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夫人在上:少帅,来战! > 第578章 真的啥的不行

  武清这才意识自己一个不留神,竟然说秃噜嘴了。

  不过好在迫于情势,她的声音很低,含混着可以糊弄过去。

  “我是说,这样举着手绢会不会有点掩耳盗铃的意思?”

  出于天生的厚道与善良,武清并没有把心中真实所想说出来。

  其实她想说的是,慧聪大哥,你敢不敢整个黑色头套带在头上?非得弄这种粗陋又累人的小把戏,你是嫌自己身上仙气飘飘的世外高人形象太浮夸还是咋地?

  像是感受到武清身上散发着的强烈鄙视气场,慧聪道长尴尬的笑了下。

  “披块布或是举个手绢比较灵活,万一走到白墙前突然被人用灯光照到,还可以瞬间换成一块白布。”慧聪道长回答得极为认真。

  武清嘴角狠狠抽了抽。

  好吧,这个答案很给力,她被说服了。

  于是她果断切换了话题,“不过我倒不觉得咱们现在最大的敌人是灯光。”

  黑夜中,她虽然看不到几乎与夜色已经融为一体的慧聪道长的脸,但是她还是感受到了他身上的疑惑。

  其实不仅慧聪道长疑惑,对于温克林现在的安排,武清也很是疑惑。

  她忽然有点搞不清楚,温克林想的究竟是什么了。

  “按理说,他会认为咱们就藏在温公馆里面才对,可是这会却不搜查了,这里面恐怕还有什么阴谋。”武清一面低声说着,一面披着黑布,挪动着身体往主楼的方向走去。

  “小师叔,那里现在全是人,咱们反而要往主楼走,不是等着被人发现吗?”发现了武清的意图后,慧聪道长连忙追上,急急劝阻。

  武清抬起头,目光透过黑布缝隙望向灯火通明的主楼。

  高大而华丽的建筑物,在她眸底投出清晰的倒影。

  她几乎一字一顿的道:“印章就在三层。”

  慧聪道长身子立时一颤,顺着武清的目光遥遥望去,竟然在三楼一扇玻璃窗中,看到了温克林的身影。

  那个房间本就灯火通明,再加上温克林常年一身纤白无瑕的西装,双手扶着栏杆,容色冰冷的站在幽深黑暗的夜色中,往楼下眺望,真是教人想不注意都不行。

  慧聪道长立刻就明白了武清的意思。

  她应该是从温克林的性子处推断,凭着他强烈的疑心,是不可能叫那么一件堪比国宝的古董离自己太远的。

  不是随身携带,就是藏在了自己的屋子中。

  不过正是因为看明白了武清心中猜想,慧聪道长才觉得无比丧气泄劲。

  因为这一条,他早就想到了。甚至还做足了相关的探查工作,可是结果却叫人无比失望的。

  不过一个人承受失望是不公平的,于是慧聪道长果断的把自己的经历说了出来,好叫武清跟着他一起颓丧绝望。

  “三楼的确是温克林卧室所在,可是这一天一夜,我在三楼几乎转遍了,他的卧室,我就进去了不下三回。怎么找,都没发现能藏着印章的地方。”

  武清目光微动,语声愈发低冷,“或许还有一间专门盛放宝贝的储藏室。”

  见武清仍不死心,慧聪道长无奈的叹了口气,“三楼其他房间我也都检查过了,除了两间没装修的空房子,其他房间都住着他的近身护卫心腹。依照温克林的性子,不可能把那么重要的宝物,放在别人的住所。”

  武清目光一霎,“三楼怎么会有两间没有装修过的房间?是什么样的?”

  “地板墙面都没铺的空房间,一眼就能看得清清楚楚,透透彻彻。”慧聪道长说着,差点忘了双手举着的黑色棉布,想要摊手表示一下无奈的情绪。

  “而且在隐身间,我也听楼里清扫的新女佣问过这个问题,据说这是温大少的怪癖,虽然三楼住满了他的亲信,但是他很讨厌与别人住的太近,尤其是接受不了一墙之隔就有别人活动。

  所以就腾空了左右两个房间,还用水泥把那两个屋子的门彻底封死,涂山颜料,成了墙壁的一部分。”

  武清眉头狠狠皱了一下,“那就没跑了,印章一定被他放在两个房间的其中之一了。”

  慧聪道长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是他说话表达不清,还是武清的理解能力有问题?

