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178章 接二连三的意外

  很好。

  这样的结果很让人满意。

  在白少棠的一番分析之后。球衣版的自己也发现了他那个世界的暗藏的危机,说是那个世界乃是高武世界都说的过去,搞不好其上限比一般人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要知道那可是有神的世界。

  比起东成西就的世界来说,这个世界要更危险与可怕。

  毕竟东成西就至少表面看起来是一个合家欢乐的世界,没有球衣版自己的那个世界表现的那般可怕。

  但,若表现出世界高度,这两个世界是眼下排名第一第二的存在。

  “行!”

  “就这样吧!”

  球衣版的白少棠沉吟了半晌,也觉得古装自己给出的意见是真实的在为自己考虑,他的那个世界水太深,他就别混什么类似黑社会的魔教之类的了,还是混混正道的好,再怎么说也是邪不胜正。

  “我先回去看看那食神大会,看看那出自魔教的黑暗料理界是否如想象中的那样恐怖?”

  “既然少林寺里能出来做饭的人,那想来少林也是厉害非常。”

  球衣版的白少棠决定了,这少林他是去定了。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去见见史蒂夫周从人生最高处坠落在谷底,见识对方人生路上的曲折坎坷。

  “对了。”

  在离开梦境空间前,球衣版的白少棠突然疑惑道:“你说少林足球队的队长和食神史蒂芬周是什么关系?”球衣版的自己有些纳闷儿,这看起来明明是两个世界,或者是两个时间段的人却是出现在了一个地方,这让人不由的想要去分析这后面的隐藏的事实。

  “唔!”

  这个问题白少棠同样在考虑,球衣版自己的那个世界很明显是一个混杂的世界,又或者说它从来就只是显露了冰山一角,没有将整个面貌暴露在世人的面前,这一次只不过那个世界懒得隐藏了,彻底揭露了那蒙在它身上的细纱,彻底的将世界的本质暴露了出来。

  “有可能是未知的兄弟关系吧?”

  “谁知道呢?”

  “毕竟史蒂芬周能够进入少林寺学得绝学,搞不好与那个少林弟子星有着极大的牵连关系。”

  白少棠很随意的说着自己的猜测。

  闻言,球衣版的白少棠想了想也赞同似的点了点头,然后这便起身推门离开了梦境空间,精神回到他自己的世界去了。

  “……”

  目送着球衣版的自己离开,白少棠面色变得冷静下来。

  他刚刚有一句话没有说。

  那便是那个世界之所以变成那样,从话语中的了解中白少棠知道是由少林国足队对上球衣版自己率领的皇马开启的,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局面就必须往深处去了解。那少林寺的变态方丈非常厉害。

  搞不好时局出现这巨大的变化,便有着这个变态方丈的黑手。

  这是一个心眼儿非常小的人。

  白少棠之没说这话,是免得球衣版的自己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去加入少林寺,但被这方丈给打了退堂鼓,那怎么可以?

  再说球衣版的自己只是踢球踢的太多,在一帆风顺的生涯中,使得他脑子显得没有那么的清醒,真正恢复之后,自然是能够面对相应的危机的。而且白少棠有一种感觉,若是让球衣版的自己加入了魔门,搞不好他到时就不是去踢球了,而是去做菜去了。

  代表着黑暗料理界去争夺食神之位。

  这!

  危险大的太多了。

  那将是直接面对那个世界最高级的角色——神。

  与神为敌,这上面面对的对手太过厉害。

  在知道黑暗料理界乃是魔教下面的部门之后,尤其是还参加了食神争夺,白少棠便知道那魔教的目的比想象的还要恐怖。

  而且那少林寺武功秘籍也很多,不说那七十二绝技,还有经常挂在少林寺弟子嘴上的话,天下武功出少林,连华山派的独孤九剑都被按在了这个名头上。不管是否语言上的夸张形容,但总的来说其威势绝对是正道魁首。

  那是球衣版白少棠的最好去处。

  而且在白少棠看来这球衣版的自己也需要佝着发育一段时间,不能直接陷入那争斗的漩涡之中。

  他不知道神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到底有多强大,但论自身的情况,可以说出于谨慎和自保都不会直接在弱小的时候去面对神。

  这是人趋吉避凶的本能。

  因为他不知道那神是否能够窥破自己的梦境空间,人不能有百分之百的信心,需要有一点的敬畏,否则那将是自负。

  再说下一届奥运会才是真正的盛世。

  到时那个场景很让人期待,白少棠也很想见识见识那个世界被改变的奥运会将是一个什么模样,也许那才算是真正的神仙过招。

  白少棠想球衣版的自己能够想清楚这一点。

  再说,他正好需要了解佛门的武学。

  球衣版的自己有着最佳的机会,比自己那复杂的计划要更好更安全。

  出门在外,都说是靠朋友,但是靠自己更好。

  当然,自己的计划得同样进行。

  毕竟自己也有靠不住的时候。

  很快。

  梦境空间里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白少棠一个人。

  目光收回,没有在桌上发现其他的自己留下的纸条什么的,来回扫了一眼正要回归的时候,突然那房门又被打开了,一道人影从外面嘟囔着什么直接走了进来。

  “卧槽!”

  “谁特么的将我关在了外面几个小时!”

  “嗯?”

  “你是?!!”

  白少棠很错愕的看着这个推门而入的又一个自己,眼神很是奇怪。

  眼前。

  推门而入的是一个少年人。

  戴着眼镜,脚下踩着一双木屐,还有一头有些乱七八糟的头发。

  长袖袍罩身。

  看起来乃是一副现代读书人的模样,而且看那有些厚的眼镜框,恐怕度数不小。

  对方同样一愣。

  上前。

  右手扶着眼镜框,几乎挨着白少棠上上下下打量了半晌,这才诧异道:“哟嚯,这空间很奇特,很熟悉,是曾经的大厅模样。果然,我在这里看见了自己!”

  “是精神分裂?”

  “还是本身就是自己?”

  “又或者是什么金手指?”

  伸出手指轻轻的戳了戳眼前古装自己的衣裳,来人讶异道:“我就奇怪了,为什么这梦境空间里的自己竟然长得比我自个儿还好看?看起来帅的惨绝人寰,这不应该啊!这到底是什么原理?难道是我这段时间没有梳洗的缘故?”

  歪着头,他坐回了沙发上,开始仔细认真的分析起了。

  “……”

  白少棠目光瞅瞅自己身上被对方弄的有些褶皱的衣衫,在看着对方那陷入沉思的模样,他也摩挲着下巴,疑惑起来。

  这个自己看起来好像画风不太一样啊!

  就在刚刚对方坐下来的时候,眼尖的白少棠看到了这个好似读书人近视眼的自己身上一道标识。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那被系在手挽上的东西正是忍者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