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拯救大明朝 > 第九十二章卖惨

  沐川轻笑道:

  “小生沐川,见过几位姑娘。”

  杨欣悦却没有女孩子的矜持,反而落落大方的说道:

  “沐公子不必跟我们装成读书士子的模样,您的英勇事迹,小女子们可是神往已久啊。”

  沐川小脸红,做出了倾听的模样,然后大气都不喘的说道:

  “是吗?那就说说看我的英雄事迹,放心,本公子绝对不是那种爱好虚名的人,姑娘说说看。”

  杨欣悦很欣赏沐川这种不要脸的样子,轻声说道:

  “听咱们云南的老百姓说,沐川世子可了不得,在咱们云南可是这个……”

  她说着说着还竖起了大拇指。

  “没有没有,我沐川也没为咱们云南做啥大贡献,在下只是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不足道耳。”

  沐川表面上谦虚的一批,实际上暗爽不已,毕竟花花轿子众人抬。

  这时,沐川正打算泡妞的时候,沐杨氏却来到了沐川这一桌,三女见到了沐杨氏赶紧行了一礼,这可是整个国公府第二尊贵的女人。

  杨欣悦和杨欣萱则是很亲热的叫着小姨,尽管她们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已经算得上是远房中的偏支了。

  风灵则是恭恭敬敬的叫国公夫人,她和沐王府却没有什么亲戚关系,最多算得上一个晚辈,他父亲虽然是一族之长,对于沐国公来说也不过如此。

  沐川幽怨的看了一眼自己老娘,自己这大好的装逼机会白白浪费了,如果再吹嘘吹嘘自己那些功劳,这三个小娘子还不手到擒来。

  沐杨氏却对沐川吩咐道:

  “川儿这几日连番大战,想必早就疲惫不堪了,去陪老太太说会话,赶紧回去休息吧。”

  沐川略微皱眉,这种时候怎么能说累呢?沐川隐晦的朝他母上大人挑了个飞眼。

  沐杨氏可不管那么多一把将他抓起,然后往老太太那桌丢去,沐川就感觉自己好像如同一只小鸡仔一样,被丢到了一旁。

  不愧是将门虎女,自己这老妈手上的功夫还没落下过,得,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沐川这家伙很轻易的就妥协了。

  沐川只好又灰溜溜的回到老太太身边,老太太差异的看了一眼这个孙儿,那三个姑娘的姿色绝对不差,堪称绝色,这傻小子,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呢?

  沐老太君不高兴了,板着个脸问道:

  “你个小猴孙怎么回来了?不陪人家姑娘多聊聊?”

  “唉,别提这事了,祖奶奶,我娘把我踢回来了,您瞅瞅,祖奶奶,您老一定要为我报仇雪恨啊。”沐川开着玩笑说的。

  沐老太君定晴一看,果然是自己的儿媳妇正在跟那三个小女娃子在交谈着什么,大家脸上都是有说有笑的。

  哦,沐老太君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之前实在是太唐突了,儿媳妇正在给她兜着底呢,咱沐国公府的世子再怎么说也是有身份的人,一定要端着点架子,脸面这东西自己不要,别人可就笑话了去。

  沐老太君还不是因为沐川的事情,所以急昏了头,一时没顾全体统,等想明白之后,又看到孙儿在打趣自己,沐老太君只好幽幽的说道:

  “老身都一把老骨头了,如何能帮你报得了仇血得了耻,你这个小猴崽子在曲陀关,滇北那么有本事,怎么不自己去找回场子呢?”

  自己的宝贝孙儿,为了咱们云南几次只身赴险,虽然说是为国效力。

  但是老太太嘴里说不心疼那都是假的,就怕这孙儿一不小心有了一个万一,她还不得活生生的心疼死。

  不多时,沐川父亲沐国公带着一众大佬回来了,李兴军身后还跟着李海彦那小子。

  沐老太君赶紧又招呼人摆上了一桌,他们回来的还是时候厨房正在忙活着,有弄好了的现菜就直接端了上来。

  沐正恩带着众人在偏厅一个僻静的地方吃饭,沐老太君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不好说话,就识趣了找了个借口回去陪那些客人去。

  一众大佬赶紧起身相送,老太君这才笑盈盈的回到后院,等老太君走后,大佬们都纷纷入座,沐川和李海彦这两个小辈自然没有落座的资格,被安排着在旁边倒酒伺候着。

  李兴军最先开口说道:

  “川小子,本以为你们搞的新军纯属瞎胡闹,不曾想如今却成了气候,有了强军之相,下一次的抗金之战,你的军事基地可是咱们云南的中流砥柱啊。”

  徐夫子也附合道:

  “小川,你们滇北这一战打的很好,无论是时机的把握,还是部队的切入,用间的高明!此战足以载入战史。”

  “嘿嘿,师傅还有夫子就不要取笑川儿了,川儿的这点小小手段,实在上不得台面,此战几乎不可再次复制。”

  沐川有些唏嘘的说道,打仗可不是像三国演义那样,刷刷刷,军师就想出了一条妙计,瞬间就以弱胜强,反败为胜,那可不是打仗,完全是在讲话本。

  沐正恩也有些惭愧的说道:

  “川儿,如今咱们昆明的财政也十分吃紧,为了防备金兵进攻咱们云南,各地又招募了不少人手,昆明府的储粮仓库空了一半,几乎可以跑老鼠了。”

  孙之江亦是说道:

  “曲靖府那边的情况也不太好,咱们只能削减供给军事基地的钱粮物资,小川,你那练兵方式实在是太耗财了,加之最近又要抚恤阵亡士兵,这么大的口子你堵得住吗?”

  沐川笑道:

  “川亦是知道咱们云南财政吃紧,可是川有一计解决着钱粮的问题,军事基地的钱粮供应可不能停啊。

  孙伯父还需想些办法,川儿有办法在半个月内,但钱银堆满咱们昆明的仓库,到时候大家只管多多招兵就好,吃穿根本就不用愁。”

  沐正恩扯着胡子笑道:

  “傻小子,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不就是缴获了不少金兵的金银财帛,粮食物资吗?那些个东西都是坐吃山空。

  你想拿去变卖了换取东西是不是?咱们云南那些贵族地主们可不会听你的。”

  李海彦虽然不知道沐川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但是这小子在大事上还从来没有失手过,邪门的很,便信了沐川几分。

  沐川像只狡猾的小狐狸一样似的护食道:

  “你们这些叔叔伯伯就不要埋汰我了,那些金兵哪有什么金银财帛,川儿就是捡了些破铜烂铁罢了。

  还损失了七千多兄弟真的是亏大了,叔叔伯伯们可不能惦记这份东西,我还要用来慰劳下面的兄弟呢。”

  沐正恩:……!

  徐夫子:……!

  李兴军:……!

  孙之江:……!

  大佬们:……!

  你小子确定不是在逗我们?你整个军事基地全部加起来才8000人,居然告诉我们死了7000多。

  之前来昆明游行的那些士兵都是你从地府招来的亡魂吗?这种谎话就骗骗小孩子跟金狗就好了。

  在这里扯淡,沐川你小子也太狡猾了吧,我们还会在乎你这点吃食吗?说出去那也太掉价了。

  一群国公大臣大将军都是无语的看着这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