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庶女嫡宫 > 068 换嫁

  素妈妈担心王老夫人的身子,忙上前安抚:“老夫人,这事儿还没有说同不同意呢,汪家这样做,倒底是不地道,我们王家可没有答应呢!”

  汪家这样做?汪家做了什么?看素妈妈的样子这事儿还和自己有关系了,林玉安心里陡然一紧。

  “外祖母,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惹您伤心了?”

  林玉安语气中带着几分试探,轻轻的拍了拍王老夫人的背,王老夫人悲伤的情绪渐收,露出几分愧疚来。

  “都是蕊姐儿那个混账东西,拖累了你……”

  见王老夫人开了口,也没有要瞒林玉安的意思,素妈妈就解释道:“是汪家,说……让你代蕊姐儿过去做妾,这件事就算了结,否则哪怕是闹大了,他们家也不会罢休,还说绝不会让二姑娘进府,纳妾也要清白姑娘。”

  林玉安如遭雷击的立在原地,汪家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明明是王萱蕊和英国公世子汪泽做了苟且之事,她从头到尾连面都没有露过几次啊!

  王老夫人神色愈加的阴沉,见林玉安泥塑般立在原地,她疲惫的摆了摆手:“这事儿你还是不要掺合进来,我会想办法的。”

  低沉无力的声音让林玉安心里泛起一阵莫名的伤感,她对着王老夫人福了福身,一字一句道:“外祖母,宁为贫妇,不为富妾,若是汪家要以此威胁我们王家,玉安愿意以死明志,也还了王家一个清白。”

  王老夫人的眼中闪过一抹诧异的神色,转而又疲惫的摆摆手:“回去吧,不要胡思乱想。”

  厅堂里的气氛微妙,魏氏脸色也不好看,英国公夫妇神色自若,仿佛胜券在握,汪泽也是风轻云淡的垂着眼睑把玩着腰间的玉佩。

  看见林玉安出来,汪泽眸光一亮,朝着她微微一笑,薄唇上扬起好看的弧度,若是以前,林玉安或许还会觉得这个公子长得好生养眼,可如今……她没有这个心思。

  魏氏嘴角翕翕,似乎想要问什么,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林玉安尽量表现的很自然的行礼告退。

  英国公夫人今儿穿了件宝蓝色尅丝褙子,头上簪着赤金云纹葫芦钗,耳边挂着一对蓝宝石缠丝耳铛,看起来气度雍容。

  她从容的放下茶杯,对着魏氏轻轻颔首,声音不疾不徐道:“不知道王三夫人考虑得怎么样了?”

  魏氏强作镇定:“不管如何,我们王家的女儿没有给人做妾的道理。”

  魏氏的声音中透着坚定,英国公夫人长眉一挑:“嗯,我家泽哥儿是订了亲的,如果贵府的二姑娘能嫁个正妻,我们汪家一定送份贺礼来,至于府上的表姑娘……嗨,我若是没记错,是姓林吧?”

  魏氏的强装的笑容也挂不住,冷冷的看着英国公夫人,她这是在提醒自己,林玉安是姓林的,不是王家人,做妾也不会坏了王家的声誉是吗?

  她的嘴角不由露出了一抹冷笑,英国公夫人能够让英国公只生出了一个庶女,可见也是个手段厉害的。

  只是这事儿,她也要顺着婆婆王老夫人的意思行事啊,而且在她的心里,林玉安是个好孩子,丈夫对这个孩子也是格外看重,她怎么也要帮着争一争。

  “英国公夫人是什么意思,不如直说,这样拐弯抹角的,大家都不舒服。”

  英国公夫人就笑道:“都是明白人,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这件事儿的原委我们两家都心知肚明,想必三夫人心里也有数,就是王家,也不愿意让一个行事轻浮,没皮没脸的女人进门吧?”

  说完又补充道:“我们只要一个清白姑娘,也没有要什么嫡姑娘,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如果王家还是不同意,这事儿要么算了,要么就去顺天府评评理,我家泽哥儿行的正坐的端,自然是不会怕的。”

  魏氏端茶不语,英国公夫人就站起身来:“既然王家还没有想好,这件事儿还是先缓一缓吧,英国公府的事儿太多了,还等着我回去示下,今儿就先告辞了。”

  英国公也觉得甚是没趣儿,原就是想着给王家一个脸面,他今儿才会来,没想到王家的男人,没有一个出面,都是妇孺出来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把女儿嫁人为妾太过于丢脸,王二爷也没有来。

  待几人都走了,魏氏就放松了下来,端着茶杯的手抖了起来,钱妈妈连忙上前接了杯子放在桌上。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仗着他们英国公府的权势,就肆意做出这样的腌臜事,真是不耻!”

  魏氏显然气得不轻,一贯行事稳重的作风,今日也不管用了。

  余氏称病不见客,这样的破事儿也只有她出面了,她自认为休养不错,等闲没人能惹得她如此气怒,一想到英国公夫人拿捏着王家的痛脚,说话毫不客气的样子,魏氏就觉得肝疼。

  素妈妈出来让魏氏进去回话,怡然居的事且先不提。

  回到闲云阁不久,红缨手中紧紧捏着什么东西匆匆上了阁楼。

  林玉安正托腮趴在炕桌上发呆,做了一半的针线就丢在篓子里,秋奴疑惑的看着急急从身前跑过去的红缨。

  红缨一口气跑到林玉安身前,气喘吁吁道:“姑娘,这,这个是一个小厮给我的,说是,是一个男人托他传进来的。”

  林玉安不解的接过卷成小指拇大小的纸条,红缨知趣的退了下去。

  纸条展开只有巴掌大小,中间有一排字迹俊逸的小字:辰时太液石,泽。

  林玉安不动声色的用烛火把纸条烧成灰烬,站起身往外眺望,这个方向正对着后花园,若是站在炕桌上……的确能够看见太液石。

  那是她撞见王萱蕊私会的敌方,汪泽要见她,是为了什么?是要解释为何会选她去王家做妾,还是说仅仅想要见她一面,消遣她而已。

  暮雪院的殷小娘也听说了汪家来提亲的事,刚开始还笑盈盈的听着,在听完了回春的话之后,她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八个月的身孕,她的肚子已经很沉了,扶着桌子坐下,心里却是一阵不得劲,她抬手就把桌上的茶杯茶壶,花瓶香篆一股脑的拂在地上。

  屋子里一阵哗啦啦的碎瓷声,金属碰撞声,回香吓的瑟瑟发抖,想要退出去,又担心殷小娘的肚子有什么闪失,只能硬着头皮匍匐在地,头也不敢抬一下。

  殷小娘美艳的眸子四处打量着还能让她发泄的东西,就看见墙角的束腰兰花高几上的景泰蓝花瓶,这还是老夫人在她怀孕后赏给她的。

  她站起身就朝墙角走去,动作幅度太大,身子失去平衡,脚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东西,只听见一声尖锐的摩擦声,殷小娘就仰面朝天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