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骨王与萌王 > 第28章 赛巴斯的人生信条才不是开厚宫

  耶.兰提尔公共坟地,一处被清理出来的大墓穴。

  克莱门汀坐在石棺上,匀称的小腿打着摆子:“小卡吉,好无聊啊……”

  相比之下,狼妹只对纳萨力克外的人混乱邪恶,克莱门汀却是无条件地混乱邪恶,我爽了就行。

  所以哪怕她语气很亲近,光头卡吉特仍时刻提防着她:“你安分点!本来你没必要杀那些卫兵的,那只会引来麻烦!”

  克莱门汀在打探恩菲雷亚下落时,虐杀了几个耶.兰提尔的卫兵。

  虽然她知道她独有的杀人手法会向风花圣典暴露信息,但她爽了就行。

  不过她还不至于傻到冲出耶.兰提尔,前往卡恩村抓捕恩菲雷亚。毕竟耶.兰提尔的三重城墙也抵御着虎视眈眈的风花圣典。

  在等待恩菲雷亚回归之时,她不停发着牢骚,要不是被卡吉特发现并制止,她还差点玩死卡吉特的一个弟子。

  “好无情!”克莱门汀满脸委屈,“明明我俩是亲爱的队友的说!”

  “没法控制的炸弹!疯子!”活死人模样的卡吉特,用旁人评价他的话去评价克莱门汀。

  “不如,在作战开始之前,我先……”克莱门汀说着,表情瞬间从郁闷少女变作了裂口女。

  “砰!”

  仿佛瞬移般出现在卡吉特身前,克莱门汀的特殊武器——短锥正面刺中一道骨墙。

  能抵抗英雄级伤害的骨墙出现了裂纹,细小的碎骨掉落下来。

  “疯子!”卡吉特终于忍不住开口大骂。

  可他打不过克莱门汀,因此也只能过过嘴瘾。

  “真不解风情,想跟你贴身亲近的说……”克莱门汀嘟着嘴,提防着卡吉特的反击,后退着走出墓穴。

  没爽到,她想。

  。

  “赛巴斯,抵达王国首都了吗?”远在帝国都城的飞鼠给赛巴斯发去信息魔法。

  赛巴斯秒回:“飞鼠大人,托您的福,已经顺利抵达。”

  其实赛巴斯早就到了,还住进了“高级交际花”希尔玛提供的豪宅里。

  赛巴斯每天都用文字汇报工作,这些报告飞鼠和李河洛各自会收到一份。

  飞鼠没看过赛巴斯的报告,这才用魔法询问工作。总之,老板当得很不称职呀。

  在这方面,李河洛也是一样的。纳萨力克属下太多,每人每天都有几次汇报,纸张堆起来一床都放不下,非要全部看完的话,别的事就不用做了。

  李河洛已经明白了,他们两位无上至尊,本职工作就是摸鱼。

  他们想到某个问题,就让属下把过去的报告找出来看看,或者用信息魔法问一句。没什么问题,就从每天数百份报告里挑一份出来扫一眼……那可是连字都看不清的“扫一眼”哦。

  谁让报告是能让不需要睡眠的不死者之王看睡着的东西啊……

  李河洛也是,第一次读报告就读得他头大,烦得想毁灭世界……然后他就把报告扔了扭头去玩老婆了。

  如果他俩其中一位有精力和能力应付所有的文书报告,并且还能写下自己的意见……那么另一个人绝对会说“附议”、“同上”、“俺也一样”这种糊弄人的话。

  “好,那开始对王都的魔法、武技、药剂、生活水平等诸多信息进行调查与统计吧,以外乡豪商的身份。”飞鼠说。

  赛巴斯犹豫了一下:“飞鼠大人,黑洛黑洛大人认为,我不必以豪商的身份,以普通商人的身份即可。”

  开玩笑,我史莱姆之王的血汗钱可不是用来给属下泡妞的!

  虽说李河洛提前将赛巴斯派出去,就是想让赛巴斯早点把琪雅蕾救出来,毕竟那是赛巴斯的小媳妇。

  但这个钱,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他从恩菲雷亚爷孙那里骗钱也很累的……

  “唔,是嘛?细想之后,那样也无妨。”飞鼠装腔作势地说。

  他心大,还想不到李河洛这招给他省下多少小钱钱。

  “这么说,黑洛黑洛大人尚未把对我的安排与飞鼠大人您进行交流,那我这边需要等您与黑洛黑洛大人联络后,再进行工作计划的汇报吗?”

  赛巴斯一丝不苟地说,似乎不想看到两位无上至尊意见相左。

  “无妨,你说就是了,我会联系黑洛黑洛。”飞鼠无所谓地说。

  “是。黑洛黑洛大人打听到王国有一个名叫‘八指’的犯罪组织,这个组织把持着王国的暗面,拥有相当庞大的影响力,在人口买卖、违禁药品、赌博、情报等诸多领域有产业。”

  赛巴斯还不知道希尔玛是八指药物部门的首领,因此他并未将结识希尔玛的事进行汇报。

  他觉得从表面来看,希尔玛是个友善的贵族女人,单纯是想和他做盆友……

  你信吗?反正我不信。总之,能够靠脸做到这种程度,让最不可能走心的女人走心,男性里应该也只有赛巴斯了……他绝对是点满了隐藏的后宫属性!

  “黑洛黑洛大人认为,世界的人口都是纳萨力克的财富,因此要及时拔除这个妨害纳萨力克利益的组织,但完全根除耗时太久,倒不如吸收这个组织,让这个组织为纳萨力克所用!”赛巴斯严谨地转述了李河洛的命令。

  飞鼠心惊:黑洛黑洛桑好能干!

  控制阴暗面的效果,不比控制统治者的效果差!但声势却小很多,不会引起“潜藏力量”的警惕。

  这家伙,一到晚上就跟索留香少儿不宜,给我打电话一点都不勤快!明明想出这么了不起的策略,却还没跟我说……

  虽说心里嘀咕,飞鼠却发出了威严而赞赏的笑声,胡扯道:“哈哈,原来如此,真不愧是黑洛黑洛桑,居然和我想到一起去了。”

  听到飞鼠的笑声,赛巴斯满心喜悦:“飞鼠大人和黑洛黑洛大人果然拥有世上最顶尖的智慧!”

  “那就执行这个计划吧!”飞鼠说,他压根不知道李河洛有啥计划。

  “是!飞鼠大人!”

  赛巴斯恭敬领命,准备按黑洛黑洛大人的安排:先想办法除掉人口买卖部门,尤其是凌辱女性的娼馆。

  “女性是能为纳萨力克生育劳力的重要角色!挽救所有希望得到救助的女性,赛巴斯!如果塔其.米在这,他也会让你这么做的。”这是黑洛黑洛大人的原话。

  赛巴斯为黑洛黑洛大人与飞鼠大人的慈悲心感动着。

  也为他能做塔其.米大人希望他做的事而感动。

  “路见不平,当然要拔刀相助!”这是无上至尊塔其.米的语录,也是赛巴斯的人生信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