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乱神之劫 > 072章 天界使者

  天界使者团?

  苏易何一皱眉,顿时产生了莫名的反感。

  还真会选时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祭告”仪式启动之后才来!

  这个仪式极为繁复,如果按部就班进行下去,便会因耽搁时间太长,藐视了天界使者。毫无疑问,藐视天界使者便等于藐视天界诸神!可如果停下来,势必会影响到凌云派下个千年的气运。尽管他不信气运之说,却觉得突然中断仪式很不吉利。

  果然,龙逸兴脸色极为难看,但短短一个呼吸后,便又恢复如常,看不出一丝的情绪。他缓缓将凌云剑归入鞘中,波澜不惊地说道:“凌云派掌门人龙逸兴率阖派上下及诸修真同道,恭祝苍穹帝君大人与日月同光!与天地同寿!恭迎天界使者大驾光临!”

  “帝君大人天命威灵,神体永昌!”声音竟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便似一人沿着峰顶边缘,边快速飞奔边说出,整句话说完,恰好绕场一周,又回到了起点。

  稍微一顿,那声音又续道:“打断仪式进程,本座深感抱歉啊!”

  “二位尊使亲来参加盛会,实乃我派之莫大荣幸,龙某忝为凌云掌门,自是开门迎客,欣喜之至!”嘴上说是欣喜,但龙逸兴的声音清清冷冷,丝毫听不出有何欣喜之意。他轻轻打了一个手势,凌云四大长老顿时走下祭台,回到各自的位置上。

  “甚好!天命所使,本座也是无奈啊!”这一句话,却是从峰顶入口处传来的。

  此时苏易何等弟子的头顶上空,凭空多了一百多名男子。他们衣服左边一半纯黑,右边一半雪白,百多人均是如此装束,无一例外。为首的两人看不出多大年纪,均一脸肃煞之气,大概便是杨乘风和杨乘云。

  左边之人满脸倨傲,双手低垂。右边那人手中平托一柄宝剑,态度极为恭谨。此剑长三尺三寸,剑柄瓷白透红玲珑有致,剑墩镂空雕刻百花,剑穗犹如女子的一缕青丝,飘然而下,随风轻舞。剑身上则罩着一层水粉色薄纱,不知是何等模样。

  他们二人并肩踏空而行,缓缓走向会场中央。随行众人呈雁翅排开,却没将他俩拱卫在核心,而且沿着峰顶边缘,散入观礼的人丛当中,只有数人紧紧跟随。

  苏易何感到万分诧异:这是送亲队伍吗?这什么扮相?就算不披红挂绿,至少也得锦衣华服吧?半黑半白的模样,哪里像是送亲之人,倒像传说中的索命阎罗!幽冥宫之主森阎森罗兄妹虽是两人,但合体发动攻击时,便是半边黑半边白。

  莫名地,他忽然想起刚刚的那一声女子叹息,心里不由咯噔一下。赶紧骂自己一句:大喜之日,怎么总想些乱七八糟的?天凡殊途,风俗迥异也在情理之中!

  眼见走向场地中央的那七八个天界使者,分明都是男子,没有公主的身影。苏易何忍不住又寻思:“就算天界公主姿色平庸,也不至于生成一副男人的身板吧?莫非公主调皮,藏身在其他随从当中了?”

  环顾四周,目光追逐散在观礼台的那些天界使者,却见这些人个个膀大腰圆,其中并无女子!

  他正自奇怪,忽觉哪里不妥,微一思索,便即恍然:是了,这些人站位看似随意凌乱,但逐一考校下来,居然十分规整,竟隐隐含有某种阵法的奥义!

  默默将这些人的站位一一排摆好,假想自己站在龙逸兴的位置上,霎时感到一股巨大的杀机油然而生。

  纵然天界与凡界风俗迥异,难道凡界杀人的法门,在天界却是宾客之礼吗?

  这分明是来闹事的!

  苏易何虽判断不出双方实力孰强孰弱,但从杨乘风、杨乘云等一干天界使者的凝重神情上便知,他们并不如何强,无压倒性优势。这可就奇了,既无绝对实力,却摆出一副砸场子的架势……

  莫非他们有什么底牌或者后手?

  苏易何心中一突,情不自禁地看向了那柄剑!那柄剑之美,超乎想象!美到不像是剑,而是一名娇媚的绝色女子!

  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一拉冷云平的袖子,低声道:“云平,你来!”也不等他回话,转身便走。

  “啥事啊,正有好戏看呢!”冷云平皱眉,虽一脸不悦,却也跟了上来。

  “有些不太对!”苏易何头也不回,加快了脚步。他俩本就站在入口处,说话间便走到了下峰的路上。

  “有啥不对?观礼结束后再说吧!”冷云平爱看热闹,心急火燎地转身回去了。

  眼见冷云平重回峰顶,苏易何担心他的安全,也放弃了暂避的打算。

  盛会千年一次,观礼乃是莫大的殊荣,而且一切仅仅只是他的猜测,可说是全没来由。或许凌云派就该如此强大,而不遭人嫉恨!或许天界风俗的确如此,都只是寻常礼数!

  会场中央,龙逸兴快步迎了上去,满脸堆笑道:“二位尊使远来辛苦,怠慢之处万望海涵!请先到贵宾席观礼,待到仪式完成后,龙某再置酒赔罪,不知意下如何?”

  “我和乘云此来有要事,还是先办事吧!”那个赤手空拳之人瞥了龙逸兴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托剑的那人既是杨乘云,他必是杨乘风了。

  龙逸兴做恍然大悟之状,顿足道:“哎呀!千禧盛会会务缠身,居然出了天大的纰漏!”他一正色,言辞诚恳地续道,“劳烦二位尊使告知,公主殿下芳驾现在何处?龙某立即亲自出迎!如此已是简慢了!死罪!死罪啊!”

  “公主……?我们是来请龙掌门到苍穹神宫做客的,问什么公主!”杨乘风语气清冷,把“公主”两个字的音儿拖得长长的,言辞之间极为傲慢无礼。

  这回冷云平也发觉不对劲了,他脸色大变,颤声问道:“大哥,怎么办?”

  “走!”苏易何当机立断,拉住冷云平的手,便往下峰的道路上奔去!

  然而,当他俩再次来到路口,下峰的道路明明就在眼前,却似有一道无形屏障横在那里,无论如何也过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