,故而是交手的那一刻,她拿出了自己几乎压箱底的剑法直接压着婠婠打。

  所争的可并不是白少棠嘴里的诚意,而是女人之间的交锋。

  独孤凤清楚的记得刚刚交手的时候,婠婠的脸不是这样子的。

  若是之前的婠婠是一朵鲜花,那也只是在阳光下照耀了太久,有了那么一丝疲惫的脱了水的迹象,美则美矣,但绝对没有美到能够让同为女人的独孤凤侧目的地步。

  可眼下——

  躺在地上的婠婠好似清晨的鲜花,那枝叶上点缀着滴滴水滴,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那么的纯粹鲜艳。

  打之前正常,打完之后更美,更娇。

  “……”

  独孤凤瞅了瞅还在失神状态的婠婠,在抬头看了看双手负背的世子殿下,一时间只觉得满腹的疑惑在肚子里盘旋,她只觉得自己习武多年的常识在这一刻彻底破碎。刚刚独孤凤瞧的十分清楚,世子殿下挥舞的拳头那可是没有留什么力气的,对婠婠几乎是往死里打。

  可结果……

  一头雾水的独孤凤一边挠着头,一边走回屋子去拿铜镜去了。

  白清儿微张着小嘴,更是震惊。

  不同独孤凤对阴癸派武学的雾里看花,同样身为阴癸派传人之一的白清儿又岂会不清楚门派武学的效果?

  呆呆的看着婠婠师姐的脸庞,半晌,舔了舔嘴唇的白清儿情不自禁的走上前,然后伸手就要往婠婠的脸蛋儿上捏去,想要去掐一把那张嫩的出水,好似婴儿肌肤一样的脸蛋儿。

  啪!

  白清儿的手直接被打歪了开来。

  婠婠终于从奇怪的精神状态中恢复了清醒。

  怒视了自己的师妹一样,起身便朝白少棠瞪了过去,周身天魔力场爆发,一掌就朝那背对着自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白少棠按去,就在婠婠要对这个世子一展真正的天魔功的时候,独孤凤已经将铜镜给带了出来。

  “!!!”

  掌风从身旁飘过,扬起白少棠了衣摆不断的晃动,婠婠的身形在白少棠的左边停了下来,她还保持着伸手的动作站在了那里。脸上的怒意早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惊愕,正目瞪口呆的看着铜镜,看着那上面照射出来的人儿。

  要知道刚刚她可是被沙包大的拳头给锤的怀疑起了人生,那急速的拳法直接将婠婠打的开始怀疑自己的脸还是不是自己的,她身为阴癸派传人,更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青年高手,见识过不少武功高强之人的厉害,也与不少人交手过,但从未见过有专门打人家脸的高手。

  而这世子便是第一个。

  在那短短的时间里,婠婠的心情可谓是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惊恐。

  害怕。

  绝望。

  震惊。

  庆幸。

  等等一系列的情绪在短短的时间里好似打翻了的五彩瓶,一时间在婠婠的心头尽是各种各样的情绪在接连不断的爆炸起伏。

  在躺在地上的那一刻,婠婠都只觉得自己的脸都不是自己的了,更让她害怕的是她自己的身体还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好似灵魂都飘飞了出去。

  故而,在清醒的那一刻,婠婠便决定要杀掉这个可怕的世子。

  自己只怕是毁容了。

  对于一个漂亮女人来说,她的脸是多么的重要?

  那将是比命更为重的东西。

  她的未来怎么办?

  设想了一下未来的黑暗,婠婠在这一刻已经是愤怒到了极点,杀意凌然中,她爆发出了体内的最大的力量。

  只是一切的愤怒在她的手掌即将按在白少棠身上的那一刻,被独孤凤带出来的铜镜给阻拦了下来。

  目光中,她从铜镜上见到的是一张让她熟悉而又有点陌生的脸蛋。

  嗯?

  没有毁容?!

  不提婠婠此时此刻心情的激荡,动作戛然而止,转身便来到了铜镜前,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开始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婠婠嫌弃铜镜不清晰,甚至自己端了一个木盆直接倒满了井水之后,这才对着水面倒影仔细的看了起来。

  不变的模样。

  甚至显得更加的娇艳。

  那几乎嫩出水的肌肤,连婠婠自己都有一种忍不住想要掐一把的冲动,然后她便掐了自个儿一把。

  半晌。

  婠婠才对着水面倒映出来的人影,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

  她茫然了,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一旁。

  白少棠见状对此很满意。

  模样。

  美。

  果真是女人所在乎的。

  哪怕是婠婠这等佳人,看上去好似不怎么在乎,实际上她们是最为在乎的那一群人。

  刚刚一闪而逝的疯狂,便是最大的证明。

  阴癸派和慈航静斋的对决,在很多时候可不仅仅是彼此理念的差距。

  她们在比人美,比武功,比对男人的吸引力,比处事手腕,可以说只要这两者对上,她们所选择的便是综合素质的对决。

  赢了仙子,输了妖女。

  但对白少棠来说,阴癸派的人或许更为在乎美貌,但慈航静斋的传人师妃暄就未必了。

  对她还我漂漂漂拳不会有什么作用,甚至会起反效果,只怕唯有……

  白少棠扫了一眼自己的手掌和双脚,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问题还是该寻一个合理的理由做解释了。

  一旁。

  小师傅独孤凤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猛瞧,她的神情都在告诉白少棠对方在等待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