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抗战之我的长征 > 第二十四章 该放就放

  “关于粮食筹集的汇报总结,咱们排是第一个完成任务的,也是最快完成任务的。团里面给咱们嘉奖了,希望大家能够继续努力。”

  排长很高兴,因为受到嘉奖。别看是个口头上的表扬,这其实已经很不错了。现在的话可能都要一些金钱上,物质上的鼓励,但是精神上的鼓励对于大家才是最重要的。物质条件的不充裕,也带来了一定的影响,至少在稀有金属的来源上就比较困难。

  国民党统治着中国大部分的国土,众多的矿产并不能提炼成金属,而是只能贩卖矿石。从德国购买军火的款子,都是用矿石作为抵押的,重工业的产能甚至不能造出合格的工具钢。优质钢材全部是进口国外,浪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排长,咱什么时候能有枪啊?”

  “团里边没有说,我估计咱们得等很长一段时间。”

  那基本上不是等很长一段时间,按照常理来说的话,基本上就是没有。两个月做二十多条枪其实时间很不充裕,一切的工序都需要韩城一个一个来做,能帮上忙的只有护木可以帮上忙,用处不是很大。

  “咱们的副排长那边怎样了?不是说了给你们做枪了吗?”

  “谁知道做枪那么困难,烧火烧了三四天了,还要接着烧。那个铁水被炼了又炼,然后才做成了圆钢放到一边,看样子还要再烧好几天呢。”

  老同志也没有想到,枪这个东西这么难做,到现在连个样子还都没有做出来。不过这也难怪,如果真的好做了,抗日就不会这么困难了。

  “那你说,副排长那只枪好不好呢?”

  “好,真好,瞄准射击很快就能上手,而且还轻省不少。”

  “这不就行啦,好东西哪有那么快呀?”

  排长其实也不知道要这么长时间,但是能作为领导,他的脑子还是够用的。下面的同志可能有些按耐不住了,自己这个领导要做的就是安抚好他们的情绪。

  “副排长安排好的工作,你们一定要做好,他现在的工作压力很大。你们一个个要枪要炮,你们也看得出来一把枪做出来有多么困难。”

  对于自己的驻地造枪这个事情,排长如实的上报了,只不过对于上级机关来说,这东西不是你说造就能造出来的。最后的结果也得了个不了了之,排长是想要上级的一些援助,只不过到最后也没有说给自己支援什么。

  其实这个结果倒也符合了韩城的意愿,像这样的事情不宜闹大。有些事情如果你做成了那还好,如果说做不成,上级机关损失的人力物力谁来负责。

  援助这个东西谁不想要?特别是对于稀有金属的援助,关于膛线的问题其实很重要,即使是再怎么优化工序和过程,硬质合金变成了硬质合金丝,可依旧无法搞到这些稀有的金属。到了日军把,整个对外道路都给断掉的时候,想要这些东西,那真是难上加难。

  一腔热血改变不了结果,工业上,技术上的难题,并不是一腔热血就可以解决的。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问题,一旦闹大的话,你拿不出相应的产量,处分谁来背呢?

  “我的副排长啊,咱们的这个事情我给上级说了一下,上级那边没有回什么话。”

  排长是个好同志,他这个事情不能说做得不对,只不过现在有点儿不合时宜。

  “团里边儿的资源恐怕咱们弄不到,因为咱要的都是一些比较珍贵的东西,你以为你报上去需要给你解决吗?咱们这几个人自己乐呵乐呵得了。”

  这样的结果是个最好的结果,即使引起什么不必要的情况,也能尽可能的控制起来。

  “我这里有一封家书,你这边给团里说一下,帮我寄出去就行了。”

  这封家书其实不是韩城写的,是之前的那个前身写的。但是不得不说,书香门第出来的,写出来的东西就是有水平。如果他还活着的话,这封家书按理说是不会寄出去的,在信里面写了自己的理想,和对家人的思念。

  虽然继承了这个身体的全部记忆,但是人已经换了,哪怕有些事情记得再清楚,也不是那个原本的人了。

  “家书你自己去就行了,这有什么要团里面做呢?”

  “排长啊,这是部队,有些事情不能由着性子来。一旦因为这个事情,搞出了什么大乱子,对于红军的影响是很大的。”

  韩城这不是单纯的遵守命令,他不过是顺应潮流。

  在南京的韩国,其实就很无奈了,关于一些接待方面的事情是很复杂的。对于延安方面的安全保障等级一再调高,会馆的内部,由延安方面的人负责,会馆外面则是由中统24小时把手。

  “我给她们定了安保级别已经非常高了,他们还挑三拣四的。还有你们,今天路上的汽车抛锚是怎么回事儿?我再三的强调了这个事情,一旦出现了问题,我们很可能成为历史的罪人,备用车辆五分钟之后才到,这不该是你们应有的速度。”

  对于此次的南京会晤,南京方面都很重视。韩国更加重视,因为他要判断未来的形势,在未来抱住大腿占有一席之地。

  “那样车我们检查过了,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突然抛锚。”

  “可是事情偏偏就这样了,你让我怎么办?陈亲自下令,要严查此事,你们立刻下去清查此事,明天我要见到你们的清查报告。”

  有一件事情不顺的话,那就要事事不顺。南京方面的官员太多了,随便拿砖头一砸,就可以炸出一个高级官员。中统还要负责纠察党内的腐败问题,单单那么多高官,谁敢去动呢?

  这也同时催生了很大一批娱乐产业,歌舞厅,夜总会,都成了高级官员和将领经常去的地方。虽然说在国民党的规定里面,是严禁去那种娱乐场所的。不过这么些年了,谁会真正的去遵守呢?

  粤军的军官会经常出入之类的场所,他们是常客。中统方面虽然看不过去,但是天下的乌鸦一般黑,根本说明不了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