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陆赞歌 > 003 王都公子

  卡曼公国是一个公爵国,公爵穆斯卡拉·穆现年五十出头正值壮年。卡曼公爵的爵位来源于第一次大陆战争,在这片土地已经传衍了多代。

  公国事务并不复杂,税务官、事务官、治安官搞定了大部分国内事务,外交官、商务官解决对外问题,公爵本人只负责蹲在城堡里吃喝玩乐。事实上,这也是大部分大贵族的生活常态。

  穆公爵现有一子一女,大女儿一般被人称为穆公主,真名是莫妮卡·穆。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辅佐公爵管理领地。公爵另有一位小儿子,叫罗伊斯·穆,熟识的人一般称他为穆公子。因为没有继承压力,穆公子常年在王都学院学习知识。从小就表现出了特别的爱好,和一般贵族不一样,穆公子喜欢的东西比较奇怪,包括天文地理占星术,反而对治国理政收税一窍不通。

  穆公子在王都学院,有一个最好的朋友,叫克斯特。对,就是我们的西方小领主克斯特。

  整个卡曼公国和王都的人都知道王都学院有一座高耸的尖塔,塔上的圆顶可以自动打开。每到天气晴朗没有云朵的夜晚,圆顶打开,一根又粗又硬的铁管子会从中伸出指向天空。

  据学院的看门人说,那个东西属于穆公子,名字叫做望远镜,是用来观星的,有时候听说也能看蓝日。反正很神奇,这玩意听说叫科学还是天文来着,一般人不懂得。毕竟贵族玩的玩意。

  这会圆顶尖塔里,正有一个年轻人在努力工作,偌大的雕花梨木工作桌上,布满了手稿与演算纸,圆规和六分仪随手扔在一边。

  这个年轻人,满脸长满小雀斑,头发卷曲,一看就是多日不曾打理。身上的袍子污秽不堪,各种颜料污渍,油渍把灰袍染的五颜六色斑斑点点。埋头苦干的年轻人,注意力完全在纸上,疯疯癫癫的念念叨叨,时不时的冲到墙边书架上找出一本厚厚的大部头翻查。

  就在此时,忽然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然后一阵机械的嘎吱嘎吱声,几秒钟之后,一张信笺嗖的一下从墙边一个小口飞出,稳稳地落在工作桌上。

  年轻人听到铃声,“咦”了一下,这么晚了,会有什么事。紧接着信笺落到桌上,年轻人停下手头的工作,拿起羊皮纸信笺,之间上面潦草的写了一句话“尊贵的穆公子,您的朋友克斯特领主在王都乌鸦旅店有要事相商,请尽快前往。”原来,这个年轻人就是王都公子罗伊斯·穆,也就是克斯特的朋友。

  “是克斯特啊,这小子不是回去继承家产了吗,什么时候回的王都。还有大晚上的会有什么事,真是神神秘秘的。”穆公子卷起羊皮纸,心里一股好奇。不过还是赶紧收拾了一下桌上的演算纸,推开房门就准备出发。

  话说克斯特和穆是王都学院的同学,两人都对大陆地缘和星象天文极感兴趣,有事没事总在一起厮混。一来二去的,小贵族克斯特就成了公国穆公子的好朋友。

  所以克斯特遇到了麻烦,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的朋友。这会克斯特正在旅店床边睡觉,穆公子就不得不因为克斯特这张信笺,匆匆忙忙从学院登上一辆马车,赶往东市的乌鸦旅店。

  “砰砰砰,砰砰砰”响亮的敲门声吵醒了克斯特。他揉了揉眼睛,一脸朦胧的站起身来去开门。估摸着是小穆来了。克斯特心想,丝毫没有注意自己现在形象有点奇葩。

  打开房门,不出所料,一身脏兮兮袍子的穆公子,正等在门口。然而还没等克斯特说话,门口的小穆只抬头看了一眼,“我去!”,小穆一脸震惊,“我说克斯特,你杀人了啊!”

