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拯救大明朝 > 第四十章小周郎

  “先生抬举了,我等大盟军人不过是尽守土退敌之责,仅仅是将金狗平西王吴三贵的大军击杀二万余人还俘虏8000人,和这位大儒陈可治先生屈居田泽却位卑不忘国,拥教化万民之功,我等军人之功劳与之相比不足一提呐。”

  沐川侃侃而谈的说道,既然你要把我打上武夫的标签,那我也得恭维恭维你不是?

  陈可志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了起来,在昆明诸多贵族子弟和读书人之中,哪个敢对自己不敬?根本就不用自己动口,他们家族中的长辈就会亲自收拾这些不开眼的混蛋。

  “哼,原为沐川沐世子是一位真正的英雄好汉,不曾想却是如此嚣张跋扈的人,你怎么能讥讽陈大家,欺人太甚。”

  陈可治因为大儒的架子也没有亲自下场和沐川辩驳,却有人先一步替他出头了。

  刘知谨的侄子刘泽天出言打断了沐川的发言,然后色厉内荏的质问着沐川,想借此博得陈大儒的好感,因为一份大儒的友谊确实很精贵。

  “咝,这位是??”沐川轻声道。

  “沐川,休想蒙混过关,今日你若是不向陈大儒道歉,我想在座的所有读书人都不会答应,哪怕你是沐国公府的世子我们也只能请你离开这次宴会了。”

  “对,快道歉。”

  “君子不可辱,世子请自重。”

  “沐川,你若是不道歉,我们就把你沐世子在曲江宴上污辱当代大儒的事情传扬诸府。”

  底下是人群激昂,特别是带了几个弟子更是在下面奔走相告,瞬间,这些年青的士子将矛头对准了风头一时无两的沐川。

  刘泽天知道自己并不能把沐川怎么样,但是怂恿众人将沐川赶出这次曲江宴倒也不错,谁叫这沐川和害过自己的孙佑臣关系好呢?

  而且,云南本地很多大儒文人对于沐正恩没有迎回永历帝表示不满,加之又出现了沐正恩“与民争利,强收士地!”这件事情,更加剧了和一部分文官统治阶级的矛盾。

  刘泽天大势在握,就这大儒陈可治,关知林也频频向他投来了善意的目光,于是更进一步的说道:

  “沐川,当着诸位大儒的面,你还有何话可说,还不道歉?”

  孙佑臣看着刘泽天的目光变得十分的阴冷,心里面琢磨着该怎么报复他。

  李海彦则是咬紧了牙关,怒目而视,恨不得亲自上场,把那个刘泽天的狗脑子都打出来。

  沐川冷笑道:“刘泽天,我为何要道歉?你以为你是谁?算个什东西?”

  “你…”刘泽天气得脸色胀红的发紫。

  这时候大儒陈可治不得不亲自下场说几句话了,毕竟这里有刘泽天是为了他而出头,于是他沉声道:“川世子,你的话大过了,看在国公爷的面上,老夫就不与你计较了,汝!退去吧。”

  “渍渍渍,陈大家果然大气,居然以德报怨,实在是我辈的楷模。”

  “沐川,你要是还有点自知之明的话,就赶紧走吧,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沐川气笑,明明是这个所谓的大儒挑起来的事端,如今居然变成了陈可治以德报怨,今天这个理,我还真的要好好的辩论一下。

  沐川径直走到几位大儒的面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然后对他们说道:

  “学生沐川拜见诸位鸿儒博士,今日沐川有几问想请诸位先生为弟子解惑,若是诸位大家能够让弟子心服口服,某今天便向陈大家认错,择日亲自登门道歉,如若不然,请刚才诸位劝我道歉的学子,给我赔个不是就好。”

  几位大儒之中资历最老最大的就是王向阳阁老了,这位老大人当初在内阁之中也做到了三把手的位置,后来年纪大了就回到了云南养老,这老爷子沉了一下,然后缓缓的站起了身问道:

  “川小子,你刚才的话,我就替大家向你应承着了,老夫倒想听听你有什么解释,但是怕失了体面,如若你现在退出还来得及,你向我陈贤弟道个歉此事就算了,否则休怪老夫把此事扯到国公爷那里去了,你还要硬撑着吗?”

  “理不辩不清,道不讲不明,沐川想辩一辩。”沐川拒绝了王向阳的好意,尽管他知道这是对方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可他偏偏不能让那些小人得意。

  “向阳公不必多言,老夫亲自回答这小子的问题,老夫倒是想验一下沐国公世子的成色,哼!”陈可治看到了沐川拒绝了王向阳的好意,终于是怒火发作,真当我大儒不要面子啊?

  “这…川小子,你好自为之吧。”

  王先生这才缓缓的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目光却盯着沐川那张略显稚嫩的面孔。

  “嘿,沐川居然想和陈大儒辩论,这下可要丢脸了。”

  “看沐川牙尖嘴利的肯定不好对付吧,要是她胡搅蛮缠怎么办?”

  “这你怕什么?有几位大儒在这里坐着,哪里还有他沐川撒野的地?陈大师年轻的时候,辩论之术在金陵城众多学子中乃是数一数二的,多少名家大师败于他之手下。”

  沐川先向陈可治问道:

  “陈博士,沐川第一问,我从进来到现在,可有任何礼仪上的错误冒犯到陈大家?”

  陈可治回道:“这倒没有,不过刚才老夫听出来你话里讥讽之意,不知川公子,何苦为难老夫?不如当面告知老夫好亲自赔礼道歉。”

  陈可治以一招以退为进,化解尴尬,然后又回到了刚才的那个问题。

  沐川高声道:

  “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

  陈先生乃是沐川所敬畏之人,然后陈先生说我沐川击败金军想向在下请教,小子可不敢托大。

  自以为圣人教化之功比之小子的军功更胜出不止一筹,并无半点讥讽之意,可是刚刚在场的诸位学子都在规劝我向陈先生道歉,难不成诸位以为圣人教化之功不如小子立下的军功,这才误会小子讥讽大儒?”

  嘶……

  靠,姓沐的你什么意思?这么大顶黑帽子扣在我们头上,我们戴的下吗?

  就你立下的那点功劳,怎么和圣人教化之功相比?这两种东西明明是云泥之别,怎可相提并论?

  这是在座的大多数读书人的想法。

  王向阳轻声道:“陈贤弟,想必是你误会了沐川世子,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沐川世子只不过是敬佩你的教化之功罢了,可满意了否?”

  陈可治脸色就像吃了死苍蝇一样郁闷,不过他也不能反驳这件事情,就此盖棺定论了,就算他有滔天的本事,但是圣人的话,是他们这些人能够随意评论的吗?

  “那小子就告退了,虽然诸位师兄大儒误会于我,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以德抱怨就不计较了,对了,刘兄,我沐川向你道歉,不应该说你是东西,你不是东西。”

  沐川把一众大儒学子叭叭叭把脸之后,然后对风中凌乱的刘泽天道了一句歉,这才心满意足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这……”

  刘泽天看到轻松抽身而退的沐川,脑羞成怒。

  好多人都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特别是那个故作姿态的陈可治,他刚才还是以德报怨的那个人,现在变成以德报怨的对象了,曲江宴的这故事要是传扬出去,他可要丢人了。

  不行,等下诗会上老夫一定要找回场子,沐川小儿,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