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拯救大明朝 > 第一百三十八章赵布泰的放手一搏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在乌撒卫城之上,斑驳的城墙下躺了一地萎靡不振的金兵。

  “人呢?怎么就剩这么点人了,明军真的是恐怖至此吗?”

  经过一夜的奔波,洪盖阳就站在乌撒卫城的城墙上,俯视着城墙下面的士兵呢,原本入城的四万多人仅存的硕果全部在这里。

  洪盖阳凄惨笑道:

  “臣,有负皇恩,此战之败,皆系于吾,洪某…好恨。”

  “蹭蹭……”不远处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赵布泰带着一众亲卫,气势汹汹的来到了洪盖阳的面前。

  还未等洪盖阳开口,赵布泰就率先说道:

  “洪公,何至于此?当日洪公点了末将的兵,难不成是只打算带着末将打这败战的?

  既然已经打到这个地步了,咱们不如放手一搏。”

  赵布泰虽然带兵在北山休养,可是时时刻刻都在观摩着乌撒卫城内的情况。

  他得知藏在其中的明军对那片密密麻麻地形无比复杂的民居无比熟悉。

  而他们明军对于追击逃窜的速度无与伦比,更可怕的是,他们会躲在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角落开枪。

  而自己的士兵,却只能站在大街或小巷里当成活靶子,因为他们没法进入每一栋房屋,甚至就算是进入了。

  也无法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或者是说不能保证搜查过后,那栋房子里就不会有明军的存在。

  金军南征北战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没有碰到过这种巷战的打法,在明军近代军队顽强的抗击下,简直就是寸步难行。

  那些该死的明人建造的房子,实在是太密集了,他们很轻易的可以从一栋房子进入另一栋房子而不被人发觉。

  如果,派出自己手头上所能拥有的所有兵力对这片区域进行逐屋逐屋的搜查并前进,或许是最好的方式,

  但是,这样会让他们承受更大的伤亡。

  赵布泰大手一挥发狠的说道:

  “用火攻!乱战就要乱打,把火炮全部运上城墙,既然已经乱了,咱们就让局势变得更乱。

  明日便发动决战,成与不成咱们就赌这一把了。”

  洪盖阳兴许是被这位名将的自信所感染了,同样是无比豪迈的点了点头说道:

  “好!老夫在赌这最后一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若是不成,老夫亲自去燕京向圣上谢罪。”

  原来乌撒卫城上面的火炮都被明军给拆除了,实在带不走的就炸掉了,想要把大炮搬上城墙,谈何容易,金兵费了一天的功夫终于是把一些较轻的红衣大炮搬上了城头。

  明军的侦察兵也发现了这一个情,可是光天化日之下面对数万金兵的严阵以待,他们根本就拿金兵没有任何办法。

  沐川和洪盖阳双方都清楚,这所谓的红衣大炮,但无法对城内的民居造成太大的伤害。

  这些大炮的动能不足以打穿好几层青砖瓦房,然后打到房子后面的明军。

  沐川估计只有那种倒霉到喝凉水都能塞牙的家伙才会中着这等大奖吧。

  不多时,乌撒卫城开始升起特别浓烈的烟雾,金兵开始焚烧,乌撒卫城内部的建筑。

  沐川身处内城,却并不担心乌撒卫城的火势,别说城内随处可见的水井,就算是明军站着不动让金兵烧,估计也没啥用。

  别看江南民居挨的很近,屋子里不仅门窗就连屋梁用的都是可以燃烧的木头。

  但每家每户的外墙用的可都是青砖,尤其是每家每户之间那堵高高耸立的马头墙。

  可不是用来防贼的,而是用以防火的,足以保证一家起火而不用殃及池鱼。

  不像倭国的民族特色木屋,天干物燥的时候,一家走水,就能将这一片挨得极近的民居化成一片火海。

  江南小巷那别致的青砖瓦房是中华民族数千年来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智慧。

  不仅如此。

  乌撒卫城外拥有一条平均宽度为四五十米的曲江,东西南北四门还建造有四个水门。

  四条河道甚至在乌撒卫城内蜿蜒,成为城内居民吃水用水的最主要来源,那个时代可没有什么自来水,靠的就是这种自流水。

  丰富的水系让火焰很难烧完一栋房屋之后再将另一栋房屋用高温给引燃。

  同时,明军还特别挖出了新鲜的泥巴,填堵通道,设立防火带。

  空气中弥漫的水汽也将墙壁和房屋都浸湿,大大降低了因为温度升高就燃烧的可能性。

  赵布泰并不是想靠火攻就能够打败明军,他只是想把这趟水给搅混了。

  金兵们把一堆湿润的木材,还有那些没干枯的树叶都搅和在一起,顿时起了滔天巨烟,瞬间弥漫了整个城市。

  “呯!呯!呯!”

  从天明,一直到天黑,金兵一昼夜都在让人不停往城内放火放浓烟,湿润的柴火爆发出来无比的威力,虽然他们并不能伤人,却能让前线的明军苦不堪言。

  金兵费了牛鼻子老劲这才将红衣大炮搬上了城墙,红衣大炮终于开始发言。

  红衣大炮的前膛实心炮弹打在了青砖上面,效果倒是杠杠的,却没有对明军造成多大的伤亡。

  看见金兵如此嚣张,明军也不停的朝着他们放冷枪,哪怕是打不中也要吓唬吓唬对面的金狗。

  虽然双方弄出来的动静都比较大,可是并没交手,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

  重新振作精神的李兴军带着剩余的明军一众高级将领,齐聚内城。

  沐川又看到了那个倔强的小老头,眯着眼睛笑道:

  “师傅,川儿可是替你挡住了金狗两天,徒儿杀的金狗可不比你少了哦。”

  李兴军闭着眼睛笑道:

  “老夫不出山,你小子就狂的没边了,真当我收拾不了你这小猢狲了?你爹可是曾经答应过我,可以随便管教你,只要不打死打残就行,要不现在老夫就试试家法。”

  “别,师傅怎么能跟徒儿一般见识呢,我知错了,认打认罚都行还请师傅消消气。”

  沐川随意的开了个小玩笑,让尴尬的众人好受了不少,他们五万人居然挡不住二十万金狗,沐世子还靠这区区一万多人硬抗了金狗两天。

  孰高孰低,立刻判明高下。

  沐川又道:

  “金狗这一日来都在搞着小动作,不知用意何为?”

  李兴军言道:

  “连日来,金兵都承受着非常高的伤亡,估计他们也受不了了,如今小动作不断,只有两个可能。

  要么他们决定放手一搏,要么他们决定,灰溜溜的夹着尾巴滚出咱们云南。

  以洪盖阳他的性格来看,这老货绝对不会轻言放弃。

  明日,老夫料定必是金兵总攻之日,明日便是咱们胜负手的关键了。”

  PS:感谢智商等于零书友打赏100书币,感谢书友萌化@无情打赏了399书币,无以为报,唯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