  他方才的话就是推翻这关于宝贝藏在那里的猜想好不好?

  怎么他刚说完,武清反而更加深了这个猜想?

  不对,武清的语气十分笃定,根本就不是猜想,而是一个确切的结论。

  像是感觉到慧聪道长的疑惑,武清轻笑了一声,不急不忙的解释道:“如意打听了这座梁公馆的来历,本是前任帮会老大的豪宅,那个倒霉蛋老大再被温克林刺杀后,不仅一手建立起来的帮会被温克林收编,就连自己苦心经营大半生,才刚刚买下来的这处豪宅,都被温克林强占了去。

  温克林不喜欢隔墙有人,别人却不会有他那种特殊的癖好。所以房屋的装修必然是正常的。”

  听到这里,慧聪道长的眼睛立时一亮,他急急接口道“小师叔的意思是主卧旁边的两个屋子原本是有装修的?”

  武清隔着黑布点点头,“如果只是不喜欢隔壁住人,把屋子清空就行了,何必费时费力的把墙面地板都扒了?这样做,恐怕是为了掩饰什么故意为之的。”

  说到这里,武清不觉轻笑了一声,“正所谓欲盖拟彰,此地无银三百两。像是温克林那样对人和事有着近乎偏执的强烈控制欲的人,重要的宝物怕是要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才会真正放心。所以现在咱们的问题就是先混进主楼,直奔三楼主卧左侧空房间。仔细找一找那空房究竟有什么机关。”

  听到这里,慧聪道长眼中的疑惑更深了,“左侧空房间?小师叔不是连温公馆的三楼都没上过吗?怎么会连哪个房间都推出来了?”

  武清眉梢一挑,得意一笑,“这个问题最好解决,因为温克林是个左撇子,他对左侧的东西事物,会产生一种天然的好感。”

  慧聪道长恍然大悟,他用力的咬了下唇,怎么这么简单的问题他就没有想到?

  知道了宝贝印章的所在,慧聪道长的心也跟着躁动了起来,他急急掉转视线,望向回廊与主楼衔接的出入口处,心却又忽然间凉了大半截。

  他有些气馁的说道:“不过主楼本就全是人不说,入口现在又堵死了一大堆不知道要干什么的保镖,咱们要怎么样才能进去?毕竟咱们这个幻影隐身术说白了就只是个障眼法而已,根本不是真的隐身,就这样强行进入,怕是只会撞在枪口上,白白丢了自己的小命。”

  武清的目光也跟着更加冰寒起来,“比起那件事情,对于眼前的事,怕是更棘手难解决。”

  “还有什么——”慧聪道长本想问还有问题亟待解决,不想话才说到一半,自己就有了答案。

  因为他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这偌大空旷的院子里没有半个人影了。

  因为堵在回廊与主楼出入口处的人群忽然朝两边急急闪避,让出中央道路。

  紧接着,一条直立起来堪比一个成年壮汉的巨型大猎犬突然脱缰而出,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急急奔跃而来!

  紧接着就是第二条,第三条,一下子鱼贯而出的竟然有十几条。

  纵然慧聪道长行走江湖多年,早就看够了各种野狗疯狗。

  可是被人堵在一个死角,突然间就要面临这么多条大型猎狗的撕咬,慧聪道长只觉得自己的天灵盖都跟着酥麻一片,灵魂瞬间就挣脱出身体的束缚,腾空逃之夭夭了。

  那些猎狗身形矫健,似是远远的都能隔着一层黑布嗅到他们两个人的气味,带起一阵呼啸的风声,噪杂喧嚣的狂吠着,朝着他们两个的方向急急奔来!

  “道长,您的黑布对狗有没有效果?”武清也被吓了一大跳,瞬间僵直了后背后撤抵在了冰冷坚硬的墙面上。

  听到武清这话,慧聪道长都快哭出来了。

  对狗有屁的效果啊!

  oo

  人类是靠眼睛观察,猎狗明显是靠鼻子啊!

  即便狗狗们看不见他俩,但是身上强烈的气味可定一下子就被它们给闻出来了!

