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骨王与萌王 > 上架

  李河洛穿越了。

  这是个财阀和寡头掌控一切的世界,普通人就是社畜。

  在全民教育被取消的现在,高中毕业的他已经是高学历的精英社畜。

  但毕竟还是社畜,逃不开过劳死的普遍命运——因为高强度工作和加班地狱,他瘦得仿佛绝症患者。

  这并不是个快乐的世界。

  与疲乏的现实相比,这十多年来他最喜欢,最有成就感的事是在一款名叫YGGDRASIL的游戏里冒险。

  但两年前因为更换工作,领导那“辞退”的威胁让他不得不退游,直到现在。

  一周前,昔日的游戏好友“飞鼠(莫莫伽)”发来邮件,告知他这款YGGDRASIL到了寿命的终点,将在今天凌晨关服。

  飞鼠邀请他参加工会最后的相聚,身体主人怀念过去,于是挤出时间登入游戏。

  结果响应飞鼠号召的只有三人,最后只剩他和飞鼠。

  有些寂寞啊……虽然他也AFK了,也没立场说别人。

  他原想和飞鼠一起度过游戏最后的时刻,但身体和精神都发出了枯竭的警告,再想起完不成工作的恐惧,他还是向飞鼠道歉并退出了游戏。

  即便在23:22退出游戏,他也没能休息,而是喝咖啡敲代码,结果就是……心脏麻痹。

  在2019年因救人而死的李河洛明白,他穿越过来不是为了替代身体主人继续为财阀卖命,而是为了实现身体主人死前一秒的愿望:

  “要是能像过去那样无拘无束地和大家一起冒险就好了啊……”

  李河洛看过《overlord》,喜欢着这个天马行空的故事,于是:

  23:31:41

  李河洛将存款汇给这个世界的父母,只留下一年的薪水充入游戏。

  “马上就关服了,充值通道却不关闭,这是在等傻子吧?”

  23:49:36

  李河洛登入游戏,为避免飞鼠误会,他决定在商城花完钱再进入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也就是安兹.乌尔.恭工会驻地。

  “黑、黑洛黑洛桑!”飞鼠看到李河洛登陆的消息,立马在玩家频道发出喜悦的语音。

  “飞鼠桑!我决定呆到游戏关服!稍等,网络有些延迟!”

  李河洛正忙着花钱。

  他把一人一天能购买的材料和道具限额用完,因为所有抽奖活动都已取消,所以还剩三分之一的年薪用不出去,只能全部换成游戏币。

  23:53:48

  李河洛的游戏角色出现在圆桌之厅。

  真是了不起的科技,这种实感……19年的VR游戏完全不能与之相比!

  心里刚有感慨,飞鼠的声音就响起来:“黑洛黑洛桑!”

  为了见到黑洛黑洛,飞鼠早就抛下王座之厅的雅儿贝德、赛巴斯还有昴宿星团女仆,传送到了圆桌之厅。

  “黑洛黑洛桑!这真是太好了!”他话语里洋溢着喜悦。

  李河洛点头:“是呢,飞鼠桑,原本想要休息了,又害怕工作不能完成,便喝了咖啡准备加班,没想到是咖啡因给了我登陆游戏的精力和勇气。”

  飞鼠担心道:“所以关服后黑洛黑洛桑还是要埋头工作?没问题吗?即便这样疲惫了……”

  李河洛同情地说:“为了谋生啊……”

  不会再回到现实世界了,如此一来,身体主人父母的药物也断了……

  想到这点,稍感痛苦。

  飞鼠说:“既然如此,最后的几分钟,我希望黑洛黑洛桑能体会到短暂的放松和快乐……”

  李河洛说:“嗯,我已经体会到了,只要坐在这里,过去的一幕幕就涌现在我眼前。飞鼠桑,别看我是个没有表情的史莱姆,屏幕前的我已经在没骨气地掉泪了呢……”

  “黑洛黑洛桑……我也……实在难以忘记……”飞鼠大为感动,骨手握得紧紧的,也跟李河洛一样陷入缅怀和伤感。

  “如果其他人也在就好了……”飞鼠默默地说,“对了,黑洛黑洛桑,最后的时刻,要不要去看看大家制作的NPC?”

