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315章 佛子(上)

  乱世和盛世有着极大的区别。

  在江湖上尤其如此。

  盛世之时,在江湖上盛传的最多的莫过于敌对门派的交锋,少侠少女的爱恨情仇;可在乱世中,让人关注的则不是这些了,儿女情长则是被压缩,英雄气概被摆上了台面。

  现在这个江湖,便是属于乱世的江湖。

  行走在其中的江湖人,最近可谓是开心至极。

  接连不断的大消息正在不断的冲击着江湖儿女,接连不断的大消息可谓是让许多江湖人成为了吃瓜群众,甚至连同他们自己也成为了其中的瓜。

  但,不着急。

  因为热闹啊!

  前几天江湖上还盛传那燕王的心腹,据传只要见过的人都说是天下第一美人的一枝独秀月倾池于飞马牧场一战击败魔门邪王石之轩,使得其重伤逃亡,在那一刻月倾池的江湖名声几乎达到了最顶点。

  凭此一战,月倾池打败了阴后祝玉妍的江湖地位,压倒了慈航静斋斋主梵清惠,后来居上直接成为了女性高手中的第一高手。

  据传在岭南宋阀,那天刀宋缺的磨刀堂里的磨刀石上刻下的最前面的名字便是月倾池。

  这一刻,月倾池已然成为燕王势力里的第一高手。

  在结合月倾池的过往战绩,她的名声也在这一刻彻底的让所有江湖中人真正认识到了她的可怕。

  上至门阀世家,下至走卒小贩。

  江湖中人,游离在边缘的人,几乎都有了共同的认识。

  更有人将月倾池直接排在了三大宗师下面,成为大宗师之下的第一人。

  属于大隋势力的燕王方此时有了足够匹配的绝顶高手,这样一看,加上张须陀大军对瓦岗寨的胜利,似乎大隋还有救。

  而在一段时间之后,道门不敢示弱。

  一个消息自北方传递而下。

  那便是和氏璧出山了。

  据传是由道门大宗师宁道奇所携带,要以和氏璧来真正选出未来的真命天子。

  而在这个响彻天下的传闻中,则是出现了另外一个稍显平淡的江湖消息。

  说是平淡,那也只是相对和氏璧和邪王石之轩之败这两道震撼性的消息来说,对比其他的同样给暗中观察的人带来了不小的震惊。

  那便是佛门中诞生了一位佛子。

  佛子。

  历来在佛门中,出现的都是圣女,其中尤以慈航静斋为主。

  但在这一刻,却是突兀的出现了佛子。

  佛子一称,给三教带来的震撼则是要比想象中深的多。

  上至慈航静斋,下至魔门阴癸派,中间夹着道门。

  三教都对这个出现在净念禅院的佛子有着极大的兴趣。

  ……

  帝踏峰。

  身为慈航静斋斋主的梵清惠觉得很是奇妙。

  她拿着刚刚由飞鸽传来的信息,看着上面那记载着的密密麻麻的文字,让她整个人几乎将两道柳眉蹙成了一个川字。

  在梵清惠的身前,正是刚刚回山的秦川。

  秦川娇小的个头正端坐在蒲团上,轻纱遮面的同时,她正歪着头不断的打量着这收到信之后,便神情大变的师傅。她此次回山是有着大事需要做的,那便是秦川还是觉得光着门牙很不方便,她决定回山找找师伯师傅帮下忙。

  门牙的掉落,对她的影响比秦川想象的还要大。

  尤其慈航静斋还是一个需要脸,需要用嘴巴来做事的门派。

  缺少了两颗门牙,对于慈航静斋传人的打击比想象中的要更为严重。

  “……”

  视线游移。

  很明显。

  似乎有什么意外之事才使得师傅的面色会如此的奇特。

  秦川第一次在心中永奇特一词来形容师傅的神情,有震惊,有诧异,还有意外与迷惑,一系列的情绪正在不断的纠缠变化,落在秦川的眼里显得很是奇妙。

  抬头。

  梵清惠的目光从信纸上收回,视线在眼前的徒弟秦川身上停留了一下,又收回目光,再度投在手上的信纸上。

  信上的内容简直是让人完全意想不到,让人很是纠结与怀疑。

  半晌。

  梵清惠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将手上的信交给了徒弟秦川,示意她自己看一下。

  眉心有些发胀。

  轻轻的揉了下之后,梵清惠开始神情认真的回想起这段时日佛门……她们慈航静斋的遭遇来。

  梵清惠突然觉得自己的两个徒弟有问题。

  师妃暄带着师门的期望刚出山门不久,还只来得及完成一半的游历,便因为意外消失无踪,随后便做出了让慈航静斋满门上下错愕至极的决策。

  抛却早就准备好的人选,而是选了大隋皇室,燕王杨倓为真命天子。

  自那一刻起,佛门原本的安排便出现了巨大的纰漏,乃至于后面的计划几乎是全部推翻重新布置,这使得他们的声势从某种意义上被重挫。

  在那时,梵清惠就已经怀疑过自己的徒弟是否出现了背叛的问题。

  若说师妃暄是带给了佛门的第一击,那么眼下,便是出现了第二个意料之外的情况。

  秦川那从瓦岗站一战之后带来的人中,出现了意外。

  关于点道为止白少棠的情报,梵清惠自是收到了相应的详细信息。

  是燕王那方的叛徒。

  与那月倾池的爱恨情仇,梵清惠都大概的得到了相应的情报。

  但梵清惠万万没有料到被送往净念禅院的白少棠会出现那般巨大的变化。

  佛子。

  这一称呼正式出现在了那情报上。

  身为佛门中人,梵清惠非常清楚佛子这一词所代表的意义。

  有佛那样的圣性,能继承如来觉世的大业,那是至高无上的尊号。

  其地位之崇高,远在圣女之上。

  佛子的出现,便会彻底的打破慈航静斋的地位。

  第一眼。

  梵清惠便知道慈航静斋那高高在上的地位受到了冲击,已然是摇摇欲坠。

  怀着莫名的心情,梵清惠朝自己的徒弟秦川瞅去,第一个徒弟师妃暄造就了佛门的震荡,使得计划几乎功亏一篑,而现在第二个徒弟更是给佛门拉来了一个佛子,慈航静斋上下便会受到最大的冲击。

  一旦佛子彻底确定,那么慈航静斋……

  将会成为佛子的私有品。

  身为佛门中人,佛门里的圣女所真正代表的含义梵清惠非常的清楚。

  这么多年来,中原佛教一直压制着这一点,更是让圣女一身份拔升,实则是受到了多方原因所造就出来的缘故。

  但现在……

  梵清惠的内心深处爬起了一道名为恐惧的情绪在滋生。

  她后悔了。

  十几年前她梵清惠就不该收这两个徒弟的。

  佛门历来渡人,可这是……

  被人将整个寺庙都给渡了?

  目光好不容易从信上内容收回,秦川一脸的茫然。

  迎着师傅梵清惠那复杂无比的视线,秦川压根儿就不明白她给佛门带回来一个何等可怕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