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拯救大明朝 > 第十九章昆明生变

  沐川也知道了永历帝入滇的事情,人家已经坐镇了昆明半个多月了,还把自己老爹给挤了出去。

  听说老爹现在在昆明的日子很艰难,处处受人排挤打压。

  沐川眯着眼睛冷笑着看着倒了一地的俘虏,言道:

  “是陛下让你来接管我军事基地的军权?圣旨呢?”

  范承承脸色苍白的说道:

  “没有圣旨,这是本官奉了陛下的口谕,随后上面的文书就会下达,还不快给本官松绑。”

  毛线圣旨,陛下派我来试探军事基地,如果有可能的话老子就把你们这些傻乎乎的人全部给骗了,可惜你们这些家伙软硬不吃啊。

  永历帝也有他的考虑,万一沐川不接受圣旨直接来个造反,那他不就唱凉凉了吗?

  沐川摸着下巴说道:

  “咝,看来是你小子是欺君罔上,假造圣旨!来人给我拖出去砍了。”

  “别…别…!!你们不能杀我,我是内阁大臣之子啊,我爹是吏部尚书。”范承承凄厉的惨叫道。

  几个被绑的随从也是奋力的挣扎。

  沐川一指杨大柱,给我带去审讯室,看看这小子能扛过几道大菜,去吧!

  杨大柱领命,然后带着手下把这几个被绑的结结实实的人带去了审讯室。

  沐川忧心忡忡的说道:

  “永历帝那边有了动作了,就是不知道昆明那边还好吗?”

  李海彦拍着胸脯说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不怕他。”

  孙佑臣拍了拍沐川的肩膀笑道:

  “永历帝应该不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除非他想自毁长城。”

  “应该不会吧…”

  。。。

  新皇宫,永历帝很惆怅的看着自己的大臣和心腹宦官。

  没银子,说话一点也不硬气,自己手下跑去收买别人,全部是靠官职封赏。

  而且自己封的官职好像越来越不值钱的样子,让永历帝也是无可奈何。

  范政义低声道:

  “微臣知道陛下之难处,而且微臣有解决的办法,就是不知道陛下敢不敢拼一把?”

  永历帝眼前一亮,抓住他的手说道:

  “好!到底是什么办法?快说出来,朕一定会厚厚赏赐你。”

  他实在是受够了没有银子的日子,不仅自己传出去的旨意没多大效果,下面的人还一个劲的找自己要好处。

  唉!做人难啊,做皇帝更难呀。

  赵忠纯阴柔的媚笑道:

  “不知范大人有何高见呀?”

  范政义轻声道:

  “臣有一石三鸟之计!”

  “噢?何为一石三鸟之计?快快道来。”永历帝是眼前一亮,十分惊喜的说道。

  范政义徐徐说道:

  “寻个由头把沐正恩这个老匹夫给收押了,借此打击他在云南的声望,给他寻个由头和罪名!

  然后派兵抢占沐国公府,沐家二百余年积累的财富绝对可以让人眼红。

  另外,对沐正恩抓而不杀,借此排除异己,看哪些人会跳出来。

  此谓一石三鸟之计。”

  范政义说完之后缓缓退下,闭目养神。

  永历帝握紧了拳头,脑海中又回想起了之前来云南时的一幕幕场景,还有沐正恩拒绝了自己的好意没有迎接自己入川的事情。

  于是一拍桌子,冷声说道:

  “好,这件事情交给你去办,不要给朕办砸了,沐正恩不可杀!给我下手小心点。”

  永历帝也知道这样做是在刀尖上跳舞,可是得到的回报也非常的巨大,风险和利益并存着。

  况且,永历帝也觉得沐正恩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居然拿出去600万的银子抚恤民心。

  这事情让朕来做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让你去抢夺原本属于朕的民心?

  他嫉妒他恨,他甚至不会想到自己如果真有600万两银子,根本不会拿去抚恤烈士家庭。

  ……

  沐正恩这几日闲来无事,永历帝又派他出去联络了一下各地土司,准备邀请他们来昆明做客,确定他大明皇帝的正统性。

  沐正恩也正好奉命出去亲自上门找了几个大土司,几日的奔波劳累,这才回到昆明。

  沐正恩到了昆明西的正门,远远的便见到城门处排起长长的队伍。

  一群一群的兵卒在人群当中往来穿梭巡视,挨个检查,整个城门几乎堵的水泄不通。

  沐正恩略微皱眉,打马径自来到城门处,冲着检查的兵卒喊道:

  “诸位是哪一卫哪一营兄弟带队将军是哪位,可否引荐一下某乃是沐国公沐正恩,现有紧急事务需入城面呈陛下,还请诸位行个方便!”

  沐正恩看着这些守门的士兵和带队的将领都感觉有些陌生,毕竟这里是自家门口,他能感觉这些守城的人换了一大茬。

  军方不少中高级将他都认识,可是他放眼望去,整个城门都没有几个他认识的中级军官。

  一个一个千户指挥使模样的军官笑着走过来,远远的便抱拳客气道:

  “哎呦,原来是沐国公回来了,失礼失礼!

  吾等刚刚受命,说是有凶徒还有大金的奸细企图混入昆明,这不就赶紧的在城门处严加盘查。

  这昆明可是沐国公的地界,咱们就算是身受军令,亦不敢为难您啊!来来来,末将这边给您开个通道,让您先行通过。

  可不敢耽搁沐国公的事情,哈哈,吾等可是怕得很,得罪不起,得罪不起。”

  沐正恩心道:此人说话阴阳怪气,莫非是在嘲讽老夫?算了,老夫不跟他一般见识。

  沐正恩挺在马上略一抱拳,心说算是识相……

  客套几句,便策马随着那锦衣卫千户来到城门底下。

  城门洞里拥堵不堪。

  沐正恩本以为那千户会给他清理出一条通道,见此状况便有些不悦:

  “这位千户,本公有急事亟待进城,不知可否先行命百姓停留片刻,让某先行”

  那守城千户微笑诡异的一笑:“行行行,怎么不行您可是咱们云南的总督大人堂堂的沐国公……来人啊,给我拿下!”

  陡然一声大喝,身边十数名兵卒如狼似虎的扑上来,拽住沐正恩的腿就将他拖下马背。

  沐正恩旁边的亲卫见势不妙,想要反抗,却又要被绳索套牢,拽下马去。

  亲卫们固然悍勇,可是事起仓猝不及防备,情况不明又不能悍然拔刀,一个愣神的时候就已经被拽下马背。

  四五个健硕的兵卒死死的将他沐正恩摁在地上,旁边有人拿出绳索,将他四马倒攒蹄的捆了结结实实。

  身后的几个亲随亦是同样下场……

  沐正恩勃然大怒,奋力挣扎道:“尔等这是何故某乃是沐国公,又是朝廷命官,尔等竟敢如此无礼,想要造反么”

  那千户笑嘻嘻的上前,脚底下冷不丁的飞起一脚,狠狠的踢在沐正恩的下巴上。

  “唔……”

  沐正恩疼得惨叫一声,咬破了舌头,嘴里的血一瞬间就冒了出来,疼得他冷汗直流,说不出话来。

  千户冷声说道:

  “在下是天子亲军,眼里面可没有什么国公不国公的!某人眼里只有陛下,不像某些人口上说的忠心耿耿,实际上是一大奸臣。”

  赵忠纯和范政义就在不远处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守城的士兵,在不久前被调离了此处。

  全部换上了天子亲军,这些人可是他们从缅甸带回来的自然是忠诚可靠。

  赵忠纯冷笑道:

  “让皇爷不爽的,奴婢要狠狠的咬下他一块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