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乱神之劫 > 104章 古怪表情

  “总坛长老所能委任的最高职司,便是本堂内的供奉。小子,本座已经尽力,你还不满意么?”梅芷柔冷声说道。她言辞冷冰冰的,脸上却满是女孩家的得意神情。

  “长老厚恩,弟子深铭肺腑,不敢更有非分之想!”苏易何哪敢得罪这魔女,反正自己也不亏,便赶紧穿上了长袍。

  纯净的天蓝为底色,鲜红的凌云飞焰和艳粉的凌云真环从旁点缀,光鲜而不失庄重,大气而又简约。衣袍一上身,立时将苏易何打扮得英气勃勃。

  醉妆堂从未有过男弟子,梅芷柔却突然拿出一件精工细作的男弟子衣袍,而且还极为合身,便如给苏易何量身定做的一般。很显然,花了不少心思。

  诸位长老尽皆人情练达,苏易何也心思机敏。所有人一齐想到,苏易何最终成为醉妆堂供奉,原来早在他与梅芷柔见面之前,便被定下了!

  一道粗声粗气的传音飘入苏易何的耳中:“易何啊!世间女修多如牛毛,但如梅姑娘这般美艳又自爱的,却绝无仅有!不过,她爱慕的或许并非你本人,而是你惊天动地的成就!想要彻底俘获她的芳心,你还得多加努力啊!”金伯元用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谆谆教导着。如此粗枝大叶的老头子,竟客串起了情感专家,可见他对苏易何的关心!

  传音,也叫做传音入密。之所以传音,就要将所说内容,仅让指定的人听到,不被他人知悉。金伯元可倒好,他的传音像个扩音喇叭,只要稍稍运转体内真气,便能听得清清楚楚。

  见苏易何英气勃发,梅芷柔早已芳心大动,此刻窥知金伯元的传音,顿时羞脸粉生红,忙说道:“今日是我性子急了,对不住啦,这个拿去助你断肢重生吧!”说罢一扬手,将一个玉瓶丢给金伯元,然后转身奔入洞中。

  玉瓶中的丹药绿色灵光闪烁,时而黯淡无华,时而又爆裂炫目,其光芒竟穿过瓶体,透射出来!

  长生丹!

  火文浩和苏易何同时叫出这颗丹药的名字!

  长生丹虽只有七品,尚未达到顶级,但它属于神奇类丹药。其神奇之处在于,能直接补充元气!对合体期之上的修者来说,这就等于直接修补本命元神!此丹,乃是一颗无价之宝!

  从化神期开始,修者便可断肢重生,但需要耗损本体大量的元气。有了长生丹,就完美地解决了这一问题!

  火文浩是炼丹行家中的行家,天才中的天才!然而在他近五百年的漫长炼丹生涯里,一共才炼出五颗长生丹。当他成功炼出第三颗,便因功勋卓著而被授予了凌云英雄称号。

  苏易何并未见过长生丹,却从丹药的灵光特征,一眼认出了它!

  见梅芷柔终于离开,他喊了一声“金长老”,飞身过去查看金伯元的伤势。

  “那小子,你不是醉妆堂的供奉吗?本堂长老离开,你不赶紧跟上,还磨叽什么?”梅芷柔清冷的娇嗔带着回音儿,从洞中传来。

  见金伯元伤得如此之重,苏易何不由感到为难。

  金伯元却笑道:“有了这颗长生丹,就算把我老金的胳膊儿腿儿都揪掉,照样可以长出来!再揪掉一遍,还能再长出来!哈哈,追小美女要紧!快去吧!肥水不流外人田,臭也要臭在自家地里!”

  梅芷柔明艳动人,娇美绝伦,怕是世间没哪个男子能抵受住她的魅力。若说苏易何不喜欢,那一定是假话。可若说喜欢上了梅芷柔,却也未必。

  佚名虽已离开十六年,但当初的邂逅和际遇,已在苏易何生命中打下深深的烙印,一时之间难以磨灭。

  不过,他很愿意亲近梅芷柔,总觉得她哪里有些熟悉。

  似曾相识,或许是恋人们擦除火花的最初感觉吧!至少,苏易何是这样认为的。

  金伯元极为风趣,免去了苏易何许多尴尬,可若就此走掉,苏易何却迈不开腿。

  “新入门的弟子,按照规矩,应尽早去本堂的总堂报到!”魏人杰笑道。不愧是搞情报的,深谙人情世故,一开口便说了个苏易何不得不走的理由。

  火文浩也满脸慈祥地看着他:“去吧去吧,这里还有我呢,保证老金头死不了!”

  金伯元大叫一声:“老火头你胡说个毬,我本来就死不了!不用你管,别站在这气我!”很显然,他把从梅芷柔那受得气,撒到了火文浩头上!

  见二老又掐了起来,苏易何略略有些放心,他问高云鹤:“高长老,胡泽光的任期真到了?”

  高云鹤道:“认罪书上所说倒是言之凿凿,看不出半点破绽!”

  苏易何一听话里有话,不由追问:“胡泽光乃外门首席,非普通弟子可比,高长老该不会没记清他的任期吧?”

  高云鹤棺材脸登时浮现出一丝古怪,略作迟疑才道:“有时,记得太清楚也不是件好事!”

  苏易何愕然,虽未亲历,但此事的前因后果却不难猜出:大抵是梅芷柔找到胡泽光,想要外门长老院收回他离山除籍的批文。胡泽光自觉外门权重加大,便没给面子。梅芷柔一番暴打之下,胡泽光屈服,便如千禧盛会那日,找了些理由。高云鹤应该看出了端倪,但他既不想开罪梅芷柔,也不愿影响到自己,便睁一眼闭一眼了。

  苏易何倒非吹毛求疵之人,只是凌云弟子身份干系重大,他想将问题彻底解决,不留隐患。可转念又一想,在这些人面前,胡泽光翻不起多大浪花,也就作罢了。

  他向诸位长老施礼道了别,这才匆匆走进洞口。

  梅芷柔站在洞内的不远处,待苏易何到了近前,才转过身来。她食指弯弯,指尖贴着苏易何的胸膛画着圆圈,慢悠悠说道:“将我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丢在黑漆漆的山洞里不管,去和一帮行将就木的老不死纠缠不清。你……”梅芷柔忽而一抬头,一脸似笑非笑,“是不是取向有问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