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陆赞歌 > 044 一场盛会

  商盟高峰会议,全称是九国商盟主席会高峰会议,是九国商盟最高的政治决定会议,理论上应该由商盟各国君主参加,以表决商盟对内对外的重要政治政策。

  峰会召开的时间不定,除了常规的三年一次会议,也会因为一些重要事件临时召开,比如两年前奎刚皇子被刺身亡的事情,引发了德西克人兴师问罪,当时商盟就召开了峰会商议赔偿决议。

  参会的人选,理论上或者说历史上,一般是各国君主。后来随着国家的稳定与时间的推移,各国都会委派驻曼宁大使参会,然而某些特殊情况下,各国君主会指定信任的贵族和大臣,带着各自君主的最新意志,前往参会。

  会议一般会在曼宁城的商盟主席会总部举行,除各国代表以外,冒险者总会长老也会受邀作为旁听参会。

  在商盟主席会总部,有一座圆形的会议大厅,高低错落了几十个座位,环绕着中央一座小小的发言台。各国代表,在需要发表意见的时候,会来到这个发言台上,面对着四面上下的几十名代表,侃侃而谈。实际上,有些历练不够的代表,刚走上发言台,就吓得腿软了。

  第一次见到这个场面的克斯特也有些心虚。今天是商盟峰会召开的第一天,克斯特随着蒙克大使走进了商盟主席会这个圆形大厅,几十个座位自上而下环形排列,让克斯特叹服不已。

  卡曼的区域在会场西南部,旁边是西南三国另外两国的代表,由于克斯特是代表卡曼摄政而来的,因此他坐在了中央的位置,蒙克大使在旁边陪同。斐达作为侍卫,在克斯特身后就坐,保护克斯特的安全。

  会场的安全其实很有保障,每一排座位前后,都有一名曼宁持斧手,手扶巨斧侍立在旁。曼宁持斧手是曼宁王国特有的依仗卫队,每名卫士都身高超过1.8度克,身材壮硕,肌肉膨胀,手持一柄2.5度克长的巨型铜斧,他们是曼宁王国军队的一大特色。

  克斯特就坐以后,环顾四周,发现这个安排真的是相当讲究。各国按照关系亲疏扎堆而坐,西南三国坐会场西南,西北三国报团坐西北角,东方三国报团坐在西南三国正对面。看起来,小小的商盟主席会里,也暗藏玄机。

  克斯特忽然有些同情身旁的蒙克,作为卡曼这个小国的大使,常年待在曼宁,估计没少受气。蒙克注意到克斯特的眼神,有些疑惑,不知道克斯特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好在两人也没时间交流,各国公使大使入场以后不久,一排持斧卫士从会场外进来,整齐的在曼宁公使座位旁的一排座位前站成一列,随着一阵号角响动,又一排更加魁梧的武士,沿着持斧卫士身边入场。

  这一批卫士全部是黑发棕瞳,身穿兽皮制服,统一裸露着右半边肩膀,翻下的兽皮衣服,绑在腰边。身材较曼宁持斧手,魁梧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此明显的特征,在场所有人都认出来,他们是德西克武士。

  随着德西克武士在会场内站定,片刻之后,一个不是很健壮的、同样一头乌发的半老头子,跨进了会场,他身着纯黑色的不知道什么兽皮制成的完整贵族礼服,亮闪闪的极为奢华。

  “欢迎德西克皇储,费迪南亲王。”一阵号角响动,会场中央的曼宁大使高声公告来人的身份,引发了全场一阵骚动。

  克斯特不由得直了直身子,仔细朝前方看去,打量着这个虽第一次见到却早耳熟能详的德西克皇储。从洛丽塔的口中,克斯特不止一次听到过皇储斐迪南亲王的名字,这个好色、贪婪、残忍的德西克人。

  蒙克在身边说道:“费迪南亲王这一次亲自前来,商盟当真是给足了排场,在主席会这种场合,德西克皇储受到的是远超各国君主的待遇。”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现在商盟相当于有求于德西克。”克斯特解释道,“而且,从目前我们卡曼的情况来看,相较于曼宁,我们可能得表现的更加卑微。”

  克斯特和蒙克在前方交谈,没有注意到身后扮作侍卫的斐达,她死死的盯着费迪南亲王进来的地方,双拳紧紧握着,激动难耐。然而扫过费迪南亲王身旁的那一排德西克武士,握紧的拳头又渐渐松开,她取出一块面纱,将自己的面孔罩住。

  克斯特无意中回头,发现了如此打扮的斐达,愣了一下。他拉过斐达的手,示意斐达坐到自己身边来。斐达顺从地挪了位置,然后附耳到克斯特耳边:“就是那个恶心的费迪南亲王,当年就是他想要洛丽塔的,那个老色鬼。”

  克斯特轻轻拍了拍斐达的后背:“别怕,现在没人可以伤害你们了,斐达。对了,你怎么戴起了面纱?”

