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121章 重整计划

  纷乱。

  吵闹。

  今天的江都城显得极为的暴躁。

  有人在心惊胆战。

  有人在躲藏。

  有人在八卦。

  有人在查探。

  无数的人,无数种的心思。

  各式各样的人做着各式各样的决策。

  本来几乎稳如铁桶的江都,在宇文府邸上下百多口人加上前来参加婚宴的宾客被尽数灭绝之后,其所掀起的波涛远远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

  如此杀戮。

  还有那在最后被放在门口被钉在牌匾上的圣旨,那上面的字眼如同利剑一样直刺所有打量它的人的双目。

  它在告诉世人一件事。

  什么是皇权?

  这便是皇权!

  那宇文府邸上下的尸身,还有遍地的鲜血,以及那刺鼻的血腥味,都在彰显着皇权浩荡。

  有人在远远的围观,根本不敢上前去看,只是在角落指指点点,害怕的在窃声私语。

  有人大着胆子,爬过墙,结果扫了一眼之后,整个人的精神便被那地狱一般的场景所冲击,受到了极大的刺激,然后发疯了似得跑了出去。

  而这个时候,进入了宇文府邸中的白清儿则是拖着头痛难耐的小暄暄一同跟上了卫贞贞那有些趔趄的步伐。

  目的地。

  婚房。

  宇文化及双膝跪在了地上,

  瞪大的眼睛中没有外面那些死尸那样充斥着绝望,有的只是一股柔情,那坠下的双手,那张开的五指上握着的是自己的心脏,好似在死前想要跟什么人去表达什么。

  见状。

  白清儿和师妃暄两人都是一怔。

  卫贞贞呆愣愣的看着眼前人的尸体,看着那胸口的空洞,她整个人就那么呆呆的愣在了原地。然后,她缓缓上前,跪在了宇文化及尸体的面前,伸开双手将他拥入了怀中。

  若说之前卫贞贞都只是抿着嘴在无声哭泣泪流满面的话,那么在这一刻卫贞贞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

  撕心裂肺的呜咽,在这空无一人的宇文府邸上空飘荡。

  她只是一个容易被感动的小女人。

  被人左右,不知道天下大势,只懂那么一点点的儿女情长。

  ……

  温水。

  浴桶。

  在上面洒满了花瓣。

  白少棠整个人没入其中,想要洗刷掉身上那浓厚至极的血腥之气。

  闭眼,脑海里回荡的尽是之前自己在宇文府邸里的杀戮。

  从感性上来说,无论男女老幼,尽数杀绝,这是一种灭绝人性的举动,换做任何一个年轻一辈的人来只怕都难以过他自身的问心之路。

  白少棠同样如此。

  他化身月倾池以洞箫安魂,在最后留下的那滴眼泪,便是这份感性所带来的冲动。

  那不过鳄鱼的眼泪罢了。

  而理性上,则告诉他白少棠必须得做。

  身为皇太孙,身为燕王。

  他的出身背景就代表了他的身份。

  在这种情况下,双方的立场本身就是你死我活。

  图谋造反。

  再加上宇文世家乃是鲜卑后裔,心生念念的想要重回匈奴的姓氏。这让身为燕王的白少棠有了更为直接的理由。

  不管是何种事情,都给了宇文世家一个死不足惜的理由。

  满门诛绝,这便是宇文世家的下场。

  是他白少棠能够给予宇文世家最好的赏赐。

  而且自此之后,月倾池的形象想来也能够传遍天下,带来硕大的名声。不需要猜测,白少棠已经几乎能够想象一枝独秀月倾池在此次一役后,会得到什么样的评价。只怕比较起来,寇仲和徐子陵的扬州双煞恐怕都是好称呼了。

  女魔头。

  罗刹。

  又或者是嗜血的仙子?

