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拯救大明朝 > 第二十六章凉凉

  沐府外,郑凯勇正凄凄惨惨的背着荆条赤裸着半跪在府外,他已经打听到了。

  沐正恩在这座府邸上休息,当年作为沐正恩亲兵的他追随过主子来到过曲靖这座府邸,所以他很是轻车熟路的,带着几百兵马就来到了沐府前。

  郑恺勇没有在意街上人来人往怪异的目光,哪怕是别人指指点点的议论声都对他的厚脸皮没有丝毫影响。

  他现在最期盼的就是沐国公赶紧出来大骂他一顿,最好能够打他一顿出气。

  并不是因为他这个人犯贱喜欢挨打挨骂,仅仅是沐正恩只会对自己还在乎的人,才会大声怒骂。

  “咯吱!”

  沐府的门打开了,并没有郑恺有想象中的中门大开!尊敬的沐国公亲自将他搀扶起来,然后大家唱上一出将相和。

  偏门中,只见一面目俊朗的青年领着一对亲兵,缓缓地从侧门鱼贯而出。

  不用猜,郑恺勇曾经多次在沐府中看见过这个他一直瞧不上的纨绔子弟。

  在昆明府,谁不知道沐家沐世子只会遛狗逗鸟耍钱逛青楼?郑恺勇当年还亲自搜罗了不少好玩的玩意儿给这个沐王府的长公子,他还能不知道这沐世子的脾气?

  可是,郑恺勇知道的越多对这个沐王府的世子爷愈发的尊敬和恐惧。

  能在曲陀关那个尸山血海中挺过来的人,难道真的像表面上那样只像个纨绔子弟吗?

  郑凯勇恭恭敬敬的朝着沐川行了一礼,表现得比任何家奴都要恭顺。

  不,他郑凯勇原本就是沐府上的一名家丁而已,若不是沐正恩的提携,他怎么能够成为堂堂正三品的指挥使?

  郑恺勇像条忠狗一样讨好道:

  “末将见过世子爷,如今世子爷出落的愈发俊俏了,某虽不曾见过潘安宋玉,想来也不过如此了了。”

  沐川早就有了心理准备,自然不会被郑恺勇这副嘴脸给恶心到,他只是冷淡的说道:

  “郑指挥使谬赞了,沐川可担当不起,家父这几日对川提起最多的就是郑指挥使。

  特别是郑指挥使在我曲陀关危难之际驰援五百精兵,助沐川在关下大败吴三贵关宁军的三万精兵,沐川真是感激涕零啊。”

  “当不得沐世子称赞,末将的部下能够尽心尽力为世子出力,末将也心怀甚慰啊。”

  郑恺勇反复听不懂沐川嘴里面带刺的话,只是愣愣的接应着。

  这脸皮厚到这个境界,也是真的要向他学习啊。

  然后郑恺勇又挤出了几滴鳄鱼泪,略微有些深情并茂的说道:

  “世子爷,末将在梁瑞津被金军主力阻拦,得知曲陀关有失陷的风险恨不能背插双翅立刻赶到世子爷身边。

  幸好老天爷保佑我大盟帝国,全赖世子爷英明神武击退了凶残的金兵。

  不然老郑我万死难赎其罪,万死难报家主的大恩大德。呜呜呜…”

  沐川实在是想象不出这样一个两米多高的彪形大汉,绝世猛将,居然哭得跟个小娘子一样稀里哗啦。

  郑恺勇虽然人品不咋地,但是在军中至少是武功排名前五的存在,怪不得父亲都被他恶心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只见郑恺勇继续絮絮叨叨的说道。

  :“也不知道家主是否清减了,家主的左腿受过伤,世子您可千万不要让他在大寒天外出啊。

  家主最爱吃江边这边的冷水鱼,俺老郑过来的时候都忘记亲自去给家主捞几条了,真是罪该万死。

  家里婆娘一直念叨着要去昆明府看看太夫人和大太太,俺当年娶婆娘的时候还是家主亲自撮合的,

  国公爷待我不薄啊。呜呜呜!”

  沐川抬头四十五度望天,嘴角略微有些抽搐,郑指挥使你彻彻底底的用你的无耻打败了我,好吧,你赢了。

  沐川轻声道:“听闻郑将军抬棺出征,在梁瑞津大战金军三天三夜,身受三十余创。

  不仅昆明父老都在传唱郑将军的事迹,就连那些勾栏画舫,到处都是唱着郑将军您的词呢。”

  郑恺勇摇了摇头,然后深受感动的说道:“我郑恺勇何德何能受家乡父老如此抬爱呀,末将立下一点微不足道的功劳。

  全是仪仗着国公爷对我的提携,方才有了今日的功劳。”

  沐川轻笑道:“是么?本世子想问一下郑将军,这次你们出兵斩获几何?可否抓住敌军主将赵布泰。”

  “回禀世子,末将这点儿功劳跟世子相比连提鞋都不配,仅仅是斩获的四千余具金军尸首。

  末将无能让赵布泰仓皇之中带着几十余骑逃出了云南地界,还请世子恕罪。”郑恺勇又是深情并茂的说道,仿佛他立下的功劳真的是微不足道一样。

  “老子恕你玛逼一脸,老狗你是真的一点脸皮都不要了是吧?我是真的忍不了了。

  第一次见到你这样没脸没皮的人,不,像你这样的都不配称作为人了。”

  沐川大怒,一脚踹在了郑恺勇的身上,郑恺勇没有防备不小心被他踹了一脚然后一下倒在地上。

  背后的荆条又刺进了他的血肉之中,脑袋当机的郑恺勇这才反应过来,然后又是一声惨叫。

  郑恺勇,不敢置信的看着翻了脸的沐国公世子沐川,他身后的亲兵对着沐川怒目而视。

  “世子,您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旁边的人终于是把狼狈的郑恺勇拉了起来,郑恺勇这时才不敢置信的出声道。

  “没有什么误会,我的军统局已经调查的清清楚楚。

  赵布泰率领的一支偏师进入了梁瑞津作战,而这一支偏师全军加起来不过三千出头。

  某不知郑将军既然已经击杀了金军四千余人,为何还让赵布泰逃走了几十余骑。

  而且郑指挥使一万余人居然被这二千兵马在梁瑞津拖了三天三夜,请郑将军教我!您是如何做到的?”

  “呵呵,末将猜想定是赵布泰进入云南之后,又征召了当地百姓参军。

  对于那些参加了金军云南本地贼人,末将以为绝对不能姑息,一定要赶尽杀绝。

  请世子放心,这件事情交给末将,末将一定给你查他个清清楚楚。”

  郑恺勇脸色大变,但还是强行为自己解释了一波。

  沐川笑了,而且笑的很灿烂,然后从怀中拿出了一只口哨,狠狠的吹了一声。

  “啾!!!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