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 281 灵异妻(82)

  

  宁宁口头调侃了两句就潇洒地让出空间,给席尧缓缓神。

  在门外找了个地方坐下,想到之前可以称得上一句尴尬的场面,宁宁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她想起了最初刚开始穿越的样子,她会为了完成任务,使尽浑身解数撒娇卖萌、装可怜博同情,如今再度回忆起来,却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了。自从知道有玉宸这么个人存在,她的目光就逐渐从完成任务转移到壮大自身上。久而久之,她便对每个世界的目标不怎么放在心上了。

  想当初,她也是一只懵懂无知的小金乌呢。

  这样算起来,那个人其实才是她的初恋吧。

  喻卿……

  哎,就算是僵尸王,都过了这么久尸体也早就化作灰烬了,更别说,他的孽珠早就随着她的离开被玉宸收回,即使她有机会再回到那个位面,见到的也不会是她认识的那个人。可是让她把玉宸当做每个世界的伴侣,她真的做不到啊,心理上那道坎就过不去,除非玉宸也能与她一同进入小世界……

  宁宁叹气,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呢?他那样尊位的大神根本没有哪个位面能承受得住,还是别做梦了。”

  纠结这些事情也没有,席尧里面解毒也不知道要多久,宁宁从包里拿手机出来玩,不小心按到了席尧的手机上,正巧看到了严青几个小时前发来的微信。

  宁宁若有所思:“严青师父?听说是个脾气很火爆的老头子。”

  其实看到席尧出事,她就想打道回府了,席尧继续和她在这儿耽搁时间实在是危险,再说他在席家那边的事情也不少。

  一看严青的师父也要来,她想离开的心思更强烈了。

  宁宁是想学习玄门法术,但不是现在,也不是她这人不人鬼不鬼的状态,至少要等到她回去之后,有席尧这莫干市大佬护着,她也不用担心被某些正道人士当做邪道给拿下了。倒不是怕了他们,只是玄门正道的人士一向同气连枝,惹了一个说不准能来一大群,她可不想没的给自己找麻烦。

  正琢磨着等席尧一出来就走,宁宁发现不远处一道人影正迅速靠近,当即轻啧一声:“我运气不会这么‘好’吧?说什么来什么?”

  “好重的阴气。”

  远目扫了眼不起眼的拆迁建筑,嗅了嗅周围,樊海眼神逐渐凝重。他本就是循着藤原出现的踪迹一路追寻过来,前几日解决了邻市一场大案,看翻案手法他有八成把握是藤原那叛徒犯下的,这让他更肯定那厮离他不远了。果然今日便让他找到了机会,藤原不知道与何人斗法伤了灵识,惊怒之下灵力外泄,但也只是一晃之下就迅速收敛起来。

  樊海发现藤原的气息最后是在这里消失的,立刻缩地成寸飞速赶过来。

  “前方厉鬼已除,闲人勿扰。”

  宁宁解开了一小部分结界,好让老爷子看到她,好声好气劝慰道:“您若是找藤原,方才他被我伤了之后,不知道又跑哪儿去了。”

  “你是……”樊海看到宁宁先是一愣,这是哪家同行的小辈?他怎地从未见过?但紧接着他察觉出丝丝一样,往后一退,指着她道:“你是何方妖孽?与藤原是什么关系!”

  他似乎是将宁宁和藤原当成是一伙的了。

  宁宁耳朵里自动过滤掉那句“妖孽”,只听自己想听的:“我说了呀,是我打伤的藤原,老爷子你是严青小子的师父吧?那咱们是一家人,把你武器放下。”

  席尧是和她一起出来这件事只有叶初泽几人知道,而这樊海老爷子是受雇与整个席家,而非席尧一人。宁宁才不会暴露席尧的情况呢,他要不要现身见这个老爷子,由他自己决定。

  樊海:“……不管你和藤原有没有关系,彼岸之魂就该去往你该去的地方,你不该在人间出现。”

  “啧,我算是知道什么叫有其师必有其徒了。”抬头望了望天,宁宁感叹了一句。

  有樊海这样古板又固执的人,才教的出严青那样的徒弟,十年前那小子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不也是喊打喊杀的吗?

