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拯救大明朝 > 第五章将军遇刺

  可怜卢定河边骨,梦里应是枕边人。

  沐川较好的面容脸上露出了一丝忧色,正在想着心事,虽然明月依旧皎洁,却不能给他带来一丝一毫的温度。

  这是他一个现代人第一次参加古代的战争,既紧张又刺激。

  “啵次!”

  一道利箭的破空声瞬息而至,空气中甚至夹杂着空爆声。

  一道细小的黑影目标正是沐川,黑影行至半空,却被一只大手握住。

  “少爷,箭上有一封信!”

  突然沐川的耳边传来一道稳重的声音,沐川知道这是父亲给自己派来的护卫林叔,这是一名从战场上退下来的老兵。

  当年参加过萨尔许会战后来受了伤就退了下来,像这样的老兵,在军队中每一个都是珍贵的财富。

  “哦,居然有人用这种方式送信给我,拿过来我瞧瞧。”

  沐川一把接过信封小心翼翼的拆开了上面的火漆,信笺之上有一抹暗香。

  “李统叛变!李将军危险!”

  信封里面顺便附带了一个小药包。

  沐川眉头瞬间皱成了一团,脸色也铁青的吓人,厉声喝道:

  “亲卫队集合,快点!”

  不远处的丛林深处,一袭白衣轻叹:

  “没想到这么快就等到了你成名之战,这一世,沐川,我许你一世荣华富贵王权在握!

  终究是我早了一步,我不会再让那几个贱人毁了你,就让我为你扫平这天下的障碍吧。”

  少倾,这美若天仙的白衣女子匆匆的隐没丛林中。

  另一边,一位身着便装的青年正躬身给一个老人擦脚,看起来动作十分的利索,平常没少干这种事情。

  “老了不中用了,老夫也没多少年头可以活了,统儿!以后天下就真的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了。

  有空多跟你小师弟亲近一二,我看他跟你一样也是个可造之材。”

  “恩师,统有一问不知该不该讲。”李统勤快的替老人擦拭着身子。

  “何事?”

  老人诧异的问道,这弟子平常谨慎少言,很少有问到他的时候。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不是很蠢吗?师傅曾告诉我,不打必败之战,不救困斗之兵,不攻无用之城,不守必死之地。

  此事乃大明负师傅在前,师傅又何必为大明赴死呢?”

  李统眼眶微红,声音略微有些颤抖的说道。

  “住口!你在说什么混账话?你……你若是怕死,老夫送你回去便可,不必多言。哼!老夫真的是瞎了眼了。”

  李兴军脸色铁青的看着心爱的弟子,没想到他居然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这可是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啊。

  “恩师,弟子不怕死,您倒是看看我身上的伤口,哪一道不是在前面?

  弟子追随您打过金狗,灭过闯贼,平过叛军!何曾怕过?只是弟子为你感到不值而已。

  师傅两度击败金兵,修筑大城九座,小城堡四十余座,屯田五千多顷。

  安置战争难民近百万,逼迫努尔哈赤后退七百里功勋卓著,却遭到魏狗的妒忌,只能辞官回乡。

  再起复时,朝中权臣亦是百般抵毁恩师,满朝上下,皆是视师傅为仇寇。

  这样的朝廷还救他做甚,李督师已经不是当年的李督师了,李督师也救不了这大盟了。”

  白发苍苍两鬓染雪的老头哽咽着说道:

  “赋闲在家的李将军早就率全城军民守城,城破被擒,自缢而死。

  而今某不过是军中一老卒罢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是你小师弟的话,我这老卒也要为这大明赴死,尔何需多言。”

  “师傅,明帝都被绞死了,您还看不清局势吗?这世道根本就没得救了。”

  李统的面目有些狰狞,甚至因为激动,连青筋都有些暴起。

  “喂!李统,别像个娘们一样抱怨了,我是真的瞧不起你。”

  李统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人给突然打断,来人正是风尘仆仆的沐川沐世子。

  一队装备精良的亲兵行动十分迅捷的将他围在中间,甚至有几名老卒已经拱卫在李老将军的身后。

  “世子,您这是?”李统原本暴怒的神色,瞬间就平静了下来,然后轻笑着疑惑的问道。

  “川儿?”李老将军缓缓的用一块丝巾擦去了虎目中的泪水,然后诧异的看着小徒弟。

  “恩师,放心!一切有我。”沐川冲着他使了一个眼神,然后命人拿下李统。

  “给我绑了!”

  李统想要反抗,奈何身上也没带兵刃盔甲,面对几十杆火器还有无数弓弩箭矢的包围。

  他自负难以逃脱,哪怕强行反抗也会被射成刺猬。

  “世子,您这是在作甚?师傅!师傅!”

  李统不知所措,只好向自己的恩师求救。

  几个大汉用小儿手臂粗的麻绳制作成的绳索捆住了这一名虎将,用的是那种捆野猪的活扣,越是挣扎这绳索越会勒得更紧。

  沐川道:“李宣抚使乃是从五品的品级对吧?在部队也是游击将军的职位。

  可是您在昆明却有两所三进三出的大宅院,手底下打理的田地何止数千亩?

  就凭你现在的官职和津贴要干上五百年才能拥有如今的财产,师兄,我算经不太好,您能解释一下这缘由不?”

  被绑得结结实实的李统怒目而视,梗着脖子说道:

  “世子!你这样做未免太坏规矩了,蛇有蛇道,鼠有鼠道,世子你过界了。”

  李兴军默默的看着被板得结结实实的徒弟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规矩?军队里面上上下下多多少少有些贪污,只要不过分的本世子基本上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你们要清楚有些东西可以碰,因为有些东西,哪怕是有动一丝一毫的念头都会让你们堕入万丈深渊。”

  沐川背负着手怒喝道。

  李统冷笑道:

  “当年在关宁城,那个都督同知手上才四五万兵马,你知道他从我们李大帅这里领了多少军饷吗?整整领了十一万人军饷。

  等到大战起要出兵的时候居然无兵可派,你说多么可笑?

  后来我们师傅组织好了关宁防线准备收复失地,朝中大臣多方干涉,居然连40万银两出兵饷都凑不出来,只能坐等金兵日夜做大。

  这就是咱们效忠的大盟国,从那时起,我就知道银子是多么重要的东西,别人都贪的,我为何贪不得?”

  “小川!放了他吧,毕竟他也为我大盟立下了汗马功劳,把他家里的宅子田地都收了,剩下的若不够,老夫用自己的军饷补给你。”

  李兴军强忍着悲痛,喃喃的说道。

  “恩师,此子死不足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