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拯救大明朝 > 第六十八章谍影重重

  明军誓师北伐的消息震动朝野,也震动离大明不远的福建小朝廷。

  郑经将芷江王推选为福建小朝廷之主之后一直把持朝政,芷江王如同猪仔一样被郑家圈养着。

  郑经拿着线人送过来的快报,双目赤红的说道:

  “沐家凭什么北伐,明明我们这里才是正统,他沐家怎么能不听我们的号令呢?”

  众将和文武大臣都是暗自腹语,好像人家永历皇帝来得更加正统一些。

  而且人家还把先皇的遗腹子立为了太子,这样的盛名之主,哪里是咱们拥立的这个废物王爷比得了?芷江王就是个笑话。

  有人问道:

  “王爷,他们那边要北伐,咱们是袖手旁观,还是敲敲边鼓?”

  郑经冷哼一声,然后不悦的说道:

  “咱们不落井下石,都已经算是老天保佑他们了,想让咱们帮他们,没门!咱们先观察观察战局的走向,看看云南这个小老虎有没有本事屠掉大金那条恶龙。”

  “唉,那怎么可能?就凭他个二十余岁的小毛孩子?咱们大明出了多少名师大将。

  可面对金兵还不是纷纷折戟沉沙,纷纷沦为散沙,或降或叛或战死,胜少败多。”

  “是啊,就连咱们国姓爷那样天纵奇才的人物,依旧是胜少败多,金兵之军威,我大明不可挡也。”

  “咱们还是暗中积蓄实力在谋求发展,千万不能跟金兵硬碰硬啊。”

  郑经有些失望的看着手下的将领,他何尝不明白,只要自己振臂一呼绝对会有大批的人追随自己北伐。

  可手底下的兵将都没有了敢战之心纷纷都是畏金如虎,父亲留给自己的老底子全被消磨殆尽,这些人的血性也没了。

  ……

  北平城,太和殿,顺天帝脸色阴沉如水,这一年他接到的噩耗仿佛比过去十年还要多,前线不知道有多久没有传来捷报了。

  一次次的南征均以失败告终,云南现在已经成了大金帝国的坟场,多少勇敢无畏的大金勇士倒在了那片帝国坟场。

  天顺帝接过大太监手中的一张纸,他看了一眼,语气平淡的道。可吴三桂却觉得身上发热,他俯首道:

  “陛下,明狗反攻之事实在是贻笑大方,哪有把自己战略意图暴露给敌人的事情,明军实在是太狂妄了,咱们就让他撞个头破血流。”

  就在天顺帝无意识的摸索着镇纸,边上的大太监心惊肉跳的等待着那声脆响,可许久都没有东西砸下来。

  当连大太监德公公都有些沉不住气的时候,上面传来了天顺帝的声音。

  “三月后,南方诸省之地不可有失,那是咱们大金勇士用血汗打下来的领土,朕的容忍是有限度的,平西王不要辜负了朕的信任。”

  天顺帝已经对这群废物失去了耐心,他不求这些人能够拿下云南。

  只求这些废物能够守住江南几省,等到大金腾出手后再去收拾南方的宵小。

  天顺帝又把目光看向了工部尚书,此人原本就是北地大族的嫡系子弟。

  更是晋商推举出来的人物,八大皇商都跟他有些若有若无的关系。

  永历皇帝出声道:

  “黄爱卿,朕如今对工部可是有求必诺,你们要明军的新式火铳朕给你们弄来了,你们要明军的手榴弹,朕也给你们弄来了,你们还要人家的迫击炮,朕也弄来了!

  可是仿制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红衣大炮,大将军炮这些玩意儿你们都能够仿制,这么些个小小的物件可有什么进展?”

  黄明山战战兢兢的说道:

  “陛下,明君的这些东西确实是设计精妙,虽然咱们已经有了实物,可是想要仿制还需要一些时间。

  火铳还有东西可以借鉴,手榴弹和迫击炮则需要咱们大量的试验了。”

  天顺帝有些失望的说道:

  “嗯,行了!黄爱卿还需多多努力呀,千万不要辜负了朕。”

  “遵命!”

  天顺帝又对着大太监下令道:

  :“传旨天下,但凡有朝云南输送超过一斤铁矿者全家抄斩,株连九族!定斩不效!

