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高达seed海盗凶星 > 第四十三章 影印之祸

  海盗撤走了,那推进速度让人望尘莫及。

  洛金斯除了感慨了一下这鳖孙技术强的一匹外,还有赞叹下对面在工造方面确实有两把刷子。

  可是这问题就来了。

  这么牛叉的人加上有两把刷子的的后勤水平,然后全世界对他们就没一点认知?

  WTF?!

  石头缝里突然冒出来的不成?

  钓鱼作战不算是多么成功,意料之外的遇到迷之骷髅机让局面变得很尴尬。

  调头,回家。

  三位异端小姐姐要回家,洛金斯把高速运输机借给了她们,送她们回奥布,而他和米哈尔则是降落到工业舰上,经伪装货柜转移了一下进入永恒号机库。

  “输的很难看呢。”老虎如是的说道,“不像是你应有水平的样子,因为使用的机体不是专门用于战斗的吗?”

  洛金斯很想说这是主要原因,但是他知道,这次是被对方正面实力碾压。

  “胜败乃兵家常事,技不如人而已。”洛金斯说到,“给我足够的时间就是基拉我都能给按地摩擦。”

  老虎那表情很直白,醒醒,别输了一次就失智好吧。

  “虽然没搞到对方的信息亏的可以,但是我确认了一件事情。”

  洛金斯想起了什么,短暂的思考后确信了自己的想法。

  他把目光投向了米哈尔,米哈尔初时有点不解,但是看着洛金斯那若有所指的暗示,他也想起来了某个差点被遗忘的信息。

  “你认真的?那种东西。。。不,那种人真的存在?”米哈尔看着洛金斯那你信不信我不知道,但是我信了的表情感觉很别扭,作为这方面最近才开始研究的入门学者,他感觉实在有些无稽之谈。

  “我反正是信了,对方的表现让我不得不信。”洛金斯想起了那难以解释的双刀一开变疯狗的表现,这东西模仿是模仿不来的,但如果是克鲁泽临死前说的影印人。。。那到是能解释通。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生体信息是怎么泄露的就是了,难不成是自己去打磨大宝剑时泄出去的?

  那这群人也太鸡儿丧病了吧?

  甘拜下风,自叹不如。

  现在是你们节操下限比较低。

  洛金斯将从克鲁泽那里听到的关于影印人的事情和巴鲁特菲尔德解释了一下,纵使老虎兄上天下地南征北战见得多了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脸懵逼。

  “照你这么说,也就是说甚至可能存在有我的复制人?”巴鲁特菲尔德提出疑问,不知道咋的他感觉很不爽。

  洛金斯想了想,好像是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比起自己,如果那群人要收集生体信息的话,老虎兄这重伤过的明显是上佳人选。

  知道了这种事确实难受啊。

  已经出现的复制受害者洛金斯和大概率高可能性的老虎皱着眉头思考这事的严重性。

  “这岂不是说,如果这伙人愿意,甚至可以偷摸换掉各国政要?”老虎想到了更深远一点的事情。

  洛金斯觉得这事好像也不是没可能,虽然克鲁泽告诉自己的情报上说,对方追求的是能量产制造最强的战士而不是别的类型。

  某工厂卫星,纳斯卡级和劳拉西亚级入港,立刻有人上前来进行维修整备。

  “把人交给你不是让你带出去送死的。”从阴影中走出的男人恼怒的说道。

  身穿驾驶服的人显然对于这话不屑一顾,很是嘲讽的回怼。

  “八打三还能被对方反打的废物留之何用,还有,记好你的身份,别入戏太深。”

  男人沉默不语,恼怒的冷哼一声离开了这条走廊。

  身份?我从来没有搞错过,入戏太深?根本没有什么戏剧,这是我的战争,我还没有打完的战争。

  驾驶服男性来到了通讯室,调试之后接通了和地面某地的通讯联络。

  “我去和那位交过手了。”

  屏幕上出现的是尼奥那一副处变不惊的脸,听到这话顿时漏出了饶有兴趣的表情。

  “怎么样?有没有打的势均力敌好好的来一场?”

  摇了摇头表示否认,甚至带着几分不满的抱怨声:“也许你们是对的,可能我确实找错人了,太弱了,就像失去獠牙被驯化的野猪一样,慢吞吞的完全不值得我认真。”

  “水平确实差距很大?”尼奥对这个结果到是意料之中,但是亲口听到确认还是有些难以置信,这在他看来实在太魔幻了点,没道理的吧?

  “如果我拿出全力,他甚至连一个回合都活不下来。”

  “也就是说。。。”

  “不足为惧的一个变量,至少在战场厮杀这个角度来看是这样。”

  而丝毫不知道被人鄙视了的洛金斯这会正在考虑改名事宜。

  你到是知耻而后勇点呀,搞这种有的没的形式主义是脑回路到底有多跳脱,老虎看着正在那选择困难症似的琢磨名字事宜的洛金斯不知道该怎么吐槽。

  好吧,洛金斯最后放弃了这个难题,回头再琢磨吧。

  “刚刚我思考了一下,被动防守是没有前途的,我们还是要主动出击。”洛金斯开口说到。

  巴鲁特菲尔德点了点头,虽然他很想知道洛金斯刚才在那边为了改个名碎碎念了半天,这个想法是用哪里想的,脚趾头?

  “可是我们也不能就这么像个无头苍翼似的撞大运吧?这次让对方受了惊,我不认为他们会不提高警惕有所收敛,如果我是对方的幕后指挥官,我这会的选择应该是将在外面散布的兵力收拢起来防止被逐个击破或者被作为印子牵扯出自己更多信息。”

  确实这种想法是合理而符合逻辑的,但是洛金斯也换位思考了一下,假如是自己,再中二自大疯狂一些,作为对方的一名行动部队指挥官接下来会干什么。

  首先他认真思考了一下假如自己是对方幕后指挥,然后果断给X了,这不可能,这种事情做不来。

  然后他以一支行动部队负责人的想法展开思考,已知,那个影印复制个体对队友或者说手下完全没有同情之心,就是最后放弃战斗和战舰撤走也说过是因为棋子还有用。

  可见这家伙是个冷血动物,和自己这种为了两颗螺丝都能砍到对方喊爹是不同的(自恋方向上到是看齐)。

  那么很显然这货不是那种会听从命令的类型,答案洛金斯可能想到了。

  “我觉得的那个家伙就是其他人消停,他也不会消停。”洛金斯说到,“有很大的可能性对方还会继续作案。”

  “你认真的?”老虎对洛金斯的看法有些意外,“这会跳出来搞事对他有什么好处?”

  洛金斯欲言又止,这说起来有点羞耻,但是他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为了爽。”

  老虎:“啥?!”

  也就是说你也有这方面潜质?出去砍人就是图个爽?

  洛金斯很难解释这种观点的可靠性,但是他知道这是可能的,如果对方是那种双刀一出就请神上身习惯了的情况,为了某种战斗中的诡异爽快感而去找事是绝对可能的。

  当初他那么排斥这个杀手锏很大程度就是因为这点,一旦成瘾可能就会成为力量的俘虏,化身纯粹的战斗机器,奔着自我毁灭的死胡同一路走到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