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拯救大明朝 > 第一百五十五章金狗残军

  沐正恩虽然是个老实人,但是他也没有反驳沐川的提议,金狗自己为了吓唬咱们云南的军民,号称了五十万大军,结果出师未捷身先死,云南百姓笑开颜!

  这时候不痛打落水狗,还给他们开脱不成?沐川决定在打败金狗之后,给他们专门编写一本金史,好好的秀一波操作。

  沐川又对沐正恩言语道:

  “爹,咱们又一次打赢了金狗,这是靠着无数大明将士,浴血奋战得来的结果。

  不是靠那些文官的嘴皮子打赢的,所以咱们又要搞一次大阅兵,让百姓们知道谁是最可爱的人。”

  “谁是最可爱的人……”沐正恩嘴里面喃喃的复述着这句话,然后拳头一握,这才郑重的说道:

  “川儿,你之前跟我说过那个勋章的事情,这一次咱们就把它给落实了,但凡是参加了这次战役活下来的士兵,每个人都颁发一个三等功银质勋章。

  但凡是为我大明战死的士兵,全部每人发放一个二等功银质勋章。”

  沐川亦是附合道:

  “敢为我大明江山驰骋沙场,马革裹尸还的勇士,才是真正的好男儿。

  什么东华门外唱名就让他作古吧,咱们大明的百姓眼睛是雪亮的,谁对谁错是非功过自有历史评说。”

  沐正恩又道:

  “川儿,上次你们搞的那个阅兵很好看,特别是后面唱的那首军歌,为了谁!老夫一把年纪了,都差点被你这兔崽子给感动哭了,这次是不是还再唱一次?”

  “唱,当然要唱!孩儿还编写了一首新曲,到时候一定要给云南百姓一个惊喜,让他们知道我们大明将士的英勇是靠血和火打出来的。”

  沐川迷之自信的说道,后是大中华那么多出名的军歌,作为一个历史文抄公来说不抄一点怎么对得起大明呢?

  沐川看了一眼父亲又看了一眼,旁边一脸不高兴的母亲还有老太君,赶紧陪着这两位老人家说话去了,毕竟沐川好久没回来了。

  肯定要陪着这二位好好的唠叨唠叨家常,沐老太君还一个劲的怂恿沐川,关于重孙子的事情,沐杨氏在知道自己儿子开窍了以后,倒没以前那么着急了。

  ……

  贵州云南交界处的一处深山老林,一支狼狈不堪的大军终于走出了深山老林,他们身后不远处还有狼啸声。

  洪盖阳花白的头发更添上了几分惨白色,他有些惆怅的看着身后的大军,这几天快把他们折磨疯了。

  丛林深处无处不在的陷阱,随便踩空一脚就是掉落万丈深渊,到处都是亚热带丛林中的蚂蝗,蚊子。

  在晚上的时候甚至会遭遇狼群的袭击,有时候碰到了熊瞎子的老窝,那乐子就大了。

  赵布泰这位名将有些沮丧的说道:“儿郎们的折损都很大,咱们十万大军能够出了这片丛林的不足八万人马了。”

  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洪盖阳并没有太过于惊讶,只是扯着胡子说道:

  “我军虽然遭逢大败,但是好歹保住了精锐部队,只要再给老夫一两年的时间,我可就可以靠着他们,拉起一支真正五十万人的部队,布泰!对于这场败战,你有什么看法吗?”

  赵布泰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道:

  “明军变强了,他们甚至变得不怕死了,尽管战力并没有提升太多,但还是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洪盖阳点了点头,然后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是啊,他们开始变得不怕死了,这和以前的明军部队根本就不一样,以往我们只要击溃他们那一成的精锐部队,就能取得大胜!

  可是这一次却大大不同,我们对面的明军至少付出了一半的伤亡,还在顽强抵抗着。

  他们甚至能够靠着巷战,把我们拖死在乌撒卫城。”

  赵布泰和洪盖阳都是第一次面对这么顽强的敌人,或许太祖起兵时的部下也能打出这样的战绩来。

  但是现在金军自己内部绝对找不出伤亡五成还能坚持下去的部队了。

  洪盖阳甚至自问自答的说道:

  “难不成…这云南恢复了秦朝的军功爵制度,才让对面的明军奋不顾身,死战不退。

  不可能……昆明连个皇帝都没有,谁能这么做?谁敢这么做?”

  赵布泰也是瞳孔一缩,虽然他是大金朝的名将,但他也听说过前秦的传说,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关中老秦人的一声呐喊,试问天下谁人敢挡?秦国纵横于天下,就是靠着军功爵制。

  后来秦朝怎么崩溃了?就是因为胡亥并没有好好的执行军功爵制,直接失信于老秦人,这才让千古第一的帝国轰然倒塌。

  “哒哒哒!!”

  不远处尘烟飞起,平西王吴三桂亲自领着麾下的精锐关宁铁骑,押送粮草,赶往这边。

  “吁!”

  吴三桂在百步开外就勒住了马头,他身后的骑兵部队们也顺势放缓慢了速度。

  吴三桂三步并作两步,快速的来到了洪盖阳面前,这两位大明帝国数一数二的大汉奸,互相尴尬的看了一眼。

  最后还是赵布泰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于是小声道:

  “平西王,洪总督,咱们还是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谈一下吧,这一次陛下的怒火,估计轻易平息不了,咱们可躲不过这顿板子了。”

  洪盖阳和吴三贵都点了点头,他们也知道,如果互相甩锅的话,可能会落下一个两败俱伤的场景,到时候大把的人等着上位,他们两个就等着被踩入烂泥吧。

  吴三桂和洪盖阳,赵布泰几人找了个军帐,这三个人各自惆怅的坐在一张简陋的木凳上。

  吴三桂率先开口道:

  “本王的关宁军在贵州已经接连败了好几战,贵州的白莲教得到了大量火器。

  凭借深深的壕沟和火器的犀利挡住了本王麾下的精锐部队,并让本王损失惨重,连本王都被逼到贵阳府下,不敢出战。”

  洪盖阳不敢置信的看着吴三桂,前些天他还是捷报频传,眼看就要平息整个贵州的战火了,没想到他们也落到了这个下场。

  赵布泰亦是惭愧的说道:

  “唉!我们征南大军也是损失惨重,丢掉了大部分的物资和民夫,就带着不到八万残兵逃出了云南。”

  洪盖阳只是一声叹息,然后说道:

  “一切只能恭请圣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