  各地巡抚知府知县务必要控制好铁矿的流向,寸铁不能入残明,为令者斩。”

  血滴子那边已经有人传消息过来了,铁矿石明军现在最缺乏的军事物资,他们手上的火统还有制造的手榴弹都要钢铁。

  自己这边把钢铁断掉,明军就没办法大规模制造武器装备了,永历帝如是想到。

  ……

  昆明,沐川正在听着戴立的汇报,其实昆明很多探子已经被他们发掘出来了,只是为了不更进一步打草惊蛇,一直采取放养的状态。

  沐川冷笑道:

  “没想到跳出来这么多牛鬼蛇神,就连咱们军事基地的神器都被人窃取了。

  幸好他们还没有得到图纸和详细资料,而咱们又采取的是流水线工作。”

  “属下办事不力,还请大人责罚。”

  戴立有些惊恐的看着沐川,声控这位大人责罚自己。

  沐川冷笑道:

  “若是换作几日之前,我必定要重重责罚于你,可现在一切都如同过眼云烟了。

  金兵,拿什么跟本少爷斗?你现在让军情局的人按名单抓人吧,需要你捣毁外人所有的情报网!

  三个月内,不允许透露出任何消息传递到外界,谁敢伸出爪子就给我剁了谁,甭管是谁的人!

  现在一切以北伐为重,这是陛下给我的承诺。”

  戴立毕竟是军情局的特务头子此时此刻也是杀鸡显露,这些天来的失误,让他实在是无颜面见沐川,不用鲜血是无法洗刷自己的耻辱。

  “是!少爷,如你所愿。”

  戴立缓缓的退了下去,孙佑臣却走了过来,然后轻声说道:

  “刘老刀把子的人已经派遣到了安河渡口,现在咱们的人已经在源源不断的开采着优质铁矿了。

  军工厂那群疯子已经搬过去了,据说模具已经弄好了,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新型火炮?”

  沐川点了点头说道:

  “行,这几天该走的事情忙死我了,咱们也抽空去视察一下新型火炮。

  顺便在那边组建几条火铳生产线,反正咱们的火铳制造技术已经很完善了。”

  两人带着炮兵团的团长牛二和一群炮兵乘着马车赶往了安河渡口。

  越靠近安河渡口路况就更加颠簸,还好他们的马车安装了减震系统,不然人都要被震散架了。

  他们这一行人经过重重关卡终于是来到了后世著名的攀枝花钢铁生产基地。

  沐浴露和王树直厂长得知了沐川他们的到来,赶紧早早的出来迎接,他们俩人脸上都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沐川看着他们这些人也觉得可乐,于是奇怪的问道:

  “王厂长,你怎么笑得这么开心,跟捡到了金元宝似的?”

  王树直还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说道:

  “那可不跟捡到金元宝是一样的?这里就是块宝地呀,到处都是金元宝。

  咱们的火炮总算是造出来了,这里的钢铁质量实在是太好了,咱们的火炮没有炸膛,成功的试射了。”

  说着说着玩数值还从身上掏出了一分图纸,指着不远处的火炮说道:

  “大将军,您看看那门新式火炮是不是跟图纸上一模一样的,我是做梦都想不到,咱们还能造出炮管这么薄口径这么大的火炮啊。”

  炮兵团长牛也凑了过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图纸惊讶的说道:

  “咱们的新式大炮居然还这么薄吗?这可比大将军炮还有红衣大炮轻便的多啊。”

  很快,牛二将目光落在了那火炮上。

  他手里捏着图纸,上下打量着炮身。

  这火炮,还真有点名堂,看着……竟和设计图纸上的一模一样。

  这炮身所用的钢材,竟也比寻常的火炮,要精致一些。

  他手捏了捏炮身:“竟然没有气孔?果然是好炮啊!”

  沐浴露却在旁边鼻涕眼泪流了一地,然后凄凄惨惨苦苦切切的说道:

  “这么久没有看到少爷,奴才心里难受,呜呜呜呜呜。

  当时我就在想,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为少爷找到铁矿,终于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让小的找到了这么好的铁矿石。

  王厂长他们才能造出这么好的炮,这一切都是拜少爷的福气所致啊,还有小的的一点微末之功。”

  沐川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行了行了,知道你委屈,回去给你取上十房八房小妾,让你为你家开枝散叶成了吧?瞧瞧你那倒霉模样,少爷还会忘了你不成。”

  沐浴露下意识的摸向了自己的腰部,然后惊恐的说道:

  “少爷,这可不成啊!小的可没有少爷那样的神勇,有个三四房小妾就够了,小的是个知足常乐的人。”

  “呵呵,你还真的是够足常乐的,行了!咱们还是看看这火炮的威力吧。”

  沐川摇了摇头,不再理会这个狗腿子了。

  牛二还在旁边啧啧称奇,不时的赞叹道:“这炮好生的精美,比咱们的迫击炮还要好看许多。”

  须知铁这玩意,要锻炼出来,因为里头有空气,所以铁的内部,有气孔,一般的办法,就是锻铁,也就是通常意义上,铁匠拿着锤子,不断的对这熟铁进行捶打,就如揉面一面,将面中的气揉出来。

