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拯救大明朝 > 第一百三十一章战前的布置

  这个时代,这个西南小城的房屋构造很有江南韵味,无论大户小户人家都是青砖白墙和木制屋梁结构。

  尤其是大户人家更是雕梁画栋,很漂亮。但在红衣大炮的轰击中,这些房屋却是犹如纸糊,绝对不能成为藏身之所。

  沐川却不担心,因为这一次他并不打算跟金兵硬拼,而是想把他们放进来,再关门打狗。

  就金兵那个炮火的准头,还能一路推着红衣大炮打进整个乌撒卫城?估计都打不到半路就会消耗完他们的库存吧。

  等前线的友军全部换防完毕,沐川才派人入驻阵地。

  沐川发动了整个军事基地,上万人紧急的开始布置阵地,他也没有告诉自己队友们想要打巷战的想法,不然绝对会被那些人当成疯子。

  可是,沐川却知道!事实上,在未来,强大美国牛仔,可谓将士兵武装到牙齿,可在他们经历过的巷战中,也依然被拿着简易冲锋枪的当地散兵游勇们打得屁滚尿流!……

  巷战中最可靠的是什么就是无处不在的侧射火力!不直接跟你接触,从背地里偷袭你,搞得你烦不胜烦,军心溃散。

  沐川并没有花费多大的功夫就弄到了整个乌撒卫城的布防图。

  好在乌撒卫城的百姓早就被沐川他师傅给驱逐走了,大家都不想再上演王庄的悲剧。

  沐川站在城墙旁边的门楼这里,这块地方他是准备炸塌地,毕竟这里可以居高临下俯视着整个乌撒卫城内部的情况。

  城内,军事基地的兄弟们个个都在扛着沙包布置着公事,还有人拿着大铁锤,将一个个弄堂和江南别院的房间给打通来。

  华夏人!特别是江南人,他们会将房子的使用范围用到极致,每一处空地都尽量不会让它留下缝隙。

  所以整个西南小城内的房屋都是一排排连着,不少别院都是由青石砖搭建而成。

  沐川害怕金兵采用火攻,特意用沙包形成了一条条隔离带,金兵想要烧一片房子倒是没问题,但是要点燃整个乌撒卫城,那就要问问明军手中的火铳答不答应了。

  对于那些全木结构的房子,全被沐川下令给拆卸了,要么用来做城防工事,要么直接堆积着送去后方了。

  世界上最惨烈的一场战役和巷战是哪场战伇?

  斯大林格勒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苏德战场的转折点,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

  单从伤亡数字来看,该战役也是近代历史上最为血腥的战役。

  双方伤亡估计约二百万人,参与该场战役的人数也比历史上的其他战役都来的多。

  尽管军事基地的士兵们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可是依旧干劲十足的加入了修缮工事的队伍?

  不仅仅是上头的命令,更是对他们自己的负责。

  无数的街道被封堵了起来,只留下了一条主干道。

  旁边的青砖房屋被人用铁锤给打出了几个窟窿,然后又被他们仔细的放了回去。

  在乌撒卫城几个大宅子的空地内,被架好的一排排军绿色的小炮就立于庭院之中!

  虽然些小炮的口径不大,可是没有一个明军士兵敢小瞧于它,全都是仔细认真的检查着小炮。

  迫击炮是属于曲射炮,只要找好射角比较宽广的地方,就能给予敌人痛击。

  沐川为了防止敌人突破到乌撒卫城的中心,决定靠着这些炮火封锁金兵前进的道路,密集冲锋对于迫击炮来说,简直就是送菜。

  就在明军紧锣密鼓的安排之时,城外的五省总督洪盖阳也是把手下全部叫过来一阵破骂。

  先斥喝了负责外围巡逻的斥候营,然后罢免了几位作战不利的千夫长和牛录,这才稍微平息了怒气。

  洪盖阳冷声道:

  “都是无能的废物,连一个小小的乌撒卫城都拿不下,难不成还需要老夫亲自带兵冲锋不成?那还要尔等又有何用?

  不如由老夫奏请圣上,去掉尔等项上人头,然后由老夫亲自带兵冲锋如何?”

  就连洪盖阳的心腹爱将赵布泰此时都不敢触这位大人的霉头,大家都是搭耷着脑袋听着这位大人在训话着。

  训斥了诸将半盏茶的时间之后,觉得无趣的洪盖阳终于是开口了。

  洪盖阳冷笑道:

  “我军猛攻数日,明军早已疲惫不堪,哪怕是沐川小儿今日来援。

  亦是抵挡不住我等天兵煌煌之威,明日只攻东西城门,放弃攻打南北城门。”

  这时,身为洪盖阳狗腿子赵布泰很不识趣的叫嚷着:

  “督师,明军杀死了我们这么多弟兄,怎么能够轻易放过他们呢?为何不四面围城,将明军全部扼杀在此城。”

  洪盖阳很满意自己这位捧哏的队友,自己的这位心腹爱将总能让自己找到装逼的乐趣。

  “哈哈!诸位将军,华夏孙子兵法有句名言,叫“围三阙一”,而所谓的围三阙一,其实也应该叫围城必阙。

  意思是强调包围敌人时要虚留缺口,就像此刻我大军攻击乌撒卫城。

  如果采用四面合围城市的策略敌人,就可能促使对面的明军来个拼个鱼死网破的决心。

  相反,如果故意留一个缺口,就可能使对面的明军在逃跑还是死战之间摇摆不定,同时也使得明军士兵斗志涣散。”

  再场的汉人将领谁不知道这孙子兵法,只是那些蛮族将领却将洪盖阳奉若神明,不知道还以为是洪盖阳这孙子写的孙子兵法。

  洪盖阳又笑道:

  “布泰,到时候我们需要一支伏军,掩杀明军溃败的队伍。

  你麾下的生奴军和镶黄旗兵士几经折损,已是疲惫不堪,先去北山,休养生息片刻。

  然后在乌撒卫城北门布下埋伏,便由你来做这只伏军吧。”

  赵布泰欣喜过望,几次进攻乌撒卫城,他麾下的部队已经立下了无数战功,现在又捞到了追杀溃兵的好差事,这不是天上掉下的大馅饼吗?

  旁边的中高级军官都羡慕的看着赵布泰,谁叫人家不仅仅是镶黄旗的满人。

  赵布泰更是洪盖阳的心腹爱将,又会这么做人!

  大家也只剩下心里面的羡慕罢了。

  一边的金兵也是磨刀霍霍,准备一鼓作气拿下乌撒卫城。

  另一边的明军也是枕戈待旦,紧敲锣密敲鼓的准备着,这是一场最强之矛和最强之盾的较量。

  乌撒卫城,这是注定会撞个头破血流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