  “。。。。”克斯特无语了。一把拉进小穆,“嘘”,神秘兮兮的关上房门,“你才杀人了呢!我是高贵的领主,说什么呢”。

  “那你这一头污血是怎么回事?”小穆皱眉。

  克斯特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满头沾满了污血,想了半天没有想明白什么时候沾上的,也是无奈的很。只好拉过小穆走到床边,指着床上的少女“诺,就是她啦。”

  “我去这么劲爆。”小穆不由啧啧。确实,床上这少女身材诱人、面容姣好,然而却浑身伤势。小穆除了“劲爆”还真找不出其他的形容词。“怎么回事说说吧。”

  “说,肯定说,不过你先看看怎么救一下她”克斯特不愿意多废话,直截了当的说到。

  毕竟都是年轻人,心地还是善良的。小穆走到少女身边,仔细检查了一番,随即伸出一只手放在她的胸口,嘴里念叨出一段咒语。

  慢慢的,一股乳白色的光线从小穆手掌下的位置浮现,继而扩展到少女的全身。白光逐渐暗淡过后,少女几处伤口的渗血就逐渐停止了,呼吸也变得平稳多了。小穆恋恋不舍的松开手,回头就迎上了克斯特奇怪的目光。

  “莫怪莫怪,我家这家传的治疗术,比较特殊,靠近胸口的地方才能发挥。”小穆赶紧解释道。刚才手放的位置好像确实偏下了一点,也没办法,这姑娘的料也太足了一些吧。“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是什么情况了吧。”

  克斯特走到床边,确认了一下这位少女的情况,应该是稳定了,拿过长袍再次帮她盖上,这才转过头来,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向小穆讲述了。包括冒险者公会的来人,赌场的风波以及自己怎么被这个少女跟踪又怎么把她带回房间。

  小穆耐心的听完,不由笑道,“看来你克斯特真是走了狗屎运,被人打劫还能捡个姑娘回来。”

  “不过话说回来,你回去小半年了,音讯全无,我还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呢。当一辈子小领主也算个不错的选择了,听说你们家的侍女长得还不错,不想回来了吧。”

  克斯特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家的情况,我从小被送出来,家族领地的情况也不太了解。这次回去怎么也要摸一摸。还好老头子给我留的管家真的是个不错的人,所有事情都安排的井井有条。所以就算没有这次冒险者公会猎人过来借马的事情,我之后也是会找个理由回来的。毕竟,我还答应了你明年春天去大峡谷那边观测蓝日呢。”

  扯完闲话,小穆朝着床边努了努嘴,意思问那这姑娘怎么办。克斯特也很无奈,他和这少女也基本不认识,无非是在赌桌上一起赌了几把。现在看她满身伤势,把她丢在这里,还蛮可怜的。

  “要不,送去你那。你那边比较幽静,没什么人打扰。”克斯特用征询的语气问小穆,他的念头里第一时间也是想到了小穆在学院的观测塔。

  “也行吧,把她抬到马车上,一起过去。她被我祝福过了,现在的情况还算好,可以移动。”

  两人也不多说了,开始收拾起克斯特的东西。可是等到要来抱这少女时候,确是犯了难。小穆皱皱眉头,“要不我把她抱过去吧,毕竟我比较高一点。”

  “少来了,你的心思我还不晓得,刚才手就不知道往哪里放了。”克斯特当然不允,小穆年纪稍小点,有时候见了女孩子,有点不像话。不过,自己来抱吧,总觉得有点乘人之危。刚才不知道,抱进来也就算了。哎,头疼。克斯特自诩骑士风度,面对这少女居然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最后两人还是妥协了,一人抬脚一人抬肩膀,把这个少女扛进了马车。克斯特仍不放心,还是找来了绳子,把对方的手脚牢牢捆住。

  “克斯特你至于么,人家都伤成这样了。你也不知道怜香惜玉啊!”小穆不满的说到。

  “不行不行,防人之心不可无。不知道这姑娘到底什么来路。先头跟我对峙的时候,那个身法不像是普通人,我怕她醒来做出什么事情,小心一点为好。你看你摸也摸了,抱也抱了,我怕你一会吃亏。”

  说话间两人上了马车,哟呵一声,马车就缓缓启动了。

  马车中的少女,平稳地随着马车的轻微颠簸,一呼一吸,睡得颇为平稳。刚才紧皱的眉头也逐渐舒展开来,应该是梦中的情况好转了吧。夜色中马车踢踢踏踏的前进,克斯特忍不住几次掀开马车的车帘探望,看那少女情况稳定也就放心了。

  “小穆,你刚才检查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她的耳朵?”克斯特忽然想起刚才的疑问。

  “你别说,那耳朵尖尖的,有点不像人类的。而且长得这么漂亮,我看啊,她可能有非人类的血统,不过应该比较稀薄。”小穆肯定的说。

  “就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从圣何塞流落到我们这里。兴许是个不太小的麻烦。”克斯特忧心忡忡。

  “也许吧。不过救都救了,别想那么多了。再怎么说我也是这个国家的公子,在我那至少还是安全的。”小穆安慰到。

  一时两人再无多话,马车也迅速穿城而过,驶入了王都学院。学院的大门再次缓缓关闭。

  学院前的道路再一次恢复了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