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拯救大明朝 > 第九十四章家里没矿能叫有钱?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才有人大声提问道:

  “沐世子说的话虽糙但理不糙,也有些道理,但是阁下以为什么样的人家才能叫做有钱呢?”

  沐川自信的在台上踱步,缓缓的对着所有人说道:

  “家里面若是没有一条矿,那能叫富贵人家吗?”

  呃,沐川这一句话把众人都噎得不轻,在座的达官显贵这么多,也有不少的家族,自己掌管着几条小矿,还不如贩盐走私皮货来才更快一点,甚至搞些珠宝典当都比这个来财还快的多。

  采矿耗时耗力,要是矿石的品质不高的话,不知要耗费多少心血,这种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的买卖,并没有多少家族想要干。

  听到了这样没营养的话题,底下纷纷都议论开来了,要不是还有这么多大人物在场,肯定有不少豪强豪商溜之大吉了。

  “咝,还以为是什么大买卖呢,原来只是找我们开矿,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老李就不掺合了。”

  “就是就是咱们也没有干过开矿这一个行业的事情,俗话说得好,隔行如隔山,咱们还是不掺合好了。”

  “就算是大矿产,子孙后代也有开采完毕的那一天,沐世子实在是说笑了,家里面有矿怎么能称得上是有钱呢?”

  台底下都是议论纷纷,沐正恩,徐夫子,李兴军,孙之江这些个大人物纷纷是稳坐钓鱼台,专心致志的对付着眼前的美食良茶,仿佛此事是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

  刘知谨还有一众文武官员,还有地方豪强,都琢磨不透沐川的心思,如果仅仅只是为了几处矿产,那大家都可以打道回府了。

  沐川见气氛差不多烘托到位了,既然场子都热起来了,那就上主菜吧。

  于是拿起大喇叭用着蛊惑人心的声音说道:

  “嘿嘿,想必诸位都以为沐川小题大做了,不就是区区一些矿产吗?还费时费力不讨好,沐某就想问一句!

  一座能够开采上百年,每年能够出产几十万斤上百万斤的铜矿,哪个家族想要自己一口吞并了?哪位大人不想吃的满嘴流油?”

  沐川的话还真的不是吹牛,云南号称是铜矿之乡啊!

  铜矿在云南广泛分布,不过品味较低,开采历史久,开采难度比较大,主要集中于滇北区,最著名的当属东川铜矿了,现已建成东川、易门、牟定、大姚等4个大中型铜矿生产基地。新平大红山铜矿,探明储量155.64万吨。

  沐川的话顿时勾起了这些大人物们的馋虫,若是几百上千两白银这些大人物也能做到一笑置之,几十万斤甚至上百万斤的铜料,那可是价值十几万的白银啊!

  更何况这些矿石还能够釆上百年之久,哪怕是打个对折,也能够采上50年这笔买卖真的是做得了。

  不过,虽然有这么多大人物背书,但谁又能保证这个不是骗局呢?要是咱们一不小心听信了沐世子的话,结果人家拿了钱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自己找谁哭去?跟云南最大的军阀谈钱袋子?那不是自己送上门去找死吗?

  沐川此话一出,整个会场顿时又寂静的无人作声,怀疑,不屑,兴奋,焦虑,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不同的神色。

  这时,沐川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早就安排了一些托,在这些尴尬的时候打破这个气氛。

  有人道:

  “沐世的话吾等自然是信得过的,但此事干系重大,沐世子若想把这些矿卖给我等,但是我等就算是倾尽家财,也未必能够买得起,又怎么能给子孙开采上百年之久呢?”

  “就是就是!”

  “吾等如何能听之任之,此事牵连财物甚多,如何能轻信之。”

  这些人说出了大伙的心声,不少人都是暗暗的点头,看着台上沐川世子的表演。

  沐川笑道:

  “沐川知道诸位叔伯心存疑惑,甚至不信沐川之言,生怕沐川坑害了诸位叔伯,本世子都能够理解,

  所以本世子今天就不卖矿了,本世子卖这些铜矿的开采权,今日本世子打算卖出去10个铜矿的开采权,拍卖之前先请大家看一看我们这些铜矿的成色,来人!上东西!”

  便听得有人在偏厅应了一声,是后台熙熙攘攘的上来了一群汉子,甚至还有人把一座高炉搬上了台来,还有些人推着煤球就进了台中央。

  众人正自奇怪,便见到每两个仆人一组抬着一个精致的木箱,轻手轻脚的走到沐川身前,将木箱轻轻放在地上,共有二十个仆人,十个精致的箱子摆在大家的面前,箱子上面都大写着从一~十的数字。

  沐川随意伸手打开其中木箱的盖子,从中取出一物,然后拿起来给大家看了看,便说道:

  “这个十个箱子装的正是铜矿石,刚刚600里加急从滇北运了过来,里面的矿石都是刚采上了不久,大家若是还不信的话,在下可以现场为大家冶炼这些铜矿石。”

  “咝,居然连铜矿石都有,难道咱们云南真的有大矿?快冶出来试试。”

  “现在还不能轻易下结论,再看看吧。”

  “沐世子说的是卖开采权,又是怎么个卖法呀。”

  沐川笑道:

  “很简单,在下这里有两个箱子,一个箱子里面装的是这十个铜矿的号码,另一个箱子里面装的是承包铜矿的年限,三年!五年!十年!

  抽出了号码和年限之后,就可以开始拍卖了,拍下了这些铜矿的矿主可以现场开炉煮矿,也可以到我们酒楼后院寻个僻静处冶炼铜矿石,七日内可无条件退款,诸位明白了吗?”

  沐川挥了挥手,这时有两个奴仆,一人抱着一个木箱走向了观众席。

  “停!”

  沐川闭着眼睛倒数了十下之后,募然喊停。

  这两个仆人一个人停在了一名知县面前,另一个人停在了一个身穿绫罗绸缎的富商面前。

  二人齐声道:

  “请爷抽一下!”

  顿时,大家把目光看向他们四个人,于是这人不好推脱,只好笑着把手伸进了大箱子里面,然后每个人都在里面抽出了一张薄薄的木板,木板用红纸封盖着。

  “谢谢爷!”

  那个知县和富豪只好把手中的木板递给他们两个人。

  二人恭恭敬敬的从他们手中接过了木板,然后小跑走上了台中央,把木牌递给了沐川。

  沐川先撕掉了一张红纸,然后看到上面赫然写着五年开采权,然后又撕开了另一张红纸,却发现上面写着4号铜矿/每年售价六万两。

  沐川笑着:

  “现在拍卖第一个铜矿,三十万两起价,价高者得,顺便一提,这些个拍卖的铜矿都在我军事基地的保护下,就是前几日挑着6000金兵人头进昆明的那些土兵们,会保护你们拍卖下的铜矿,不需要担心有人会暗中使坏。”

  这……不少人都眼巴巴的看着沐川的牌子,七天内无条件可以退货,若是这些铜矿真的是一年能够出产八十万斤铜料,那每年就有10万以上的银子进账。

  实在不行还能将铜料铸成钱,是铁定亏不了的买卖,更何况还有那群彪悍的盟军看家护院,天底下真的有这么好的馅饼吗?

  大家伙都蠢蠢欲动,不少人站起又坐下,目光死死的盯着沐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