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拯救大明朝 > 第八十五章明歿

  冷风拂面带来的却是一种腥臭味,六千名目光坚毅的明军在军官将领的带领下,缓缓的踏上了战场。

  战争之神的大炮,还在战场上咆哮,炮兵团长已经接到了打光所有炮弹的命令,炮弹打完之后,他们这些炮兵就该背着刺刀上战场了。

  甚至还有一部分人要拿着迫击炮顶到敌人的最前线,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让炮火摧毁眼前的一切。

  城头上炮火连天,安顺亲王在瞭望眼内观察着城外的明军,这一次,明军的炮火格外凶残的几分!城头上摆放的观察哨上几乎全军覆没了。

  他已经看到大批的明军借着炮火的掩护缓缓的接近着城楼,明军到达贵阳府城下一百多步开外的时候,贵阳府城头上肆虐的炮火,终于是停止了咆哮。

  苍凉的角声再次响起,清楚地传到每个贵州北伐军将士的耳朵里。几乎所有人都是怪叫一声。

  然后奋然向前,巨大的撞车一下下地撞击着城门,直到它轰然倒塌。

  眼看城门被破,安顺亲王并没有惊慌失措,因为城门底下早就被他用泥石破木给封堵的死死地,明军安能突破贵阳府的防线?

  “嗖!嗖!嗖!”

  城头上大批的金兵用他们的拿手好戏弯腰搭箭,射击着城墙下面的明君。

  李无情冷冷一笑,道:“早就料到你们会堵死城门,鹿死谁手犹未可知,给我上!”

  一群明军抬着几口棺材缓缓地接近着城门口,不断的有士兵注意到了战场上的异向。

  因为这些棺材实在是太显眼了,他们纷纷弯弓射箭,对棺材底下的明军集中射击着。

  赵名扬亲自带着一队盾甲兵,也护着棺材向前,条石,滚油,万箭齐发,都未能挡住他们的脚步。

  因为他们中很多人都心生死志,这样的部队更像没有理智的野兽,他们根本就不怕死。

  晃晃悠悠的几口棺材,终于送到了被封堵的城墙下面,有士兵拿火把点燃了棺材里面几根引线。

  然后这些明军赶紧撒开了脚丫子跑路,仿佛身后有什么吞天巨兽在追赶着他们。

  城头上的金军士兵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可是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明军行动,而不能阻止。

  “轰隆隆……”

  集束加强版棺材爆破包的威力果然不是盖的,方圆数十里内都能清晰的听见这一声巨响,一百步开外的明军主力都能感觉到脚下土地在震动。

  更别提那些傻乎乎呆在城墙上的金兵了,很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乌鸦坐飞机了。

  这一架贵州远征军制造的土飞机直接让不少金兵朝见了如来佛祖……不对,这些作恶多端的金狗,应该是直接见了阎王爷,享受着地下18层的VIP服务。

  城门的倒塌,让汹涌如潮水的北伐军找到了宣泄口,涌入城中。

  安顺亲王指挥着清兵,散到每一个街道巷子里,和贵州北伐军展开了巷战。

  他们依旧悍勇,惨烈的战地没有消磨掉他们的斗志,血刺激着古老血脉中的戾气。

  不可否认的是,金人也是个好战的民族,至少骨子里是。

  不然他们也不会从白天黑水的深山老林中,杀出一条人血路!把曾经的大明打入了万劫不复的地步。

  每一条街道都是双方必争的战场,没有一方选择退缩,到处都是砍杀声。

  百姓藏在家中,抱成一团,没有人敢露头往外看。

  有的倒霉人家,已经被点兵当做了营地,他们劈开房门搜刮着食物和水。

  当然杀红眼的金兵,也不会忘记顺手给家中的主人来上一刀。

  城中的金兵被拖在城内巷战,城楼的兵力慢慢地难以支撑,没有了兵源的补充,外城几乎全部丧失。

  留在城楼的金兵,自然也被杀尽。

  今明军意想不到的事情就是金兵居然也在巷战中跟他们玩排队射击。

  尽管这些人的准头并不怎么样,可跟大明军事基地那些新兵相比,倒也算是有模有样的。

  血流成河,昏天暗地!

  李无情抱着一杆长枪接连击溃了三条巷子的金兵。

  他冷漠的看着身后的退路又被围堵,他又带着手下的兄弟,再次杀了个三进三出。

  红缨枪嗜血如命,他拖着疲惫的身躺穿行在大街小巷。

  秋天的黑夜来得很早,双方厮杀了整整半天后,就迎来了皎月。

  月光洒在城中,照耀着每一个举刀的战士,只有月光不分金汉,只有月亮不论明金,月光下的战士不死不休。

  天明之后,除了被砍杀的将士,竟然有很多士兵耗尽体力累死在街道上。

  双方各自占据着东西半城,开始适当地收手,远处的将士贪婪地大口吃饭,补充体力。

  又有很多人因为砍杀一整天后,暴饮暴食,把自己活活噎死。

  安顺亲王小心的撕着一块大饼,然后就着水壶里面的井水送下,他有些疲惫的靠在一节破旧的民居下面。

  旁边的亲卫有气无力的吃着干粮,旁边到下的士兵不知道是死了还是睡着了,反正整个战场都很寂静。

  安顺亲王有些怀念当初的明军了,现在的敌人变了,变得让他有些陌生了。

  以前的明军伤亡一两层就全线崩溃了,可眼前的明军至少伤了五成以上,居然还死战不退跟自己的死磕了。

  以前的明军是不会救援友军的,可眼前的明军,为了几十号被包围的兄弟,他们愿意死上几十人,死上几百人,甚至全军都打光。

  安顺亲王眼神空洞,若有所思的看着不远处的明军,有些寂寞的说道:“看来本王差的不是装备,而是人啊。”

  李海彦也是筋疲力尽的躺在地上不愿动弹,整个贵阳府内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他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他已经孤注一掷的把所有有生兵力投入了整个战场。

  北伐军从未有过这样惨重的伤亡,这一仗就算是胜了也只能是惨胜了。

  晨风中,雾气渐浓,不知道是哪里率先响起的喊杀声,巷战又一次开始了。

  城东!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出现!在金兵没有援军的情况下。

  李泰初日夜兼程带着自己手下的五千兵马赶到了贵阳府,不用任何休整,城内的厮杀声就是最好的战鼓。

  明军五千员生力军的加入终于是击溃了,城内还在顽强抗争的金兵。

  少部分金兵仓皇逃窜的出去,更多的人要么战死,要么伏地而降。

  遍地都是死尸,到处都是血迹。再逼真的特效,也做不出这样恐怖的场景,四分五裂的尸体和各种器官流了一地。

  白花花的脑浆和一根根的肠子,只有嗡嗡叫的苍蝇是最大的受益者。

  李泰初在一群死人堆里面刨出了贵州远征军的军长李海彦,李海彦也因为失血过多昏死过去,被紧急送往了后方的战地医院。

  李泰初和他带来的人有些麻木的看着遍地的友军,贵州远征军兄弟,实在是太惨了。

  李无情傻笑着看着自己的弟弟,言道:“我们贵州远征军可没有孬种,弟兄们的伤口都在前面,就算是死,也是死在冲锋的路上。”

  李泰初哽咽无比的说道:“是!咱们这没有孬种,哥…我来接弟兄们回家,落叶归根,这可是咱们北征军的传统。

  走!回家!”

  李无情闭上了眼睛说道:“大明今日贵阳之疆土,皆是将士之骨血换来,此处应该建座忠烈祠,方才对得起浴血奋战的将士们。”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