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拯救大明朝 > 第七十四章百姓好战

  曲江,凭借这条大家养活了两岸无数人,不少云南人都是靠着这条江吃饭。

  细雨濛濛,阡陌纵横。

  一块块平整的田地在山坡上铺展开来,微微细雨中,不少农夫耕作其上。

  一条溪流从山顶奔泻而下,因为雨水的缘故水势渐长,奔流之中发出汩汩的声响,溪流两侧是一块一块方方正正的水田。

  村里面的里正,在一些伤残的老兵指导下,带着村民们在使用着化肥播种,化肥公司那些营销员来头可不小。

  大部分人都是退伍的伤残老兵,军中的关系错综复杂,平常人可不敢得罪。

  所以用这些人来推销化肥,倒也不怕那些村霸来欺负人。

  农夫穿着蓑衣带着斗笠,用扁担挑着温室里育好的稻苗,赤着脚迈进水田,将一簇一簇的稻苗插在水中泥土里。

  旱田上人更多,夏耕之时赶上小雨是近些年都未曾有过的好天时,湿润的土地种子种下去才能更好的发芽生长,几乎所有的劳力全都下地耕作。

  第一季的春耕结果已经出来了,有些军人家属的水田产量比那些没用过化肥的水四产量多出了一倍。

  村民们眼见为实之后纷纷购买着那些一百文一筐能管一亩地的化肥。

  这一亩地的粮食若是能够增产一倍的话,那他们至少每亩地可以多赚几百文钱。

  老百姓心中也有一杆秤,或许那些村官觉得老百姓愚昧可欺,可是他们心中有杆秤,那是会算账的!

  看着日渐茁壮成长的幼苗,老百姓们的心都是暖暖的,愈发的支持着云南政府,纷纷的将自家子弟送去了军事基地。

  突然,曲江的江面上突然出现了大批的巨木,有过往的农夫瞧见这般场景之后,大声嚷嚷道:

  “这里总会有如此多的巨木?该不会是官府遗失的吧?”

  旁边有农妇回答道:

  “兴许是皇上要修建宫殿的木材,咱们赶紧去报告官府,可不能让官家损失了木材去。”

  “是啊,如今陛下爱民如子,咱们日子也算过得去了,赋税又比较低。

  等夏粮收完,咱们又可以把粮食卖给官府,这样的好朝廷值得咱们拥护。”

  很快有老百姓跑去报官了,不知为何,那些报官的老百姓居然得到了官府大批的铜钱赏赐,最后有大批的骑士赶来了曲江边上,封锁了现场。

  所有的巨木都被他们用马车给运走了,浩浩荡荡来往曲江昆明,不知道走了多少趟。

  李海彦亲自带着军事基地的老兵跑了过来,其中就有之前的白杆军老兵,不多时!

  沐国公沐正恩,永历皇帝,还有一大堆文成武将也闻讯赶来,到这个时候,他们多少也听到了一点风声。

  沐国公世子沐川好像从京城搞来了大批的银子,而且装在巨木里面走水路而下。

  军事基地的士兵很快就封锁了现场,然后用小儿手臂粗的铁索拦截了顺流而下的巨木。

  无数士兵汗如雨下一样将巨木抬上了岸,还好抬巨木是他们之前演练过的项目,几个士兵分工合作就能把一棵茁壮的巨木抬上岸。

  大佬卢有衡眨巴眨巴眼睛,然后惊叹着说道:

  “嘶!这里这么多巨木里面藏了多少银子啊,沐川难道把皇宫都洗劫了一遍?”

  沐川若是在这里:……您老人家果然料事如神,你怎么知道我把皇宫洗劫了一遍???

  虽然说方法不同,但是得到的结果也差不多了。

  永历皇帝乐了,然后高声说道:

  “劈开一个看看!!”

  顿时有人取来了巨斧,顺着一颗巨木就是狠狠的砍了几下,劈开了外表那层厚厚的树皮,里面裸露出来了珠光宝气人一幕。

  无数人留着哈喇子,眼神直愣愣的盯着河中的巨木,这是一笔怎样惊人的财富啊。

  数千人川流不息,将一棵棵巨木,气喘吁吁的搬上了码头,很快,码头附近就堆砌起了一个金山和银山。

  可是……

  人们依旧还在忙碌,仿佛搬运不完一般。

  永历皇帝激动得只打哆嗦,感觉双手都有些颤抖,眼神之中全都是金光宝气。

  给未来的小皇帝置产,要给他盖很多很多的府邸,给小侄子纳数不清的妻妾,生数不清的娃娃,哈哈……

  大明的文臣武将也激动了,虽然这些银子他们拿不到手,总之还是要流入内库!

  不过,皇帝的就是大家的,等到有需要用钱的时候,咱们不就是可以找皇帝伸手了吗?

  ……

  与昆明喜气洋洋,君臣和睦,百姓安居乐业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此时京师的动乱。

  这一夜小雨淅淅沥沥,北平无眠。

  东市闹腾得沸反盈天,暗夜的火光映得半边天彤红,一阵阵喧嚣的呐喊撕破夜空,将整座城池都搅合得翻天覆地。

  虽然各个里坊早早的便关闭坊门,城中的宵禁甚至提前了半个时辰。

  所有百姓官员王族贵戚都不得不在京师的动乱中而不得出门,却不妨碍大家提心吊胆的揣测臆想……

  这般情形,难不成是有人犯上作乱

  这么一想,阖城上下尽皆噤若寒蝉,不少上了一点年岁的便想起了十年前闯王入城那个血流漂杵尸横枕藉的夜晚……

  无知者忧心忡忡担惊受怕,唯恐当真战火燃起阖城皆受牵连;知情者亦是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顺天帝一怒之下将京城周围人处驻军全部调进了京师,然后就是残酷的镇压和血腥的屠杀。

  无知者忧心忡忡担惊受怕,唯恐当真战火燃起阖城皆受牵连;知情者亦是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事情明显超过了预期的规模,不过因为过早的宵禁隔断了消息的传递,东市那边到底是何情形却一直未曾得知,这般提心吊胆疑神疑鬼,比之听到噩耗更加令人烦躁心虚。

  整座北平城犹如一锅即将煮沸的水,平静之中压抑着躁动……

  那些卖缅甸翡翠的铺子,不知道被砸了多少家,可是从中搜刮出来的银子却并没有多少。

  除却今天刚刚完成交易的银子之外,剩下的银子似乎早就不翼而飞了。

  说明布局的人早早就收网了,九门提督心如死灰的看着自己搜刮出来的一大堆没用的玻璃翡翠还有区区几万两白银。

  他知道自己这一次官帽可保不住了,自己就是最好的替罪羔羊,顺天帝一定会把自己推出去污咬暴明,然后把一切的过错推到大明身上。

  唉!九门提督心如死灰的说道:究竟是哪个王八蛋做事做得这么绝?老夫恨啊!

  “啊啾!!”沐川忽然毫无征兆的打了个喷嚏,然后摸着鼻子说道:看来是感冒了,要多喝点热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