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徐福大帝 > 第三百四十章 谈钱不伤感情

  第二天,翁仲抱着厚厚的竹简,来到议事厅。

  朝会的主题只有一个,便是制定新朝的“币制”。

  作为这次起草新朝重要制度的丞相,翁仲自然责任重大。

  “各位臣工,徐福自从在光明岛试制成功新币后,便下定决心,要在新朝推行新币政策。”

  “徐福已委托翁丞相起草了币制,今天便在朝会上,与百官共同来商定此事。”

  徐福示意翁仲当众宣读币制内容,自己和百官开始认真聆听。

  “皇上高瞻远瞩,废弃了许多旧时的典制,简化了繁缛的礼节,开创了全新的帝制!”

  “为繁荣我朝贸易,促进各民族融合,实现新朝开疆拓土的远大抱负,特制订此币制。”

  翁仲的开场白,便是为新朝和皇上,唱诵的一段颂歌。

  接下来,他要从币值推行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向大家做“报告”。

  “钱币是万物流通和交易的载体和媒介,自古使然,历朝历代概莫能外。”

  “新朝秉承帝国传统,现在的疆域已拓展到海外,数以千万里之地。”

  “人口十万余众,遍布于各大洋和众多海岛之上,人们急需发展生产,互通有无。”

  “如果没有统一的标准和尺度,将很难实现公平的交易和贸易。”

  翁仲的话入情入理,也是新朝现在面对的实际情况。

  “各位王宫大臣和将士百姓,如果没有统一的币制政策,将很难奖优罚劣。”

  “每个人对新朝的贡献和作为,如果有了货币分配政策,将变得清晰而明了。”

  翁仲讲了很多币制政策的意义和作用,他抬头看了看皇上和百官。

  发现众人都十分认真的在听,有人还不断在点着头,显然对他的发言是赞同的。

  尤其是皇上,他的表情分明在告诉自己,说的很好,继续讲下去!

  “皇上开宗明义、虚怀若谷,早已派人了解和掌握了汉朝的币值。”

  “新朝充分借鉴了汉朝‘五铢钱’的优劣,经过反复铸造,最后成功铸成了我朝的‘新币’。”

  “皇上和众位工匠,为此呕心沥血,实在让人感动不已啊……”

  翁仲说到这,竟然非常的动情,他有些语塞了。

  “皇上万岁!新朝万岁!”

  百官中有人开始高声唱赞,这是大家情感的自然流露。

  徐福始终端坐在皇位上,他的目光深邃地注视着大家,显得平静而从容。

  “皇上,微臣对新币的使用,简单起草了一个标准,这完全是在下的主观臆断。”

  “微臣本想请皇上御览后,再与各位臣工商议,今日在朝会上诵读,不知是否妥当?”

  翁仲毕竟是老臣了,他显得沉稳而不失章法,便要皇上来定夺。

  “丞相,徐福有言在先,今日的事情,除了丞相,徐福和大家一样,都是第一次聆听。”

  “所以不管政策定的如何,徐福和众人各抒己见就是了,丞相大可不必顾虑!”

  “是,微臣遵旨!”

  翁仲便开始继续诵读。

  “新朝官制以‘三公九卿’为基准,皇上对各位臣工的俸禄,向来是按需所取。”

  “但长此以往,难免出现不公和失衡的现象,所以皇上深思熟虑,必须在我朝推行币制。”

  “以后各位臣工一年的俸禄,全部按职务高低,以相应数量的新币发放。”

  “新朝内部要从‘无偿’服务,转向‘有偿’获取。”

  “这,什么叫‘无偿服务’和‘有偿获取’呢?”

  “是啊,臣下的俸禄按新币发放,这个能够理解,可是……”

  议事厅内开始就这个话题,展开了议论,大家面面相觑,显得十分不解。

  “所谓无偿服务,就是大家平时所做的事情,都是按照自己的意愿而做的。”

  “大家干多干少,或者干好干坏,都是一个样,朝廷无法奖优罚劣、论功行赏。”

  “有偿服务可就不一样了,大家相互之间的服务,就要按劳动量来收费。”

  “不再是义务或靠人情,来做事了。”

  徐福站了起来,他在议事厅里慢慢地走着,眼睛不住地和大家做着交流。

  “‘人情’这东西是好,但会越用越‘薄’的!”

  徐福最后的这句话意味深长。

  现在新朝上上下下,不就是凭着一股子热情,在干事吗?

  他们对皇上和新朝怀着满腔的热忱,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做了事,还有什么“报酬”!

  但是,很多事情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徐福示意翁仲继续往下讲。

  “是,皇上!”

  翁仲开始宣布草拟的新币分配方案。

  “皇上年秩俸十万钱,包括皇后及后宫娘娘等家眷的一应所需。”

  “丞相年秩俸五万钱,太尉年秩俸五万钱,御史大夫年秩俸一万钱。”

  “以上是皇上和三公们,大家一年的秩俸钱数。”

  “太常、光禄勋、卫尉、太仆、廷尉、大鸿胪、宗正、大司农、少府为九卿。”

  “年秩俸从九千钱到一千钱不等,其他官职的秩俸,根据我朝新设立的职位,另行颁布。”

  翁仲先将三公九卿一年的俸禄,草拟了一个方案,接下来,便等着皇上和百官进行商议。

  “皇上,新币才开始实施,末将不知道,一个钱究竟能干成什么事?”

  雷鹏首先开始询问。

  他在汉朝时,也领过朝廷的俸禄。

  “雷将军说的正是时候,徐福也想了解你曾经在汉朝时的情况。”

  徐福向雷鹏发问道。

  “末将那时的年俸是一千石,是以粮食为计数标准的。”

  “而一石粮食可以等价为一千钱,如果这样计算,末将的年俸岂不成了一百万钱了!”

  如果依据雷鹏的这种算法,一名武将的年俸将会是皇上的十倍!

  大家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起来。

  显然不能按雷鹏的方式来计算,但问题出在哪了呢?

  “皇上,令狐风曾在齐地时,与铸币大师张猛有过深入探讨!”

  御史令狐风适时地出现了,此刻他最有发言权。

  “要使币制合理可行,微臣认为我们首先要弄清楚,钱币计量单位之间的换算关系。”

  “汉朝以‘金’为基础货币单位,其中金子为‘黄金’,白银为‘白金’,铜为‘铜金’。”

  “铜金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钱’,它是以铜为主要材料铸成的钱币。”

  “汉朝规定,一斤等于一金,等于一百六十两白银,又等于一万钱。”

  “一斤等于十六两,一两金等于十两白银。”

  令狐风不愧为御史,他算起账来,非常有条理。

  “现在我们将新朝的币制和汉朝的加以对比联系,就不难发现问题了。”

  “翁丞相所定的标准和数额,确实值得商榷!”

  令狐风最后向皇上和丞相拱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