  宁宁暗暗翻了个白眼,心头腾升起一股烦躁,她并不惧樊海,要不是看在严青的面子上,她早把这人打发走了,才懒得废话这么多。她本就因藤原暗算席尧一事情绪有些不稳,只是表面上没有流露出痕迹,正好樊海主动要动手,就和这老爷子比划比划,发泄一下也好。。

  “等等。”

  最终,宁宁想要活动活动手脚的心愿还是没有实现。

  一道熟悉的声音横插进来,成功制止了两人前冲的动作。

  “谁?”樊海提着桃木剑踉跄两步,差点栽倒,抬头一看竟是席尧,“你是……九少爷?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作为自家徒弟的大老板,樊海自然是认得席尧的,只是过去交集不多,他主要打交道的对象还是席家当代家主,席尧的父亲。事实上,要不是樊海看出席尧前半生气运极盛,十有八九席家下一任家主之位会落在这位九少爷手里,老爷子也不会默认自己徒弟跟随在席尧身边。

  当然他也看得出来此人后半生必定坎坷,若无贵人相助,那也是个英年早逝、注定大厦将倾的命。

  然而此时心生疑窦的樊海见到席尧后,定睛再看瞬间就不淡定了,看了半晌才傻眼地瞪着他,好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这……怎会如此?”

  这席九的命运竟然被改变了,自己一年多前见到他的时候还是个血煞缠身、盛极而衰的命格呢!

  宁宁见状有些不解,不明白这老爷子看到席尧一副见了鬼的模样是要怎样,这屋里一只厉鬼,外面她这也不是人,樊海看到席尧一个百分百纯天然的人类却吓成这样……?

  她说实在挺意外的,又回头扫视了一圈扶着门框站立的青年,没毛病啊,除了脸白了点也没别的事儿啊?

  宁宁却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技巧叫相面之术,或许她知道,只是一时半会没想到那方面去?而樊海堪称是玄门数一数二的高手,他的相术早已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察觉到两人一疑惑一惊悚的视线,席尧眼睑微垂,眼中若有所思,随后他恍若未觉地看向樊海:“樊师父,宁宁她并不是你想象中那种徘徊地面不去的孤魂野鬼,她只是没有肉身罢了,不信你仔细看看,可能看得出她的来历?”

  樊海回神,听他这么说,索性开了天眼朝宁宁看过去,他倒要看看这个女子到底是个什么——嘶!

  老爷子瞪大了眼:“金、金、金……”

  宁宁歪头:“金?”

  此时恶意卖萌的少女在樊海眼里看来可恶极了,今天真是饱受惊吓,前有席尧后有宁宁,樊师父表示自己惹不起,惹不起啊!

  樊海想不通这姑娘周身怎会有这边耀眼的功德金光,乍一看就想是个金光灿灿的小金人似的!别说她不是什么孤魂野鬼,就算她真是,这明摆着不是有实力就是有后台,换做掌门亲自来了他也不敢轻易动她!

  那么所谓席九命中的贵人,似乎也很明显了……

  樊海最后深深地看了宁宁一眼,眼中饱含复杂,又看了一眼席尧,边摇头边叹气,收起桃木剑转身走了,运起缩地成寸,一转眼就跑了个没影。

  宁宁表示不解。

  她大概明白樊海是真的实力高深,但这一副快要亮瞎眼睛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不过严青这位师傅够可以的啊,竟然能看到她的功德金光,犹记得当初严青在她面前开了几次天眼都没看出个子丑寅卯来,可见这天眼也是有等级之分的。

  宁宁没有多想,直接将这事放在一边,上前扶住沉思中的席尧。

  “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已经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