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乱神之劫 > 023章 唯一可能

  门外日上三竿,艳阳高高照起。苏易何终于抻了个懒腰坐起身来,见孔丹生两眼通红,奇道:“孔供奉,你咋没睡?”

  孔丹生亢奋得一宿没合眼,此刻看苏易何醒来,顿时一跃而起,激动抓住他的双臂,叫道:“易何,哈哈,你真乃天才也!”

  苏易何有些发懵,半晌终于想起昨夜之事,不以为然道:“天才?这不是秘密啊,有啥好激动的?”

  “你炼气期就开启了灵识,是天才中天才!这个必须激动!”

  “开启灵识?”苏易何眼露茫然之色,不解地问,“灵识不是筑基期才有的么?我咋可能开启灵识?”

  “你离得老远就发现了来袭之敌,对吧?”孔丹生轻声细语,循循善诱,生怕苏易何否认自己是天才。

  苏易何揉了揉鼻子:“是发现了啊!”

  “你说出了敌人的数目?”

  “我说十个,难道说错了?”

  “没说错!正因为没错,我才发现你开启了灵识!”孔丹生语气坚定,不容置疑,“否则你怎知带队之人,乃是一名筑基期修者?”

  苏易何哦了一声,表情奇怪地反问:“就算开启灵识,以我炼气期的修为,又怎能看出带队的是名筑基期修者?”

  “当然能看出……”孔丹生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低级错误!

  判断一个人修为高低,最简单直接的办法,是去看他丹田气海里的真气炫光。然而,这种炫光只有同一层级或者更高层级的修者才能看到。在低层级修者眼中,更高层级修者丹田里乃是一片混沌!

  比如昨日的殴斗,苏易何与五名少年虽阶位不同,但他们同处于炼气期,修为孰高孰低,互相一望便知。孔丹生已踏入结丹期,看他们修为自是一目了然。但倘若孔丹生现身,这五名少年却无从得知他的修为,因为他们的修为层级比孔丹生低,看不到他的真气炫光。

  所以,即便苏易何开启了灵识,发现了前来夜袭的黑衣人,也无法确认走在最后之人拥有筑基期修为!而这,正是他最终确认苏易何开启灵识的依据。

  孔丹生顿时老脸一红,不服气地争辩道:“那我倒想听听,你是如何发现他们行踪的?”

  “孔供奉可还记得当时是哪个时辰?”

  “这与哪个时辰有何关系?”

  “有关系!那会儿刚入寅时!”

  孔丹生皱眉回想,暗道,的确是刚入寅时,口中仍问:“就算是又如何?”措辞依旧硬朗,语气却软了下来,带着请教的味道。

  “进入子时,夜市收市,新郎山立即开始宵禁。不过却允许弟子们自行返回居所,离夜市远的,溜达回去差不多要一个时辰。大家回到住处,总须洗洗涮涮,个别的还要打坐,若想彻底安静下来,还需一个时辰,这就到了寅时!”苏易何缓缓道来,口气像极了学富五车的老学究。

  孔丹生满脸谦恭,边听边点头,见苏易何打住话头,赶忙倒一杯水,递到他手上:“然后呢?”

  苏易何也不客套,喝了一口,继续道:“人在寅时最困倦疲乏,心理防备也最为松懈!修者也是人,至少修为低微者如此!”

  “所以这个时刻动手最佳?言之有理啊!”孔丹生终于开窍了,神色凝重地连连点头,又谦虚地请教道,“那你是如何得知来的是十人?而不是九人或者十一人?”

  “蒙的!”苏易何尴尬地揉了揉下巴,见孔丹生一脸严肃,想了想,补充道,“其实也并非完全乱蒙!咱们修者所用的剑阵,绝大多数由九人,或者九人的倍数组成。有了昨日的教训,敌人必定加倍谨慎,极可能派出九名炼气期的,另有一名高手压阵,所以,我猜十人!”

  孔丹生大为叹服,却终究不敢相信,这番判断出自一名十四岁的少年之口,便故意挑刺:“那你如何确定是一名筑基期压阵,而不是一名结丹期的?甚至干脆十人都是结丹期修者?”

  “九名炼气期修者,可散兵乱战亦可结阵攻杀,再有一名筑基期的压阵,对付我这个刚凝气成功的小子绰绰有余,绝不会失手!”苏易何笑了笑,看向孔丹生,“我这边若有事,你会过来相救,对吗?”

  孔丹生冷哼了一声:“屁话,我当然得来,何必多此一问!”

  “可若你救援失败,根本打不过夜袭者,会如何呢?”

  孔丹生脸上浮现出决绝之色:“但教我有一口气在,定然闹到外门长老院!必须给我查明真相,否则决不罢休!”

  “可若赢了,轻松救下我,你又会怎么做?”

  孔丹生神色登时一缓:“咱们凌云派向来主张相亲相爱,小来小去的殴斗,只要不触犯门规,没有亡人,外门长老院和总坛明镜堂都不会管,就算接了案子,最后也成一笔糊涂账!若赢了,咱爷俩又没啥大事,也就算了!”说到这里,孔丹生猛地顿住,脸色变得极为凝重,续道,“你的意思是说,今日寅时敌人派出的阵容,故意配置为,对付你绰绰有余,却又能被我完败?所以必是一名筑基期和九名炼气期修者?”

  孔丹生有些恍惚,突然觉得,自己面前的少年高深莫测,那些看起来玄之又玄的判断,在他条分缕析之下,居然有理有据,成了唯一可能的结果!他沉吟良久,得到一丝明悟:“原来他们不想杀你?”

  苏易何一笑:“若想杀我,何须如此麻烦,派一名筑基期修者守在附近,瞅准机会,一击便可置我于死地,随后远遁而去,就算您老赶来,也得不到任何线索!我一个新入门的杂役,查一段时间没有结果,自然不了了之!”

  “他们如此煞费苦心,要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孔丹生越想越觉得可怕,声音都不禁有些颤抖。

  苏易何摇头:“我不知道!”他当然不会把墓碑的秘密和那本家族秘本的内容说出来,否则将陷孔丹生于死地!

  孔丹生见他不说,转而问道:“你是如何让他们的走路声和说话声变得那般响亮?”

  苏易何挑了挑眉,故作一脸苦相:“这是天机啊,若泄露出去说不定会遭到雷劈,没点补偿怎么能行?”

  孔丹生立马来了精神:“我将十日的卖药收入作为补偿!”说完又觉得少了,赶紧改口:“不,一个月的,一个月的丹药收入作为补偿,如何?”

  “就一个月?”

  孔丹生略显尴尬:“超过一个月,炼丹材料就用完啦!没晶石购买,难不成让我老着脸皮到处举债吗?要不这样,派我那些相好的过来陪你,算作补偿……”

  苏易何霎时瞠目结舌,连忙打断他:“别啊,我可是良民家的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