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拯救大明朝 > 第一百三十四章王钢蛋的复仇

  范九安心有余悸的瞧着乌撒卫城,尽管他的部队已经退到了城墙脚下,可依旧像一只没头苍蝇一样疯狂的乱窜着。

  金兵的三万人马早已经占据了整座乌撒卫城的东西城门,洪盖阳就在西城门不远处重新搭建了帅帐。

  范九安遭逢大败,无奈之下只好前来洪盖阳的帅帐内禀报。

  范九安一进帅账纳头就跪,悲声道:

  “奴才无能,轻敌冒进,不料遭到了明军埋伏,弟兄们死伤了七百余人,还请总督大人责罚。”

  洪盖阳冷沉着脸,从书案上拿起一条皮鞭,劈头盖脸的就朝着范九安狠狠的抽了好几鞭子,将他脸上打的是一条条血痕,触目惊心。

  范九安只好老老实实的承受着,心里面非但没有丝毫不爽,反而放下心来。

  总督大人肯打他,代表着他觉得自己还有用处,生受着就是!不过是给外人做做样子罢了。

  洪盖阳冷目相对,然后沉声问道:

  “说,把事情的经过仔仔细细的讲清楚。”

  范九安不敢啰嗦,赶紧把自己到内城的见闻,告诉了洪总督,包括他将自己士兵损失了七百余人,却被敌人打得晕头转向的消息告诉了洪盖阳。

  洪盖阳冷声道:

  “从未听说有如此战法,居然将敌人引入城内与之决战,没了这城墙天险地利,李兴军拿什么跟我斗?

  阿木拉古,调三个固山阿真统领,三个汉八族统领入内城清剿明军,两日后,我要看到咱们大金的龙旗插在乌撒卫城的内城中心。”

  明军居然放弃城墙和自己打巷战,在华夏战场上千古以来,不曾听闻有如此的战术。

  洪盖阳知道自己再派小股部队偷袭肯定会被藏在巷子里面的明军一口吞下。

  于是他一口气抽掉了六个统领,四万多人一起进攻明军内城。

  明军在城墙上都挡不住自己,如今却想凭借这些青石小巷挡住自己,这不是白日做梦吗?

  洪盖阳看着不远处的乌撒卫城内城,不由的如是想到。

  乌撒卫城内,一家稍微大点的酒楼内,大概一个排的战士在清点伤亡,因为事发突然,他们这一波偷袭并没有损失多少人马,反而干掉了七百多金狗。

  在弄堂街道边还有金兵撤退时,没来得及带走的士兵。

  王钢蛋小心翼翼的提着火统在他们身上又捅了一个窟窿,有些还没有死绝的金兵,慌恐的朝着旁边爬去。

  甚至还有人跪地求饶,讲着汉语向王钢蛋的求饶,王钢蛋对这一切熟视无睹。

  他轻描淡写的挑了几个枪花,白色的刺刀捅了进去,带出了一串溅起的血花。

  班长看到了王钢蛋的动作,露出了赞许的笑容,然后对旁边的士兵吩咐道:

  “瞧见了没有?都学着点,对敌人一定要狠,等下尸体都给我丢到主干道上去。

  反正咱们的作战区一定不能留下尸体,万一不小心染上了瘟疫,大家都得死。”

  “是!”

  巷战,每一寸土地,每一个房间,每一条街道都是战场,这里不需要俘虏,只有生或死,前进或后退。

  在王钢蛋的带领下,军事基地的士兵们又将几十个还没来得及撤走的金兵给挑死了。

  他们没有时间精力抓俘虏,上面的长官也说了,这一战不需要俘虏。

  随着洪盖阳的一声令下,一队又一队装备精良的金兵,朝着内城进发。

  并不像人们想象中那样,金兵仅仅是依靠这大刀长矛就打败了云南的明军,实际上他们也有精锐的火炮和装备精良的火器军。

  并且每个固山额真统领,手底下都会专门组建一支身披银甲和铁甲的突击部队,在马上他们是所向披靡的重骑兵,明军的火铳在三十步外,根本就打不穿他们身上的盔甲。

  等到三十步内的时候,他们只需要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可以尽情的收割明军的性命。

  而洪盖阳手手底下近万乌巢真哈的部队火铳火炮的装配率甚至高于了装备精良的明军。

  为了打垮内城之中放冷枪的明军,洪盖阳愣是抽掉出来了一只与之对抗的火铳兵部队。

  乌撒卫城内,千篇一律的白墙黑瓦,房子与房子之间挨的紧紧的仅供两人并排行走,就连弄堂也不会超过一米宽,金兵们缓缓的朝着内城探索着。

  “嗞溜!”

  突然金兵的队伍中出现了一抹白烟,不明所以的金兵们,还奇怪明军为什么朝他们丢烟花?

  “呯隆隆!”

  手榴弹爆炸的破片,瞬间就掀翻了七八人,军事基地生产的原始手榴弹若放在平地上,想造成一两人的伤亡都很困难。

  可是在这种狭隘的小巷子里面,这种手榴弹却爆发出了惊人的威力。

  旁边的砖瓦石子都成了这手榴弹的帮手,肆虐的收割着小巷子里面的金兵。

  “哒!哒!哒!”

  伴随着手榴弹的爆炸声,随之而来的是金兵们熟悉的爆豆声,明军们不用太过于刻意的瞄准。

  乌撒卫城这样的特殊地理环境还不算为过,要是金兵知道后长大上海的情况,那才觉得知道什么叫绝望。

  人口膨胀至千万以上的大上海更是将房屋的利用率达到一个可怕的地步。

  在房地产业还没兴盛起来那个时代,一家六口挤在一间不足三十平米的房屋中生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乌撒卫城本就不宽的弄堂里塞满了各家各户的生活用品,别说什么一米宽了,并排走上两个人恐怕都得先搂着肩膀。

  精明的华夏西南人,从来不会浪费自己的生活空间,房屋建得紧密一点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在狭小的巷子里面射击,不过二三十米的距离,哪怕是盲打估计十枪也能够打中两三枪。

  明军们如同地里面钻出来的鼢鼠,弄堂,民居,酒楼,画坊,青瓦屋的房顶。

  四通八达的小巷子里面,他们拿着手中的火铳朝着金兵射击着。

  金兵人数的优势在巷战中反而成了累赘,你再牛逼再厉害!只能两个人过的巷子,你几万人来也是白搭。

  老子四五个枪手在街道旁边守着,能够给打的你爹妈都怀疑人生。

  啥?

  还有不怕死的楞头青居然玩冲锋?真当老子的手榴弹不要钱呀。

  金兵们苦不堪言,他们承受着巨大的伤亡,朝着明军发动的攻击。

  他们的确是悍勇,他们的确是不怕死,可是他们死的实在是太窝囊了。

  狭小的巷子里面堆砌着一层又一层的尸体,有些金兵甚至需要踩着自己的同伴尸体朝着明军发起冲锋。

  金军中,最为悍勇不过的生女真奴一族也被打崩溃了,他们宁可面对着身后同胞的刀枪,也不愿意再发动冲锋了。

  金兵第一次和明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每一座民居,每一条街道,每一个小巷都是他们的战场。

  当金兵的伤亡数字递到了洪总督面前时,洪总督差点当场就被气晕过去了,不过也吐了好几口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