  但不管怎样,月倾池终究是一枝独秀了。

  而且对白少棠来说,这也并不突兀。

  在当初定下月倾池身份的这一刻,在她的背景故事上,白少棠就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构思。由‘杀手’白少棠所引带出来的师姐‘月倾池’,首先第一个得到她讯息的便是寇仲、徐子陵和傅君婥。

  在他当时的描述中,就隐隐的提出了一枝独秀月倾池的特点。

  白少棠将前任自己淹死过后的后遗症都用上来侧面提示月倾池的可怕了。

  然后便是李阀三小姐李秀宁。

  她见到的则是月倾池的另外一—媚与心机。

  而阴差阳错下碰到一起的师妃暄则是看到了月倾池的狠毒。

  今天。

  宇文世家一家人则是彻底向天下人印证了月倾池的嗜血与无情。

  三管齐下,白少棠已然将月倾池这个人彻底的立了起来。

  所有人都会信这世间有这么一个女人,在燕王杨倓的手下有着这么一个诡异而可怕的女杀手。

  月倾池将是燕王杨倓手上最为锋利的武器。

  一枝独秀月倾池,代表着的是魔之极道。

  有情。

  无情。

  两者在她的身上将会表现的淋漓尽致。

  比起月倾池来说,‘杀手’白少棠这个身份反而稍显的有些薄弱。

  江湖匆匆,白少棠在这其中也只不过是教导了寇仲和徐子陵刀剑合璧,借而引出了小师傅独孤凤以及阴癸派出来。但说穿了,白少棠的表现远远比不上月倾池来的这么惊心动魄与震撼。

  知道‘白少棠’的人太少。

  不过这也很好。

  白少棠觉得这一点反倒是阴差阳错之下给了他很大的操作空间。

  月倾池经此一役很明显会被天下人划分到邪道这一块,那么以这个身份在做有些事的时候,将会受到极大的桎梏。

  “唔!”

  “看来得再给‘杀手’白少棠添加一些设定了。”

  眯着眼,躺在浴桶里洗刷着身上血腥气的白少棠心中思索,满脑子的想法在激荡:“或许,叛徒这个身份会很不错。”

  “江都一战过后,我杨倓会成为天下人所关注的对象。”

  “月倾池更是如此。”

  “这两个身份都不方便行事,而且与阴癸派的合作也提升正途。”

  “尤其是佛道两派所代表的正道会直接针对自己。”

  “……”

  一声沉吟,白少棠呢喃自语:“看起来我还差一个浪子回头的人设。”

  虽然用来调剂生活的‘师妃暄’身份用来选自己为真命天子,但白少棠非常清楚他与佛门的斗争这一刻才会真正的进入白热化阶段,一个慈航静斋传人在手,并不会让这群和尚秃驴束手无策。

  将降魔,以身饲魔放在嘴上的人,又岂会在乎这个?

  当初碧秀心失败委身于石之轩,慈航静斋不是又将作为备选的梵清惠给抬了出来吗?

  最后梵清惠后者居上,功成身退。

  若不出意外,师妃暄应该还有一个备选。

  一如梵清惠跟碧秀心。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备选极有可能就是师妃暄出山的时候所假冒的那个名字。

  秦川。

  所以,白少棠很明白自己想要拿到和氏璧的难度会非常的困难。‘师妃暄’的做法可谓是彻底打破了佛门的安排,现在可能他们还没接到发生在江都城里的消息,一旦接到白少棠不难想象那种场景会是何种模样。

  白道身份,看来势在必行了。

  不过眼下还是这江都的残局需要处理。

  只有将这里的事情处理好,给他自己挣得一个基本盘之后,白少棠这才有足够的机会去发挥。

  “嗯!”

  “只要处理好这里的残局。”

  “那么孤王曾经的那些人才亦该回到孤这里了。。”

  “现在,是该去皇宫,解决最后的宇文余孽。”

  哗啦啦的水声中,白少棠自浴桶站起。

  水汽蒸腾中,人从其中走出。

  穿衣。

  束发。

  身着王服的燕王杨倓就那么从房间里走出,慢条斯理的朝着皇宫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