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庶女嫡宫 > 059 博怜

  秋奴应声去拿了荷包来。

  林玉安松了发髻,重新净了脸,梳了一个简单的发式,换了一件素净的杏色裙子,这才带着秋奴又出了门。

  申时初,棠梨阁寂静无人。门口的仆妇见了林玉安和秋奴,不冷不淡的行了礼:“表姑娘妆安!”

  林玉安应了一声,没有把婆子的不敬放在眼里:“大姐姐在屋里吧,我来看看她好些了没有。”

  仆妇面无表情,侧身让她进去了。

  林玉安不由苦笑,就是在林家,踩高捧低的风气也是盛行,王家这样的人家,谁不是见风使舵,今儿见你好就捧着你,明儿见你不好,就压着你。

  秋奴不满的看了那婆子一眼,暗暗啐了一口,她不就是看见如今老夫人对姑娘不冷不热,没有往日里那样照应了,才敢欺上头来!

  若是老夫人还像往日一样,待姑娘知冷知热,嘘寒问暖,看谁还敢欺负姑娘!

  林玉安对秋奴的气闷不置可否,径直进了棠梨。

  今儿好生安静,整个棠梨阁都静悄悄的,林玉安心生疑惑,自从王萱柔撞坏了脑袋,棠梨阁哪一日不是沸反盈天,热闹非常。

  如今既没有大夫穿梭其中,也没有看见失了心智的王萱蕊傻乎乎的闹腾,更没有看见一向视女为命的余氏。

  按捺住心里的疑惑,只发现屋里坐着一个偷懒的小丫鬟,厅堂里什么也没有,布局和闲云阁差不多,林玉安轻车熟路的上了楼。

  盈春正站在内室门口,见林玉安上来,忙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望了一眼内室,往林玉安走去。

  “表姑娘,我家大姑娘刚歇下,二夫人吩咐了,不要吵醒大姑娘。”

  盈春的声音压的很低,林玉安听了,心里更是疑惑了。

  余氏应该是给王萱柔吃了什么安眠的东西吧,否则王萱柔怎么可能消停下来。如果猜测是正确的,那她为何要这么做呢?

  林玉安笑着对盈梦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然后让秋奴把两个花样精致的荷包递给了盈梦,转身下了楼。

  盈梦见林玉安走了,这才松了一口气,看了看手里的荷包,不由赞叹。

  林玉安忍不住打量了四周一圈,厅堂里的多宝阁上,花瓶器具都换了一通,难道是余氏担心王萱柔醒了,又发狂把东西砸碎?

  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她自己否决了,在余氏心里,王萱柔只怕是砸了这个屋子,拆了棠梨阁,或者说是拆了东跨院,她都不会觉得多心疼吧,那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林玉安想不出来。

  刚走出院子,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前面拐角处一闪而过,林玉安不假思索,带着秋奴就跟了上去。

  秋奴却认出了那是侍兰,她轻声的提醒林玉安,林玉安点点头,示意她小心一点。

  侍兰手上挎着一个篮子,这装的是她侍弄花草时用的工具,林玉安知道。

  看来侍兰是来东跨院修整花草了。

  她脑海里一闪而过那句不许侍兰去东跨院的话,心中一动,继续跟了上去。

  侍兰一直走到了锦华院才停了下来,只见她深吸了一口气,站了片刻又转道往另一个方向去。

  林玉安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被发现了,却见侍兰并无异样的走远了。

  看了看前面的锦华院,林玉安带着秋奴往右手边的夹道去,这样应该不容易惹人耳目了。

  出了冗长的夹道,林玉安就看见侍兰站在檐下敲门,门上挂着一个小匾:瀚学院。

  开门的是一个小书童,估摸着只有十二三岁,见了门口的侍兰,又朝外张望了两眼,林玉安忙缩回了脖子,小书童见没有人,这才侧身让她进去。

  林玉安心里五味陈杂,瀚学院是二舅舅的书房,侍兰一个侍弄花草的婢女,来这里做什么,那书童明显就是一副做贼心虚,不做好事的模样。

  一个让人面红耳赤的想法出现在林玉安的心头,难道侍兰是……二舅舅的相好?

  想到之前秋奴听到的话,林玉安更是觉得自己的想法十之八九是真的。可是这也太荒唐了吧,而且侍兰脸上的伤又怎么解释呢?

  林玉安拉着秋奴就往回走,此地不宜久留,如果叫人看见就不好了。

  出了西跨院,林玉安有些心神不宁,一个影子在面前一晃,她抬起头来就看见站在身前的徐婉音。

  徐婉音穿着一件桃红色折枝花褙子,配的翠绿色的挑线裙子,头上梳着堕马髻,斜斜的插了一支流苏八宝攒珠飞燕簪,耳边挂着一对珍珠耳铛。

  好一个明艳动人的美人,林玉安对上她那双水盈盈的眸子,心中一惊,就听徐婉音道:“原来是表姑娘,远远的看见个面如芙蓉的姑娘,我还道是谁呢!”

  她掩嘴而笑,笑声中却掩饰不住的促狭,目光还不经意的打量着林玉安。

  林玉安心里对徐婉音生不出好感来,总觉得她有些轻浮的。

  她淡淡的笑了笑,并未多言,对徐婉音微微福身,就要带着秋奴回去。

  徐婉音也察觉到了林玉安的不喜,笑容就有些僵硬了,微微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林玉安走远了,她才朝着地上啐了一口,心道这是什么东西,一个寄居的孤女,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看着姨母的份儿上给她两分颜面,她还开起染房来了!

  这时候,一阵脚步声响起,徐婉音如同变脸一般,立刻换上了一副娇柔中略带痛苦的表情,一只手扶着墙,一只手去揉脚腕。

  从月亮门后面走出来三个男子,当头的是一身墨绿色锦衣的王忠德,后面跟着两个下人打扮的小厮。

  王忠德远远就看见一个娇花般的女子扶墙而立,杨柳般纤细的身肢看起来风情万种,待他走近了才发现这个女子有些眼熟,却一时间认不出来。

  徐婉音柳眉微蹙,轻轻的哼了一声,抬头一脸讶然的望着王忠德,似乎十分意外:“二,二表哥?”

  王忠德听着称呼,再看这年纪,恍然明白过来:“你是婉音表妹?”

  听见王忠德的称呼,徐婉音面色一红,低头娇羞一笑,。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王忠德心头一震,半颗心都酥麻了。

  她这算是默认了自己的话了,王忠德就温声问道:“表妹这是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徐婉音又点了点头:“表哥,我今日刚进府,姨母把我安置在闲兰院,院子还在收拾,我就出来走走,没想到逛到这里就崴了脚,这可如何是好。”

  说着她就低低叹了一口气,这一声叹气听得王忠德觉得心都疼了,下意识的上前扶她:“我送你回……”

  话未说完,王忠德就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这样子和一个女子拉扯,岂不是私相授受,他犹豫的间隙,徐婉音身子失去平衡,整个人都栽倒在了王忠德的怀里。

  软香在怀,心旌摇曳,王忠德脸色泛红,有些不自在的问她:“要不你先扶着墙,我这就叫丫鬟婆子过来扶你回去。”

  徐婉音一脸的为难:“我来王家,本就是给姨母添麻烦了,不敢再劳烦府里的丫鬟。”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仿佛在压抑情绪,让人觉得她一定是受了委屈,王忠德垂头去看她,就发现她已经扑漱扑漱的落起泪来。

  见美人垂泪,王忠德就慌了神,也不好把她推开,就这样僵着身子。

  小厮机灵的去找了两个粗使婆子过来扶徐婉音,王忠德这才长吁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