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拯救大明朝 > 第十三章昆明府

  昆明府,夜色近黄昏,本来寂静的昆明府,传来了一阵喧闹。

  郑恺勇的公告虽然已经发向了昆明诸府和几大县城,但是各府的军事首脑和文官首脑也不是傻子。

  怎么可能被他的公告给哄骗,大家都是按住消息不发,做冷淡处理。

  但是那些文官按住消息不发也没有用啊,郑恺勇又派了好几支队伍,跑到昆明府内到处宣扬他的事迹。

  梁瑞津大捷,郑将军阵斩金兵二千余人,斩获无算,直杀得金兵仓皇溃逃。

  郑将军仅仅凭借一万兵马居然击溃了赵布泰的右路军3万兵马,取得了空前的大捷。

  郑恺永将军不愧是我大明的军神啊,不仅仅是昆明甚至是各地的州府都沸腾了。

  无数民众上街庆祝这个伟大的胜利,他们太需要一剂强心镇定剂了。

  金朝在入关前,至少消灭了三十万明军,而明军的精锐部队,基本上都被金军刷了人头,明军输掉了所有的关键战役。

  在辽东那几年投入了四千万两白银全部打了水漂。

  黔国公沐王府,沐正恩已经在妻子的服侍下穿好了戎装,他的妻子杨氏乃是将门之女,可惜他父亲把命丢在了松锦战场上。

  杨氏悲声道:“夫君,当初我娘老是教我悔教夫婿觅封侯,奴家直至我父亲战死后。

  看到我母亲的模样才明白这沙场真的是刀枪无眼,您和川儿上了战场一定要小心,否则就将妾身一起带走吧。”

  沐正恩拉着她的手低声道:

  “放心,再不济我一定会平安的将川儿带回。

  你先回屋歇着吧,我们大军马上就要连夜开拔了,且放宽心。”

  言毕,沐正恩头也不回的出了国公府,一身戎装铠甲叮当碰撞的像铃铛一样嗦嗦作响。

  不多时,徐夫子已经跟在了他身后,轻声说道:

  “郑恺勇已经被有心人形容成了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

  甚至咱们昆明也有乡贤士绅质疑咱们为何不把手下的兵马全部交给他郑恺勇指挥,

  今日各地酒馆都免费一日提供酒水庆祝他郑将军大捷,国公爷若是去那些画坊勾栏处坐一坐。

  昆明各地的花魁们都在传唱咱们大明新军神郑恺勇将军的英勇事迹,甚至有人把他比成了岳武穆。”

  沐正恩回应道:

  “无非是一些跳梁小丑在背后刮阴风而已,这些都无伤大雅,假的终究是假的。

  他还能成了真的不成?只要咱们能够击败金兵,日后有的是机会清算他郑恺勇。

  老夫真的是瞎了眼了,怎么养了一条养不熟的白眼狼?川儿那边如何?”

  “曲陀关那边的形势不是很好,我们已经接到飞鸽传书,吴三贵大军猛攻一天。

  动用了数十门红衣大炮,虎蹲炮攻城,川公子才一天就折了几百人马,曲陀关岌岌可危,不知能否坚持三日,而且…”

  徐夫子已经收到前线的急报,但是说到后面有些吞吞吐吐…

  “而且什么?”沐正恩问道。

  “坊间都在传,沐国公任人唯亲,居然让自己才刚满十八岁的儿子担任曲陀关的统帅。

  川公子乃是赵括转世,不过是纸上谈兵的赵括而已,肯定会丢掉曲陀关。

  甚至还有很多人在造谣,某虽然派人抓了一批,可是这风头还是没有遏制住,反而愈传愈烈。”

  徐夫子有些无奈的说道,虽然谣言止于智者,可是防民之口胜防于川,有些东西是堵都堵不住的。

  “派川儿前去曲陀关是我考虑不周了,我甚至可以想象到他在承受着什么样的压力。

  未曾想李老将军居然被儿徒出卖,唉。”

  沐正恩抬头望向曲陀关方向,只希望川儿能够多坚持三日,让自己能够及时赶到曲陀关了。

  曲陀关,吴三贵大帐内可谓是喜气洋洋,仅仅是白天这一战,他们就击毙了七八百盟军,自己的损失不过一千不到,能做到1:1战损的攻城战简直就是少之又少。

  这对攻城一方来说绝对算是天大的优势,整个关宁军上下都感觉自己只要稍微再使劲一下,就能轻易的攻破曲陀关。

  大帐内,吴三贵稳坐中军帐,吴三桂的侄、婿与心腹将领马宝、胡国柱、夏国相分列两旁,帐下女婿胡国柱先声说道:

  “盟军不堪一击士气低落,关内大多数都是新兵残兵,末将以为吾等只要一鼓作气,明日定可一战而下曲陀关。”

  吴三贵手下大将马宝笑道:“王爷,我听说那沐川沐公子长得尤为俊美,等咱们拿下曲陀关之后,不知各位谁想玩一下这兔儿爷?”

  “嘿嘿,这些都等咱们明日破关再说吧,昆明知府刘知谨这老匹夫又发来了密报,沐正恩已经派四千兵马前来支援曲陀关。

  这些事情都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这老匹夫,还想借这件事来邀功,渍渍渍。”夏国相肆虐的笑道。

  吴三贵笑道:“这大明就是因为刘知谨这样的文官太多了,嘿嘿…

  不过,我不怕他贪心,反而怕他们不贪,只要有贪心就会破绽百出,这样的人最容易对付了。”

  胡国柱略微皱眉的说道:

  “沐正恩的大军虽然不足为道,哪怕是他四千大军立刻赶到了咱们曲陀关下也不足为惧。

  只是会给我军造成一些麻烦罢了,安远靖寇大将军铎尼马上就会率麾下的三万大军赶至咱们这边,咱们的大军受他节制。

  到时候这攻下云南的泼天大功我们连口汤都喝不上了。”

  吴三贵略微皱眉,大手一挥,下达军令道:

  “大军明日,即刻猛攻曲陀关,最迟后天必须给我拿下曲陀关,违令者军法处置。”

  “末将遵命!”

  大帐内的将领们齐声附和道,脸上都充满贪婪之色。

  入夜,无数的探马朝着曲陀关狂奔,在曲陀关背阴山坡处,一小支部队悄然的打开关门。

  从山坡后面顺坡而下,悄悄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曲陀关城头,一位带着青铜面具的少年将军,站在曲陀关上,俯视苍穹。

  城外虽是星星点点火光密布却鸦雀无声,诸多吴军大帐仿佛是一只无比凶残的巨兽匍匐在城外。

  只是在城头上却不断的有人在搬运着麻袋,不知这些人在做什么,大战前的气氛总是格外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