  因而,才有了百锻钢的说法,这千锤百炼,其实就是形容这等炼钢铁的方式。

  可问题就在于,若是制刀剑,用这种方法,没有问题,可铸炮就不同了,一门火炮,重达上千斤,这么大的工程量,难道还真千锤百炼不成

  尤其是这些年,大明武备松弛,这等百锻钢就越发少见了,绝大多数的火炮铸造起来,所用的钢铁材质,很是一般。

  演变到后来,明军士兵甚至不敢使用工部制造的武器了,因为那玩意儿都是末伤敌先伤己。

  因为钢铁中存有空气,时间一久,这气泡就形成了中空,而炮身,也是坑坑洼洼,炮管的强度,可见一斑。

  可这不打紧,强度不够,可以用厚度来凑啊,为了避免这脆弱的炮管承受不了炮膛内火药爆发的冲击力,免得炸膛。

  匠人们发明了一种很聪明的办法,不断的加强炮管的厚度,一个铁疙瘩堆上去,甭管啥火药,你炸膛来试试看。

  牛二已习惯了火炮就该是坑坑洼洼,敲一敲,里头还有些许中空的闷响,似这样表面平滑的火炮,很少见

  只是,看着这‘细薄’的炮管,还有这比寻常火炮要长一些的炮身。

  牛二眼里,依旧还是疑窦重重。

  这玩意,能炸

  不怕炸膛

  明朝的火炮在相当一段时间,是以虎蹲炮为主,射程并不长,精度……确实是看运气。

  等到后来,西方人开始出现,并且东西方有了交流,红夷大炮也就被明军引进了进来。

  这等火炮炮管长,管壁的厚度从炮口到炮尾逐渐加粗,符合火药燃烧时膛压由高到底的原理;

  在炮身的重心处两侧有圆柱型的炮耳,火炮以此为轴可以调节射角,配合火药用量改变射程;并且还设有准星和照门,依照抛物线来计算弹道,精度很高。

  而它最优秀的,就是射程,作为加农炮,红夷大炮的射程达到了三百至五百丈。

  而沐川让王树直他们造出来的大炮却与红衣大炮却有些不同,因为这种大炮里面还增加膛线。

  其特点就是炮管长,却无虎蹲炮的厚重,不过比之寻常的红衣大炮,却选择在炮膛内,刻了阴线,这阴线,即是膛线,因此,那怕是比之历史上的红夷大炮,其射程和精度,还要强了不少。

  沐川看着新式的大炮,对着牛二说道:

  “来搭把手,咱们俩试一下这新式火炮。”

  这炮弹可不轻,里面装满了大大小小的钢珠。

  所以,别看这开花弹是中空,可事实上,份外的沉重。

  沐川在另一边,开始装填火药,将一包火药,自炮口塞进去,而后,用长柄木塞将火药填结实了。

  此后,牛二嗷嗷叫的搬来炮弹,龇牙裂目:“快快让开。”而后,将炮弹装入炮口。

  炮管里很平滑,又因为有膛线的缘故,所以炮弹的精度,必须做到和炮筒内壁丝丝合缝,这炮弹预留了一根长长的引线,随即,便溜进了炮筒的底部。

  一切干完了。

  有人取了火把,先点燃了炮弹的引线。

  那引线上溅射起火花。

  与此同时,开始点燃了插入了火炮后壁的引线,沐川等人早将火炮固定住了,随即,一声久违的轰鸣声而起。

  炮筒的最底部,一斤二两的火药瞬间炸开,产生巨大的气浪,气浪疯狂的膨胀,推挤着炮弹,炮弹则迅速的沿着膛线旋转起来,等炮弹随着火光,在离开炮筒的瞬间,这炮弹随之膛线,已经开始自旋,随着这惯性,疯狂旋转的炮弹直接朝向目标。

  滑膛炮和膛线炮的区别就在于此,火炮加了膛线以后炮弹在炮管里阻力增大,炮弹能够获得的气体能量就多些。而最重要的是,膛线有赐予炮弹一个旋转的能力,炮弹在飞出去以后通过自我旋转,大大的减少了空气中的阻力,同时加强了精度。

  那炮弹在天空,呼啸着,宛如流星一般,生生朝着对面的目标,砸去。

  大家都把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坡。

  那对面山头,一片系了红绳的树林里,火光冲天,随着一声巨响,气浪将无数枝叶和丛林炸了个一片狼藉,爆炸引发的火星,引燃了附近的枯叶,于是乎,乌烟滚滚。

  孙佑臣这些没有见过火炮威力的人纷纷是倒吸了一口气,然后忍不住出声道:

  “贼他娘,居然这么厉害!”

  沐川却一脸平静的看着不远处的小山坡,他可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原子弹的爆炸场面他都从电影纪录片里面看到过,这些都是刷刷水啦。

  孙佑臣兴奋的挥舞了一下拳头,然后极其认真的说:

  “有此神器,克复中原,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