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拯救大明朝 > 第三章大军开拔

  喵喵喵?这是什么操作?我特么瞬间成了挂牌主将吗?沐川木讷的看着他们二人,成为了最不起眼的背景板。

  徐夫子和沐正恩一时间谈得兴起,两个人拿过来沙盘地图就在上面指指点点。

  二人谈到兴起之时里儒雅的徐夫子也是口沫齐飞,剩下风中凌乱的沐川连一句话都插不进去。

  不多时,沐正恩口中的李将军也被他们叫了进来,沐川放眼望去,来的这人头发胡须皆白。

  老头脸上的皱纹都快折成了一团,看起来至少也有六十往上的岁数,如若不仔细看他穿着,会觉得此人不过是一田边老农而已。

  李兴军!原名李成国,盟国名将,曾经在辽东一战打的金兵三易其帅,多次击退金兵的袭扰。

  关宁城下更是随军击伤了努尔哈赤,最后导致其在军中不治而亡。

  可谓是和金兵充满了血海深仇,可惜一代名将也毁于政治风波朝堂攻许,不得不逃到云南避难。

  三个人就当前的形势层层规划,并且查漏补缺看看还有缺点没有,一位绝世名将和一位绝代智将又怎能小看?

  等他们差不多讨论完了的时候,李兴军目光深邃的看向沐川,淡淡的问道:

  “川公子,汝刚才对沐公所说的一番话,是背后有高人传授,还是自己所编所想?”

  高人传授?本世子难道还穿越回二百多年以后,把那两位大能给绑架过来呀?反正这年头也没有什么版权费清泉的这一说,硬要他给个说法也解释不通。

  沐川只好装作随意的说道:“川偶尔翻过几篇兵书,以上所说所讲,不过是川的一点浅见!李老将军莫要笑话某。”

  话音刚落,沐川脸上还露出了一丝脸红之色,纯粹就是因为剽窃他人的策略感到羞耻。

  落在别人的眼中好像就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大半小子在家长面前急于表现自己的模样。

  沐川其实还想扯一下自己碰到了那些什么白胡子老爷爷,什么袁天罡,陈传老祖一大堆的!

  可是去他去哪里去碰见这些神仙去?总不能胡编乱造一个出来吧?

  那些跟他一起贴身长大的小厮家丁哪个不知道他的出行记录?

  “川公子大才,不知道,可愿意做某的衣钵传人否?”

  李兴军无比郑重的说道,一对虎目虎视眈眈的看着沐川,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兴奋之色令人遐想。

  沐正恩脑子却是一片空白,当年他想拜师李兴军都不能得偿所愿。

  哪怕是他贵为黔国公都没有打动李兴军,自家的小子何德何能成为这一代军神的衣钵传人呢?

  徐夫子却轻笑道:“李兄不厚道啊,这小子可是我的爱徒,你怎能够横刀夺爱呢?”

  “徐秀才,你何时把川小子当弟子看待过?不过是挂名而已,俺可不像你那样虚伪。

  我老李一向直来直去,川小子俺老李看上你了,以后就跟着我学军略打仗去。”

  李兴军扯着大嗓门说道,别人怕他徐屠夫,他还真不怕!论资历,他可以甩他沐正恩加徐夫子二人几条街去。

  沐川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沐正恩摁着脖子朝李兴军跪下磕了几个头,沐正恩还有一脸唏嘘的感叹道:

  “沐川何德何能啊,居然能够得到将军的青睐,希望将军不要嫌弃小儿玩劣,此子任凭将军驱使,只要不打死打残便可。”

  沐川:Σ(っ°Д°;)っ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哭…

  “好!国公且放心,某自省得。”李兴军开怀大笑,一把搂过沐川,狠狠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几下,他是真的动了爱才之心,好不容易看到一个看得过去的苗子,这小子可堪大用。

  沐川感觉自己骨头都快被拍散架了,你们两个大宗师级的人物,这样对待我一个小喽啰真的好吗?

  “小子!实战才能练出名将,天生名将的人少之又少,几千年来就出了一个霍去病和一个白起,战场才是最好的老师。”李兴军语重心长的说道。

  ……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幸好沐川他们是防守的一方,并不需要做太多的准备,而吴三贵他们想要打进四川,至少需要半年以上筹备粮草。

  如今吴三贵已经集结了三万精兵准备顺势攻下云南,号称八万大军熙熙攘攘的杀向了曲陀关。

  这一日,五千白杆兵奉命前往曲陀关固防,而他们的主帅正是沐国公世子沐川!

  行军路上大家的兴致并不是很高,几个校尉在队伍的前后奋力的扬起马鞭斥喝着军士快速前行。

  杨大柱亦是被征召入伍的新兵之一,家里面大哥早在先前的战役中已经阵亡,唯独剩下他和一个十三岁的幼弟支撑着一家之口。

  谁知道一纸征召令,让他又要披甲上前线,杨大柱心中苦闷之极。

  前途又暗淡无光自然就士气低落了,不多时,他的耳边却传来了括噪之声。

  “贼她女良的老天,这世道没法过活了,俺们都得跟着这毛头小子给鞑子兵送军功去。”

  “听说南京城都被吴三贵给攻了下来,皇帝都给杀头了,俺们这些地里面刨食的能过活不?

  更别说这个小国公领兵了,那么多名将大帅都被杀了头去。”

  ……

  伍长杨大柱狠狠的瞪了一眼还在闲谈,冷声道:

  “世子这么尊贵的人都跟着我们一起同生共死了,你们还有什么不满?

  拿了沐家的钱,就把命卖给他们沐家,至少咱们家里面还能落个好去。

  谁要是临阵脱逃的话,还是想想自己的家人吧,到时候别被金狗屠了满门。”

  那几个还在闲谈的军士,立刻闭口不言,目光却落在前面,那个跟随大军一起走路的沐国公世子。

  沐川走在队伍的中间,不是因为他怕死,而是他奉了师傅的命令前去大军中了解兵士们的想法。

  “老兄,家里面是干啥的?”

  一个年纪稍大的军士正在行军,本来不愿意回答背后人的询问。

  可他回头看了一眼,居然发现是世子在询问自己,而且还称呼自己喂老兄。

  军士赶紧行礼道:

  “参见世子,恕小的不敢答应世子的尊称,某不过是猪狗烂泥一般的人物,世子怎么能称呼我为老兄呢。”

  沐川摆了摆手说道:“无妨,那你就说说你为什么要参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