  “怕他们认出来有麻烦,其实,之前洛丽塔和你们说过,我们逃出来的时候刺伤过那个老色鬼。”斐达解释道。

  克斯特没有再多说,这时候,费迪南亲王已经在曼宁大使的身旁落座了。曼宁大使站起身来,朝着四周的曼宁持斧手示意了一下。只听得会场中间一声声“集合!集合”的口令声,持斧卫士们排着整齐的队伍,转身离开了会场。

  会场大门沉重的轰然关闭,会场只余下各国使节和他们的侍从护卫。

  曼宁大使是本次峰会的召集人,他首先来到会场中央的发言台,伸手向四周虚空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清了清嗓子,高声说道:“各位公使,欢迎来到曼宁城。”

  会议的前几个议题极其无趣,无非是今年度各国商贸的条约、双日节庆典活动、商盟联军的财政预算与各国分摊等等问题,克斯特在会场听得无聊透了,整个身子都渐渐的靠到了斐达的身上。

  蒙克伯爵在旁看到,小声咳嗽了两声,斐达赶忙后退了一个座位,并扶正克斯特的声音,小声说“别这样,克斯特,认真听嘛。”然后脸红心虚的瞟了蒙克伯爵一眼,老来精的伯爵赶忙低下眼神,假装在看面前的文件。

  克斯特环顾四周,发现各国的代表不无例外的全都精神不振,他似乎看到了不少年纪不小的使臣已经趴在桌子上打起了瞌睡。确实,这些议题都是些常规议题,实际的商议过程都在会下讨论结束了,拿到会场上无非是宣读完再表决一下。

  克斯特感觉自己像个木头人一样,在旁边蒙克伯爵的提示下,举手,放下,举手,放下。顷刻间,多项商盟内部的议题旋即通过。

  许多使臣和克斯特一样,都不是商盟主席会的常驻代表,这些议题他们自然也不感兴趣,事实上,除了那些已经睡着的使臣,大部分的人眼光从开场到现在都一直放在费迪南亲王的身上,谁都知道,这场大会的主角,就是这个传闻好色无比的小老头。

  使臣们关注着费迪南亲王的同时,费迪南亲王也在观察着商盟各国的这些使臣。不同于德西克帝国以北方野蛮人后裔为主的单一种族,商盟人显得民族繁多,这一点,可以从他们的发色看出,金色的、黑色的、红色的,乃至明显混血杂交的棕色、绿色头发,都说明了商盟人来历不一。

  会场上的使臣,几乎都是贵族出身,他们佩戴的各式家族纹章或是王室纹章,在会场的灯光下闪闪发光,就像沙滩上的一粒粒宝石,刺目的宝石炫光,让费迪南一时有些恍惚。

  他一眼扫去,一半的使臣们已经昏昏欲睡,另一半的使臣在用各种目光盯着自己这边,那些眼睛背后,也不知道拥有着何种情绪。

  曼宁大使还在发言台上侃侃而谈,一项一项的所谓决议不停的公布,费迪南发现各国的公使,机械般的举手、放下,他忽然想到,这种政治制度,似乎还真有些特别,德西克,完全就是皇帝一个人来决定,有时候皇帝决定不了,就由几位大臣共同讨论。自己身为皇储,很多时候自己的意见根本就没人听。

  费迪南还发现,有几项曼宁公使公布的提议,完全没有人同意。曼宁特使也不生气,只是机械般地放下这项提议,迅速又拿起另外一项。真是奇怪的政治制度,费迪南深有感触。

  就在费迪南亲王还在神游之际,耳边忽然传来曼宁特使刻意提高的嗓音:“下面,我们欢迎德西克皇储。高贵的费迪南亲王,上台发言,他将带来德西克帝国最新的外交动议,希望各国公使仔细考虑。这一份动议,即将关乎本盟(注1)未来数年的外交方向。好了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亲王。”

  费迪南回过神来,原来,已经到自己发言了。根据之前和商盟人士讨论的结果,自己需要在这会会议上做关于未来外交动向的演讲,这关乎到自己的计划成功的可能性,于是,费迪南亲王站起身来,在全场热烈的目光下,整了整自己的皇室礼服,努力的使自己看上去更加威武,稳健地朝着下方的发言台踏出了第一步。

  注1:即九国商盟,这是商盟内部人士的自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