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拯救大明朝 > 第九十三章请帖(只想求点收藏)

  三日后,昆明府最大的酒楼天然居中门大开,谢绝一切外来宾客,除非有请帖到来,否则一律恕不接待,管你是达官显贵还是军队大佬,都是看请帖办事。

  沐国公府大世子沐川的名气,在现如今的云南即便算不上家喻户晓,也算得上名扬四方。昆明城权贵勋戚多如狗,但是敢像沐川这样怒怼金兵,亲自带兵的权二代,绝对不多见。

  如果仅仅是沐川沐公子的请帖或许不会有太多人在意,你小子再牛逼,能奈我何?

  云南军方大佬扛把子大明战神李兴军老爷子的请帖你接不接?不给面子是吧?

  不好意思,以后你家的生意就是咱们军方重点监察的对象了。

  两省总督沐国公的请帖接不接?我靠,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是吧?还想不想在云南这一片做生意了?是不是要吃本国公一套天子剑法,了解一下。

  除了这两位大神之外,沐国公还发动了手底下所有的马仔,云南的土司们敢不来?云南的文官们敢不给面子?云南的武将们敢不来捧场?反正金兵打过来还要几个月,谁想被穿小鞋的话,尽管以身试法。

  因此,沐川的这次拍卖会,当真是名流汇聚、豪商齐至,居然成了近年来不多见的盛事,倒是叫人有些啼笑皆非,齐齐无语。

  自从金兵攻陷燕京之后,不少北方豪强选择了效忠金兵,很多北方地主阶级的精英选择成为了金兵的打手,但也有大量的统治阶级的精英人才逃往了西南。

  他们中也有人携带了大量财富来到了云南落脚,这些个北地豪强也收到了沐川他们的请帖,为了砸开一条路子,不少北地豪强纷纷携带着金银财宝,来到了天然居。

  少倾,只见一队亲兵护卫着一辆普普通通略显陈旧的马车来到了天然居。

  等到车停以后,自然有人为之唱名。

  “大将军李兴军到!”

  李兴军微笑着走下马车的时候,见到有人敬而远之,有人阿谀奉承,有人唯恐避之不及,心下自是了然。

  敬而远之者无欲无求,阿谀奉承者热衷名利,唯恐避之不及者,自然便是对头了。

  李兴军身为军队里面的大佬,云南明军的扛把子身份比别人不知道高出了多少,自是不与众人在门口处寒暄,略微一抱拳,说了两句场面话,便抬脚往酒楼里走。

  便在此时,一队豪华至极的马车行至门前,勒马站定。

  下了马车的不是别人,正是昆明知府刘知谨携带着长子刘权衡与一众随从。

  刘知谨快步上前,一把搀扶住了李兴军,笑容写得格外亲切的说道:

  “李老将军慢点走,千万要注意身体啊,下官扶着点您。”

  李兴军笑道:

  “不曾想刘知府也有这个雅致来到此处,些许铜臭味不怕污刘知府的眼么?”

  刘知谨暗道:靠,整个云南的文物官场,都被你们发了请帖,老子虽然不想来,但也不想跟整个云南官场作对啊。

  刘知谨笑道:“君子固然爱财取之有道,老将军以为然否?知谨只好应了将军拳拳盛情之意,来此赴会。”

  他的意思是老子拿的钱都是走正规渠道的,而且这次宴会明明是老将军邀请过来的,怎么还问老子这种问题呢?

  “好,那刘知府就陪老朽一起进去吧,哈哈,咱大盟好些年没有这样的盛会了,真是沉寂太久了。”李老将军若有所思的说道。

  “嘿嘿,恭敬不如从命,下官敢不请尔,这般的盛世光景长久些才好呢。”

  刘知谨亦是有所暗指,云里雾里的说道。

  他二人一个文臣一个虎将,居然搀扶着进了天然居的大门,李兴军刘知谨相视而笑,把臂进入酒楼。

  看得围观者一头雾水:这两人感情这么好不是传闻他二人向来不和吗?

  不多时,各地平常不多见的封疆大吏相邀而至,各地的豪商也是接踵而至,云南有名有姓的大家族都想方设法搞到了一张请帖,就算真的是不打算买些什么,那些大家族也要过来混个面子不是。

  不然以后出门一聊天,您家参加了天然居的拍卖会吗?

  有!幸会幸会,老哥家里面是这个啊,然后竖起了大拇指。

  没有?原来你家说多么多么阔绰,全都是吹出来的,连个拍卖会都没参加过的土包子,再会。

  沐正恩也是草草的进入了酒楼,坐在了酒楼的主位上,等着好戏的开场。

  虽然今日他也不想亲自上场,一个国公爷为了些许的铜臭味,居然亲自赤膊上阵,传出去名声都不好听。

  但是转念又一想,如今云南的财政已经危机到这个地步了,军饷都快发不起了,还要面子有什么用?快点想办法解决金兵才是出路。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左右,熙熙攘攘的人群终于是差不多到齐了,幸好不时的有仆人将瓜果茶水送上。

  大家也没有闹僵开来,毕竟这里有这么多大佬坐镇,随便一板砖丢过去都有可能砸中一个知府两个县令什么的?

  还有旁边的杂役奴仆,一个个都是虎背熊腰,看起来凶神恶煞的,谁敢去招惹他们,这些家伙绝对是从军队里面出来的,全都是血勇之气。

  少倾,正主儿沐川终于是上线了,澳门首家赌场上线了,再现美少年沐川沐世子现场发牌,啊呸!

  沐川抱拳对着全场,各位来宾行了一礼,然后亲自拿了个铁皮大喇叭说道:

  “见过诸位叔伯还有亲朋好友,沐川这里有礼了,在座的各位叔伯好友同僚非富即贵,这一点沐川自然不必再多说什么,只是沐川想问诸位一句,什么样的人才能称得上有钱?”

  台底下立即熙熙攘攘的叫嚷开来,虽然有些人自持身份,并没有参与讨论,但也架不住这里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啊。

  有卖皮货的,有搞走私盐的,靠着自家田地吃饭的大财主,达官显贵,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才都有。

  台底下就有人大声说道:

  “田地万倾,家财万贯,绫罗绸缎,出行就是宝马香车,便能称得上有钱吧!”

  又有人道:

  “这些都算什么?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身居高位,区区田地财宝唾手可得也。”

  那些个大佬们都没有开口,只是木然的看着这个沐国公沐少爷的表演。

  “错!大错特错!你们说的这些财啊,权啊能够让子孙能受益多少代?川儿说句得罪的话,诸位不必记在心上。

  若是尔等都化为了一抹黄土,若子孙后代都经营不善,就算是尔等曾经执掌天下,就算是尔等曾经家产万贯,不是全都给别人做了嫁衣吗?”

  死一般的寂静,大家都默默的思考着沐川世子的话,想从中推理出这家伙葫芦里面究竟是卖的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