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拯救大明朝 > 第六十一章第一课

  沐正恩和孙之江这对老搭档脸上露出了老父亲的笑容,又是欣慰又是感慨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

  没想到这两个小毛孩子之前屁事不懂,整天只会瞎胡闹!现在居然混成了帝师。

  一把老父亲的心酸泪差点就当场流下来了,要不是人太多,这二位的强行忍住了指不定场面有多爆炸呢。

  朱载玺看着皇叔父这样子替自己说话,顿时脸上露出了笑意,姑姑整天就知道让自己学规矩读书认字,实在是太乏味了。

  朱载玺赶紧来到了沐川孙佑臣的面前,行了一大礼,然后儒雅的说道:

  “弟子朱载玺见过两位恩师。”

  沐川孙佑臣赶紧上前把这个可爱的小家伙扶了起来,对于如此乖巧懂事的小皇子,他们仿佛看到了从前的自己。

  沐正恩:……

  孙之江:……

  若是他们二人知道此刻自己儿子内心中的想法,一定会摸着脑门问道:乖巧懂事跟你们有半个铜板的关系?

  皇帝自然是老怀欣慰,旁边喧闹的人群,得胜归来的大军,还有群臣的恭维声。

  沐正恩还上前推辞了一番,说道:“陛下,小儿怎么能够担当帝师之重任呢,不如请陛下另请高明。

  让民间贤明当朝大儒来教导小皇子,陛下,请收回成命!”

  沐川和孙佑臣他们各自的爹又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永历帝又是各种各样的吹嘘,万般不许!

  群臣看着这架势,就知道这事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了,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不成?

  而且也没有人有胆量在云南挑战黔国公和内阁大学士孙之江,不管是真情真意还是虚情假意,个个都在吹捧这两个小子的好!当帝师绝对是绰绰有余。

  沐川和孙佑臣对视了一眼,孙佑臣率先低声道:

  “沐兄,要不咱们先撤?”

  沐川:“孙兄这个提议甚好!我看这里甚是无趣,不如先走为上!”

  孙佑臣又把目光看向了小皇子,然后隐秘的用手指了指朱载玺,笑道:

  “要不然把这个小家伙要拐走?”

  沐川白了他一眼,无奈的说道:

  “什么叫做拐?咱们明明是人家的师傅,这明明叫做言传身教!走,咱们教学去。”

  “嘿嘿,走!!”

  沐川和孙佑臣直接跑到了朱载玺面前,沐川小声说道:

  “好徒儿,我们带你去个好地方。”

  孙佑臣也是笑眯眯的说的:

  “就是,师傅们带你去个好地方。”

  “这…好吧!”朱载玺不疑其他,直接跟着两位师傅跑路了!

  三个人又偷偷摸摸的跑回了马车上,无人察觉。

  永历皇帝刚想看一眼自己的小皇侄,却发现了小不点居然被沐川和孙佑臣拐跑了。

  突然感觉到一阵气急败坏,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无可奈何。

  沐川和孙佑臣径直来到了马车,两个人还牵着小皇子上了那辆改装过后的马车。

  朱载玺倍感兴奋,好奇的打量着马车内的一切,笑眯眯的说道:

  “沐师傅,孙师傅!这马车有点不一样啊!”

  沐川笑着解释道:

  “小殿下,这马车是经过特殊改装的不仅镶嵌了钢板,还装了特殊的沙发,您坐下来试试看。”

  孙佑臣白了沐川一眼,笑道:

  “你小子能不能有点骨气?咱们都成为了帝师,拿出点师傅的架子啊。”

  孙佑臣板着个脸来到了小皇子面前,朱载玺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孙师傅,然后弱弱的说道:

  “孙师傅辛苦了,孙师傅有什么训示吗?”

  孙佑臣看着小欢子乖乖诺诺的样子,一颗心都快要化掉了于是轻笑着抚摸着朱载玺的头,然后把他架在自己脖子上。

  言道:

  “殿下,今天咱们就去看看云南的百姓和士兵吧。”

  朱载玺跟着上了马车,沐川轻声道:

  “陛下为何会指派我二人为殿下的师傅,想必小殿下应该心知肚明吧?”

  朱载玺赶紧回答道:

  “沐师傅,是载玺看见了二位师傅威风凛凛的样子,情不自禁的休想拜二位师傅为师,所以这才苦苦哀求了皇叔父,载玺也想成为二位师傅这样的古之名将……”

  孙佑臣笑:

  “打仗,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早在两千年前,就有兵法大家指出过,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小皇子朱载玺颔首点头,若有所思。

  孙佑臣又道:

  :“所以,想要打胜仗,知己知彼就可以,这是极简单的道理,谁都能领会。可是要做,就难了。

  其中知己知彼之中,想要知彼,其实是最容易的,只要放出足够的探哨,就能通过无数的讯息来明白敌人的意图。

  敌人的兵力多寡,以及敌将的喜好。

  其实……真正难的,却是知己。”

  “知己”小皇子朱载玺眉头都快皱成一团了,毕竟他才是三岁的小孩子,虽然朱载玺天生聪明伶俐,可依旧还是有些不懂孙佑臣的话。

  “是。”沐川点头:“这是高高在上的将军们,最容易忽视的一点。

  许多将军,只知道我军的数目是多少,有多少给养,便以为这是知己。

  却殊不知,自己的军队,他们在想什么,他们有什么样的经历,他们为何而战,如何激励他们,如何鼓舞的士气。

  他们如驱赶羊群一样,将人拉去了沙场,便以为,自己坐在大帐之中,运筹帷幄,就可大胜。

  倘若战争如此容易,那么……岂不是羊倌也能做将军”

  小皇子朱载玺哑然失笑,羊倌都能当将军了,那要古之名将又有何用?

  沐川又道:

  “殿下可知道我云南军队的子弟兵为何百战百胜?”

  朱载玺皱着眉头说道:

  “沐师傅,这又是为何?”

  沐川正色道:

  “因为我们把每一个士兵的家中老小都当做亲人相看,因为知道士卒们挂念着他们的父母亲人,因而,军事基地里,会专门设立一个专职的机构,若是谁家的母亲病了,尽力让他们联络人,前去探病。

  若是谁家妻子要生孩子,哪怕男人在营地里,也会派专人,送去一点心意,这些其实都只是一些小事,花费不了多少工夫,更靡费不了多少银子,可这……却可让将士们,能安安心心的在营里。

  所以殿下须知一点,得军心者得天下,得民心者安天下,这是我们给你上的第一课,希望你能一辈子都不要忘记。”

  朱载玺坐在了孙佑臣的头上,看着旁边夹道欢迎的百姓,眼眸中迸发别样的光彩。

  “大明万胜!”

  “大明万胜!”

  朱载玺挥舞着小小的拳头,跟着百姓们一起喊着口号,在他身后的士兵全都是跨着正步,身姿队形都异常的卓越。

  而在他们身后就是被关押着的王公贵族,还有过来请罪的安南国王,一整天下来小皇子都是异常的兴奋,两位师傅似乎给他带了别样的不同。

  这样,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