  突然想起雅儿贝德的设定……

  “牙白,让黑洛黑洛桑知道可不得了!”

  飞鼠羞耻感爆棚,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偷偷改回来了。

  李河洛想起自己制作的战斗女仆索留香.艾普西隆,领域守护者红莲还有41位普通女仆……非常想念。

  但也不急于一时吧,他想。

  飞鼠说:“还有2分25秒,昴宿星团的女仆在王座之厅,如果赶去还能看到。”

  既然飞鼠都这么说了,李河洛就和他传送到了王座之厅。

  110秒。

  李河洛看到了风华绝代的“温柔体贴的纯白恶魔”雅儿贝德,不禁感叹:“老骨有福气!”

  飞鼠见李河洛看向这边,紧张地用身体把雅儿贝德遮起来:“雅儿贝德的设定有二十来页呢!翠玉录那家伙可真能写……哈,哈……”

  李河洛鄙视地看他一眼。

  别藏了,我还不知道你那点破事?

  90秒。

  李河洛看到了正襟危立的“门口老头”赛巴斯,认可地点点头。

  然后是昴宿星团的战斗女仆们,都是非常美丽的女性。

  他走到索留香身前,索留香歪头看他,头上出现一个“?”。

  他感到温馨,因为这个AI交互动作是他编写的。

  真是可爱啊,和雅儿贝德一样,索留香也是美的化身呢!

  何况她还有着李河洛心中最憧憬的女性形象……

  但是内在的性格,呃……编设定的时候没想到会有今天啊!

  80秒。

  调整下索留香的设定吧,做妻子的可不能太病娇啊……

  “飞鼠,麻烦用安兹.乌尔.恭之杖,删掉索留香‘喜欢吃人是因为喜欢听到人类被溶解时发出的悲鸣’这条设定吧。”

  飞鼠问:“黑洛黑洛桑这是?”

  李河洛斜眼看他。

  别问,问就把你的破事抖出来!

  飞鼠自己也改过NPC设定,也不好说别人,更别说索留香是黑洛黑洛制作的,他当然有权更改设定。

  70秒。

  飞鼠调出索留香的设定,删除了刺激性内容,然后看着李河洛,仿佛在说:“老哥你就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

  李河洛说:“加上一句:爱着黑洛黑洛,为了成为配得上黑洛黑洛的女性,如今正努力提升着自己!”

  飞鼠大叫:“字数太多了!”

  李河洛也大叫:“那你还有时间抱怨?赶紧快点!”

  飞鼠埋怨中带着愉悦:“黑洛黑洛桑,没想到在最后一刻见到了你的内心!与其说惊讶,倒不如说佩服……”

  李河洛说:“隐秘的愿望我倒是希望能藏在心里……可这都快关服了,再不改就来不及了!”

  飞鼠也坦白了:“其实刚才我也改过雅儿贝德的设定呢,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有黑洛黑洛桑陪我,这最后的时刻也充满乐趣!是啊,有你在就能称得上是公会了,意义完全不同了呢!谢谢你,黑洛黑洛桑……”

  李河洛伸长头看角色设定页面,像坨拔丝的黑色年糕:“写完没有,还有空说话?”

  25秒。

  飞鼠点了保存,呼了口气:“黑洛黑洛桑像个严厉的老板呢,吓得我把毕生修炼的打字速度都拿出来了!”

  李河洛说:“只有这一点,绝对不要!飞鼠桑,如果我做了老板,我一定要当一个好老板!”

  飞鼠哈哈大笑:“那样的老板很难挣钱呢,但还是祝愿黑洛黑洛桑能得偿所望吧!那么,黑洛黑洛桑,再见了……”

  李河洛点头:“嗯,飞鼠桑,谢谢你一直以来的付出,那就再见了……”

  0秒。

  飞鼠和李河洛大眼瞪小眼。

  又过了10秒。

  “桥豆麻袋,出了一点问题好像……黑洛黑洛桑?”飞鼠骷髅头眼里的红焰有些迷茫。

  李河洛看着脸颊越来越红的索留香,心说,从今天起,做个好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