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323章 ‘闺蜜’

  飞马牧场。

  最近的美人儿场主商秀珣终于在无尽的麻烦与愁苦之中寻到了一丝开心的事情。

  那便是她再度有了一个好姐妹,好闺蜜。

  不是李秀宁那种。

  李秀宁是那种和她成为好闺蜜,背后却谋划着让自己兄弟来睡了自己,顺带着将飞马牧场当嫁妆给吞下去的野心。

  这种让自己被人全都要的闺蜜,她商秀珣不要也罢。

  美人儿场主现在的好闺蜜正是与自己有着同病相怜的俏军师沈落雁。

  自飞马牧场一战过后,留给商秀珣的只有遍地的残骸以及死伤无数的士兵,最后更是连同自身都给输了出去。可以说,商秀珣第一次体会到了身不由己,一败涂地的遭遇。在处理好一些情况之后,商秀珣除去对那身穿红衣的强悍禁卫军以及他们的两个怪异的统领很奇怪之外,剩下最大的注意力便是放在了月倾池和沈落雁的身上。

  一枝独秀月倾池则罢,她是将飞马牧场,将自己与父亲变成阶下囚的罪魁祸首之一。

  其危险和厌恶程度与邪王石之轩不相上下。

  甚至更甚。

  她想了解,也不想了解,在内心里有着想要将对方弄死的想法。

  只是武功与容貌她商秀珣第一次落了下风,哪怕是成为了燕王杨倓的后妃,可与燕王还未曾蒙面,商秀珣根本没有信心从这上面挣得优势,最后她将注意力放在了俏军师沈落雁的身上。

  至于一直几乎黏在寇仲身边的阴癸派长老闻采婷,她根本没有在意,有的也只是戒备与警惕。

  一开始商秀珣并不知道沈落雁的名讳,只道这个同样美丽的女子似乎心事重重,与月倾池等人总有一种若隐若离的感觉,而且在观察了一番之后,她还发现了那阴癸派长老对其的特别关注,就好似在监视一样。

  这个发现,让商秀珣有了心思。

  然后——

  接触,交谈,了解。

  在经历了以上过程之后,了解到了沈落雁的遭遇之后,两人的关系迅速融洽,更是成为了闺蜜姐妹。

  美人儿场主以为自己已经够惨了,但是万万没有料到俏军师沈落雁更惨。

  她商秀珣只是被迫委身成为后妃,将母亲留给自己的财产一并给了出去,但是她却保下了自己和父亲以及大部人的安危。

  而且至少在这种状态下,父亲鲁妙子不需要惧怕阴癸派,有着燕王这一层关系,阴癸派自会迟疑。而且在大势上,看起来那燕王杨倓所代表的大隋,似乎还能够坚持下去,没有到灭亡的地步。

  也许……燕王能够成为中兴之主呢!

  比起俏军师沈落雁……对方的经历在从沈落雁那以淡漠的语气诉说开来,就好似说的是一个别人的故事,其中之凄苦,之悲哀,之惨烈,可谓是让商秀珣开了眼界。

  大业惨败,未婚夫和主公在面对抉择的时候,只能择一而存。

  亲眼目睹未婚夫死在自己的面前。

  那场面,那情形——

  这也太可怜了。

  凡事就怕对比。

  俏军师沈落雁的故事让商秀珣心生感慨,更是同病相怜。

  她觉得沈落雁很悲苦,淡漠只不过是对方遮掩自身真正心情的保护色。

  在那保护壳之下,定然是汹涌不已的悲苦和恨意,那是一瓶酝酿的苦酒,只等燕王来揭开它来品尝。

  相比之下,她商秀珣的遭遇简直就是天堂。

  至少她不用面临抉择自己父亲的生死问题,反倒是以前受到的伤势,因为月倾池的缘故得到了治疗。

  于是在这种心态下,在情不自禁的怜惜之中,商秀珣接纳了沈落雁,两人成为了好闺蜜。

  早餐。

  饭桌的一侧。

  商秀珣和沈落雁坐在一起,目光则是不断的打量着对面月倾池和自己的父亲正在讨论着事情。

  再侧头,便见俏军师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月倾池,似乎在隐忍着。

  “哎!”

  一声叹息,商秀珣拿起一块上好的点心放在了沈落雁的面前,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她开始介绍起自己的作品来,以便开导沈落雁的心态。

  ……

  沈落雁和商秀珣两女的目光,月倾池自是知道。

  而且两人的关系由远及近,发展为闺蜜的过程,她更是了解的非常清楚。

  因为这本来便算是她的安排。

  俏军师沈落雁得到了她的暗示,沈落雁是一个聪明人,自是识时务。

  在月倾池这段时间的接触和了解中,结合原本的故事,她发现沈落雁既是一个有情人,更是一个无情人。

  徐世绩之死,对于沈落雁来说只是过眼云烟。

  她并没有商秀珣所想象的那般在意。

  沈落雁在意的不是这个。

  闺蜜……

  呵!

  心中一声嗤笑,这商秀珣跟单婉晶一样的单纯。

  女人,哪里有闺蜜?

  尤其是在后宫之中。

  有的只是盟友。

  而沈落雁需要的是盟友,只不过表现出来落在商秀珣的眼中便是闺蜜而已。

  沈落雁和李秀宁,她们其实是一个类型的女人。

  商秀珣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如她之前的好闺蜜李秀宁一样。

  “鲁前辈的伤势看来好的要比想象中的快!”

  收回心思后的月倾池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鲁妙子的身上,在接受了她的治疗,将那阴后祝玉妍曾经打入其体内的天魔真气拔出之后,现在的天下第一巧匠鲁妙子不再是之前的那个愁眉老头,而是身形舒展,一派前辈高人形象。

  在短短的时间里,鲁妙子已经恢复了几成曾经天下第一巧匠的风采。

  “那自是月姑娘的帮忙!”

  鲁妙子面带微笑,身上属于天下第一巧匠的风采立时消散,回归了一个老父亲的形象,语气略显卑微的回道。

  “不需要客气。”

  挥了挥手,月倾池笑着表示不必在意:“毕竟我们是一家人!”

  果然。

  对方与燕王的关系一如想象中的那样复杂。

  这个女人定是未来的王妃之选。

  只是——谁特么才想和你燕王府一家人!

  心头饿狼咆哮,脸上则是真善美。

  在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鲁妙子便心头一惊,只觉得那设想中糟糕的事情要来临了。随着脸色的变化,鲁妙子做了一个静听的姿势。

  “鲁前辈,明人不说暗话。”

  “月某需要帮我拿一样东西回来。”

  月倾池的话让鲁妙子心头微震,只能表达出最后的奢望,喃喃道:“在哪里?”

  “长安。”

  “跃马桥。”迎着鲁妙子那闪烁的眼神,月倾池面带微笑的说道:“杨公宝库。”

  明确的回答,其中的内容终于让鲁妙子神情大变,瞳孔更是在这一刻收缩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