  武清自然也知道自己的问题很蠢,但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她现在终于明白,温克林怎么忽然之间不让手下们搜查他们的。

  他根本就不是改了他的推测,他就是以为武清一行人还在院子里不得脱身。

  他之所以不叫手下人继续搜索,是因为他派出了更好使的手下狗。

  假如护着婉清婶和许紫幽的她与慧聪道长真的全部都在院子里,只这一转眼的功夫就能叫那帮子手下狗撕得渣渣不剩。

  “小师叔,咱们赶紧翻墙跑吧!”慧聪道长吓得音量都提高了不少。

  好在那十几条猎狗的吠声实在太吓人,慧聪道长这声有些走音的叫喊都被压倒性的覆盖了过去。

  不过此时的慧聪道长完全没有心情去庆祝这点小幸运。

  他把黑布直接贴在脸上,双手颤抖着的就去掏袖子里专门对付各种看门狗和野狗的毒肉干。

  进入别人家宅里装神弄鬼,首当其冲的最大敌人就是那些看门护院的大狗。

  平常的时候,对付个把猎犬,慧聪道长还是非常有自信的,毕竟是装神弄鬼30年的各种高手嘛。

  可是今天他那点可怜的自信早就不知道被哪条该死的王八狗给啃了。

  毕竟今天他面对的不是寻常人家看家护院的狗,更不是一条两条,而是专门从国外引进大型猎犬,站起来比他都要高出半个头!

  还一下子就是十几条!

  看着扑面而来的十几条呲着尖牙,眼睛闪着贼光的大型猎狗,手上拿着两坨毒肉干的慧聪道长双腿都在抑制不住的颤抖。

  现在再翻墙出去也晚了,他相信只要他一个转身,还没攀住墙头,屁股肯定就被猎狗狠狠咬住了。

  ww

  遭不住!!!!

  这特娘的绝对遭不住!!!!

  说时迟那时快,猎狗嗅着两人身上气味急急奔来,也就十几秒的时间。

  可就在这短短的十几秒之类,慧聪道长已经转换了惊吓、强作镇定、挣扎、再到彻底绝望的N多种情绪。

  就在刺着獠牙的猎狗扑到他面前的最后五秒时,他甚至能看清猎狗獠牙间淌下的口涎。

  不能再发愣了,发愣就是等死!

  倒数第四秒的时候,慧聪道长咬紧牙关,双手攥着毒肉干瞅准打头两头猎狗的前额就打算来个最后一搏!

  他在心中疯狂的祈祷,祈祷那毒肉干刺鼻的香气,会将一群猎狗突然逼停!

  然而就在倒数第三秒半的时候,他只觉眼前黑影一晃,紧接着双手一凉。

  他的心也跟着凉到了深井冰里。

  纳尼?!!

  小师叔这是什么骚操作?!

  不仅瞬间跑掉,还抢走了他唯一可以防身的毒肉干,空把他一个人留在原地喂大狗?!

  不对!

  慧聪道长瞬间反应过来,他手上那两块毒肉干本身就带着强烈刺激犬类嗅觉的特殊香味。

  而且在猎狗的追击下突然移动,反而会刺激猎狗的感知,叫它们的注意力在一瞬之间全部换到飞速移动的那一个人身上。

  所以小师叔这不是在生死关头弃他而去,而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他打掩护。

  还未等慧聪道长从深深的震惊中警醒过来,冲在最前面的黑色猎狗就率先反应过来。

  它虽然看不到前方那团风一般快速移动的黑乎乎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之前那股浓烈的香气却随着“它”的移动更加刺鼻。

  当然,更让猎狗忍受不了的是,“它”竟然挑衅似的狂奔起来,这无疑是在挑衅他身为狗老大的权威!

  大猎狗毛色黑到油亮的身躯霎时掉转方向,朝着披着黑布快速奔跑的武清怒吠了一声,不要命的就追了上去!

  那一群猎狗从来都是一起接受训练,一起吃住行动,团队意识非常强。

  所以狗老大在它们这里具有绝对的权威,急速运动总,眼见着自己的狗老大毫无征兆改变了方向,紧接又被那团黑影身上的强烈香气一激,全都急红了眼,洪水改道一般的追随狗老大急急而去!

  惊愣在原地的慧聪道长被这一幕惊得瞪大了眼睛。

  武清这样的举动无疑是在快速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