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拯救大明朝 > 第二十五章永历天子

  曲靖府,那些捞足了好处的土司全部吃饱了之后,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领地。

  沐正恩则是在盘算着糊涂账,虽然付出了不少银白之物和许下的大把承诺,但是终于把金兵赶出到云南地界。

  能守住了祖宗留下来的大好山河沐正恩已是老怀欣慰,更难得可贵的是自己的儿子竟然真的有传说中的名将之姿,自己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沐正恩在曲靖的一处府邸内召集了一干手下,在商量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沐正恩的谋主徐夫子也从昆明赶至了曲靖,而且他还带来了一个消息。

  已经逃至缅甸的永历帝想要重新回到云南。

  为什么曲陀关守备使郑恺勇都采取了不积极抵抗政策?甚至有降金的倾向?

  连后面继位的永历天子都抛弃了云南,抛弃了贵州四川,将士本就艰苦咬牙的支撑着战局。

  一听到天子都弃国门而逃的消息,他们怎么还有士气坚持下去呢?

  听到天子难逃缅甸的消息之后,贵州和四川很多地方的守军都放弃了抵抗。

  云南若不是有沐国公沐正恩,力主抗金誓死不降,云南本地的守军恐怕就早降了。

  沐正恩沉声道:“大家都议一议,咱们怎么办?如今永历天子想要重回咱们云南重掌大局,诸位以为如何?”

  沐正恩本人是非常讨厌这个抛弃国家子民的天子,但是他本人正直而忠诚的忠君思想却让他左右为难。

  徐夫子也知道沐正恩的担忧,然后首先出声道:

  “先帝曾言君王死社稷,天子守国门,落跑天子还能算得了咱们大门的天子吗?

  这一次金军攻下四川,贵州,并差点攻下了咱们云南,他永历天子能够背弃咱们数百万军民独自逃跑到缅甸。

  若下一次金兵再次来攻,永历天子又一次逃跑置咱们前线士兵不顾,定会让我们士气大伤。”

  曲靖知府孙之江则有不同看法,厉声道:“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君父之过错吾等做臣子的应该多担待点,

  如今天子已知自己过错诚心回到云南,咱们不仅要抛弃成见,而且要毕恭毕敬的迎接永历天子回昆明。”

  “孙知府老成谋国说的有理,说的有理。”

  孙之江的话也有一大帮官僚附和着,而徐夫子的意见也不是没有道理。

  沐川笑道:“永历天子如何咱们不好评价,但是百姓心中都是有一杆秤的,谁对他们好,谁对他们不好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如今大盟就像一个得了急病的壮汉,需要有一位像于谦于少保这样力挽狂澜的人物。

  谁能带领着我们找到好的药方才能解决大盟的重病,永历帝虽无大错终究是性子弱了些。”

  翻开历史书,历史上能够做到复国的皇帝唯有刘秀一人。

  在古代封建主义皇权时代一个皇帝对于一个朝代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历史上有西汉东汉,北晋南晋,北宋南宋,大明南明,南明仅仅是几十年就被金兵给灭掉了,准确来说是被他们的同胞所灭掉的。

  《康熙传》中指出:

  “满族人在征服中华帝国的过程中,几乎没有付出任何代价,而由汉人中最勇敢的人替满洲人为反对他们本民族而战。”

  吴三贵在宁远前线,并没有显出多么强的战斗力,可一旦易帜后,变得像豹子一样凶猛,对李自成军百战百胜。

  吴三贵一直从东北打到缅甸,后来又在缅甸将咱们的永历天子捉回,然后命令部下用弓弦给绞死了。

  云南想要对抗大金帝国,确实是需要一个名义,哪怕现在沐家世镇云南拥有恐怖的声望。

  哪怕沐家已经是一个大型的军阀军事统治集团,可是他们依旧需要名义上效忠大盟天子。

  徐夫子又道:“郑国公!海盗王郑家扶持的江陵王朱偿丰,现在已经在福建登基称帝,名号则是道顺天子,据说郑国公郑经还有意将长女嫁给道顺天子,不知诸位以为此人如何?”

  孙之江冷笑道:“国姓爷忠公体国一心为国我们自然是佩服,不过他的儿子郑国公包含祸心,拥立江陵王为帝不过是为了争权夺利罢了。”

  沐正恩本就不擅长这些处理这些事情,只好沉声道:

  “这样吧,咱们依旧是尊永历天子的年号,如今云南战事还未完结。

  金兵随时有攻下云南的可能,让永历天子先在缅甸修养片刻,等云南彻底安全下本国公亲赴缅甸迎接永历天子。

  另一边,沐川你命令手下人军统局的人在宗室中筛选合格的天子,此事日后再议,咱们云南还需要多多编练新军,恢复生产,扩大战备。”

  沐正恩如今也没有太多好办法,一方面他又不想被永历帝牵制,而且永历帝南逃缅甸。

  抛下云南众军民也让他彻底的寒了心,另一方面性格使然的,他也不会对天子做出任何不好的事情,这样一来只能把这件事情先拖下去了。

  这一个无解的难题也让沐正恩手下一众文武官员头疼,这几年光是称帝的宗室都有好几个了。

  之前的福王,后来的桂王,还有在金陵城被绞杀的那一位,佳弘帝朱镗钰于金陵被吴三贵绞死。

  这些个天子都没有一个能够成事的,还在大盟帝国内部引起了严重的内耗。

  这时,门外突然有亲兵禀报,曲陀关守备指挥使郑恺勇率五千大军途经曲靖,守备指挥使郑恺勇亲自背负荆条想要求见沐国公。

  沐正恩闻言眉头一皱,脸色很快就由红变黑很不好看,但是沐国公的涵养还是让他没有发作,这些天他一直忘不了。

  自己好话说尽,甚至拿出了国公爷的面子,去恳求他郑恺勇支援曲陀关。

  可是在这个姓郑的当时手下有上万兵马,却仅仅是只派出了五互人马支援曲陀关,把他国公爷的脸是抽的啪啪作响。

  沐正恩本想出去面见这个郑凯勇,却被沐川一把拦住。

  沐川走出了半个身位,对着自己家父亲说道:

  “杀鸡焉用宰牛刀,正好孩儿这边还有一笔账跟他算一算,父亲大人就让孩儿亲自出了这口气吧。”

  沐正恩放心的点了点头说道:“川儿,你务必小心他郑凯勇狗急跳墙,还有这厮油嘴滑舌,莫被他哄骗了过去,看了这厮的来信,本国公都起鸡皮疙瘩。”

  “父亲放心,孩儿省的。”沐川说完,又恭恭敬敬的对众人行了一礼,然后走出了大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