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拯救大明朝 > 第一百七十八章土司叛乱(四更求收藏)

  金人使者一字一句的说道:

  “吾必奎首领,我们不奢望你能彻底打败大明朝,只期盼你能拖住云南南蛮子的步伐,因为我们,大金的战神马上就要出征了,你心里可有数?”

  大金战神!!吾必奎瞳孔剧烈一缩,大金战神的威名他早有耳闻,那是建立在无数大明将士尸骨上夺来的勋章。

  土司中,最精锐的士兵还属贵州白杆兵,可是这样精锐的士兵也败在了大金战神的手上,大明最后一支戚家军也倒在了那块战场。

  浑河血战…

  吾必奎点点头说道:

  “好,雄安府已经完全被我们吐司的士兵给渗透了,只要我们一举反旗,轻而易举就可以打下雄安府。

  只不过你们答应的好处,千万不能少我一分,某丑话说在前头,若是你敢耍手段玩心眼,老子不介意剜出你的心脏祭奠彝族之神!”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鼓噪声,仔细听完却发现是传令兵的到来。

  吾必奎和金人使者都是竖起耳朵,仔细倾听。

  “报!云南总督政令,各地士司添加盐铁税,各地宣抚司尽快凑齐税收,十日后统一上缴。”

  金人使者面露喜色,这真的是打了瞌睡就有人送来了枕头啊。

  吾必奎面露愤慨之色,闷闷不乐的说道:

  “大明残暴至极,居然还增加赋税,我彝族之人我还有活路?计将安出?”

  金人使者赶紧回答道:

  “吾大首领,咱们的计划可以提前了呀,如今明军居然出了这样的昏招,正好可以让咱们趁势而起,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吾必奎怒发冲冠,非常决然的点了点头,然后走出了营帐,一脸的阴霾。

  不多时,雄安府大多数彝族士兵被他这位宣抚使召集而来,其中还混杂着不少和他们通婚的汉族士兵。

  吾必奎站在高台之上,看着手下这群持坚报锐的士兵,他手下的装备都非常好。

  几次平定叛乱和支援曲陀关,那他们获得了精良的装备和巨大的政治声望,还有惊人的财富。

  吾必奎站在高台之上,大声的忽悠道:

  “山川之神的子民啊,你们看看那残暴的大明又朝我们彝族人亮起了獠牙。

  他们又要增加高额的赋税,这是要把我们勤奋的彝族人逼上死路啊,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办?”

  如果沐正恩在这里一定会破口大骂:

  靠……几次大战下来你们吃得满嘴流油,装备都换了不止一荏,银饷补给我们什么时候少过你们,现在稍微加点税你们居然反了。。。。。

  当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大明把你们当小弟罩了几百年了,你们怎么能这样做呢?

  “首领!下令吧!”

  “是啊首领!汉人残暴,我等已忍无可忍了啊!”

  “首领,率领我们占领雄安县城,抢夺粮食!然后把云南别的县府全部给抢了。”

  彝人群情激昂,一个个眼神里闪烁着贪婪的光芒,叫嚣着要打下雄安府,然后朝着周边扩散,一路打下整个云南。

  金人使者很是满意的看着彝人的表现,然后大手一挥就有大批的随从抬出了金银珠宝,摆在高台之下。

  金人使者的目光不由得看向站在石台之上的吾必奎。

  吾必奎我目光贪婪的看了一下台下的珠宝,虽然他也想把这批财宝给私吞了,可是这些东西是用来激励士气的,在大事面前他是分得清楚局势的。

  金人使者不可否认,这家伙强健的体魄的确吸引眼球,尤其是此时高高站在石台上居高临下气势雄浑。

  很是能让台下的彝族士兵们顶礼膜拜,陡然生出无穷想信心!

  吾必奎高高举起粗壮的手臂,大吼道:“汉人残暴,令我等彝族百姓食不果腹、衣不遮体!如今更是增加赋税,民不聊生。

  另外,我们的耕地给抢占,我们的山林被强占,我们的溪流湖泊被强占。

  若是我们继续软弱下去,终有一天我们的女人会被抢占,我们的孩子会成为奴隶!

  我们彝人世世代代生长在这片大山里,这是上苍给予我们的恩赐,谁也别想从我们的手上夺走!

  现在有汉人霸占了我们的山岭,破坏了我们的山川水脉耕田,威胁到我们的家园,我们怎么办”

  “杀死他!”

  “杀死他!”

  “杀死他!”

  若是沐川知道这个彝族首领居然这么会搞宣传的话,绝对会把这个人调掉去军统局,敌后策反工作!

  这么牛逼的口才不去搞传销,实在是太浪费了。

  彝族是古羌人南下在长期发展过程中与西南土著部落不断融合而形成的民族。

  在六七千年前,居住在我国西北河湟地区的古羌人,开始向四面发展。

  其中有一支向华夏的西南方向游弋。到3000多年前,这支向西南游弋的古羌人以民族部落为单位。

  在华夏的西南地区形成“六夷”、“七羌”、“九氐”。

  即史书中常出现的所谓“越嵩夷”、“青羌”、‘‘侮”、“昆明”、“劳浸”、“靡莫”等部族。

  当古羌人游弋到西南时,西南地区已有与其先后到达的两大古老族群——百濮族群了百越族群。

  古羌人到西南后,他们了百濮、百越长期相处、互相融合,并吸收和百濮、百越的南方文化。

  魏晋以后,昆明人与焚的融合发展为对僚人的融合。汉至六朝,汉文史籍把云南东部、贵州西部、四川南部的主要居民称为叟人,有时则以叟、濮并列。

  隋唐以来,彝族先民地区有乌蛮与白蛮的分化,乌蛮系由昆明部落发展而成,白蛮系以叟、濮为主体,并与其他民族融合而成。

  “好,这一切都是汉人的错,咱们现在只能艰辛的生活在这穷山恶水里,眼看着汉人在我们的家园里享乐!我们能不能忍”

  “不能忍!”

  “不能忍!”

  “好!”吾必奎见到士气已然提至巅峰,他亦知道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大喝道:

  “现在,就让我们打下雄安府,将霸占我们山岭水脉的汉人剥皮拆骨、枭首斩杀!

  然后攻占昆明城,攻占曲靖府,攻占曲江,我们划地为王,再也不许汉人还来欺压我们!

  我们彝族百姓的安全就掌握我们彝族男人的手上了,大家跟我杀光汉人。”

  沐川评论:您老人家的被迫害妄想症已经到了晚期,建议转院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