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男配个个是戏精 > 学霸约不10

  怎么会这样?洛小宁紧紧捏着手机,她一双桃花眼中满是担忧,尤其是看向顾槿霖的时候,她几次蠕动樱唇想要开口,却不知从何说起。

  几次三番她终于鼓起勇气,站起身来对黑板上讲课的老师,说道:“老师我和顾槿霖同学请假一天。”

  讲台上,四十来岁的吴主任转身看向洛小宁,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用白粉笔点了点面前的讲台,略微沉吟了一下,才点头同意。

  洛小宁顾不得跟顾槿霖解释,拉着他就往外走,她连书包都不想拿了,但顾槿霖不是这么急躁的人,他收拾好两人的书包才出的教师。

  “我们真的有急事,是关于你妈妈……”

  刚走出教室,洛小宁瞪着顾槿霖,伸手想要从对方手中接过自己的书包,她以前怎么没发现男配这么磨磨唧唧呢?

  “我妈怎么了?”

  顾槿霖停下脚步,把两个书包都挂在肩膀上,回头有些好笑的看着洛小宁。

  洛小宁看着眼前高高瘦瘦的男孩,突然有种心酸的感觉,她有些支支吾吾:“对不起阿霖,今天我让妈妈帮顾阿姨换个好的病房……”

  开了头,她觉得没一开始那么难以启齿了,巴拉巴拉一通说,终于把洛母发过来的信息都告诉了顾槿霖,当然还包括了要送顾妈妈去国外治疗的事情。

  他们一直走到校门口,顾槿霖都没有回复洛小宁,他只是抿着唇,冷着一张脸,什么都不说。

  洛小宁感觉周身凉飕飕的,有些害怕,她跟脑海中的污镜嘀咕,男配这是怎么了?不会是要黑化了吧?小说上都是这么写的,什么一言不合就黑化……

  咳……呵呵,污镜怪声怪气的跟她说,想多了,小说什么的信不得!

  男配现在分明是在憋大招,想着怎么整治害他母亲的人。

  是吗?洛小宁表示怀疑。

  刚出校门口,她就看到原本应该在车上等着她的司机刘大哥匆匆跑过来。

  “怎么了?”

  洛小宁疑惑的问道,她往刘司机身后看了看,车子还跟往常一样停在路边,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刘司机许是跑过来有些急了,他大口喘着气,半抱着肚子,摆了摆手,说道:“小姐,车胎坏了,您还是打车回去吧。”

  原来刚才刘司机听洛母吩咐来接洛小宁,他见自家小姐没出来,就去买了瓶水喝,不曾想才一转眼的功夫车上两个轮胎就被人扎破了。

  “这样呀。”

  洛小宁略显惊讶,可是校门口啊谁这么大胆?她左右看了看半个人影都没有,可能作案之人已经离开了,嘴上小声嘀咕:“什么人啊这么坏?”

  “小姐我送你们去公交车站打车吧?”刘司机缓过劲来,对洛小宁说道。

  她摆了摆手:“你先让人过来拉车去修理吧,我跟阿霖一起就可以了。”

  “阿霖我们走吧?”

  洛小宁转头看向顾槿霖,只见他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的绿化带看,难怪他一直都没有说话。

  “怎么了?”

  她好奇的跟着张望起来,可是那边除了一排修剪好的花树什么都没有啊。

  “嘘!”

  顾槿霖修长的手指印在自己唇上,对洛小宁做了个嘘的动作,他轻手轻脚走了过去,猛地一把从绿化带中揪出一个人来。

  男子穿着贵族学院的校服,个子不高也就一米六几左右,身材也是偏瘦的那种,待看清他的脸,洛小宁忍不住惊叫出来。

  “赵小磊?”

  这不是跟她一个班的同学赵小磊吗?丁恒的第一狗腿子。

  “哦,我知道了。”

  她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指着张小磊说道:“是不是你把我家的车轮扎破了?”

  赵小磊的衣领还被顾槿霖抓在手里,他挣脱不开只好梗着脖子否认道:“无凭无据的,你这是诬蔑!”

  “是吗?”

  低沉的嗓音从顾槿霖喉结发出,声音十分好听。他用另一只手抓起赵小磊的右手把它举到面前。

  “那你说说看,你手上这根大钢针是怎么回事?要不要我们找警察来讨论一下?”

  赵小磊眼看瞒不住了,连忙做小伏低,同时还不忘甩锅,说这一切都是丁恒指使他干的,不关他的事。

  “呵~”

  顾槿霖冷笑,他看对方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傻子。

  最后赵小磊被送到门卫处,让学校处理。

  这边的事情算完了,洛小宁与顾槿霖肩并肩走在校园外的人行道上,人行道中每隔几米都会种上一棵木棉树,如今木棉树上的花朵已经掉的差不多了,枝头上开始冒出嫩绿的叶子,碧绿碧绿的像翡翠一样好看。

  人行道上每隔一段路还放上椅子供人休息,许多木棉花落在上面,还没人清扫,像是一张开着木棉花的椅子。

  她弯腰从椅子上捡起一朵还算新鲜的木棉花递给身边的顾槿霖。

  “希望阿霖以后每天开心!”

  洛小宁甜甜一笑,伸出手把深红色的木棉花递了出去。她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半眯着,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

  顾槿霖低头,二人四目相对,这一刻的凝视好似一瞬间,又像是一辈子那么长,。他把肩上的书包往地上一放,一把抱住洛小宁,他的头枕在女孩的脖梗处,深深吸上一口气,那是女子独有的幽香。

  “我同意母亲出国治疗。”顾槿霖说话的声音有些闷,眼眶也红红的,他真的舍不得母亲,毕竟母亲陪了他整整18年。

  “阿霖放心,我会让母亲找人好好照顾阿姨的。”

  此刻,洛小宁心里有些雀跃,顾槿霖终于答应了,她还以为要她磨很久对方才肯答应呢,想到会这么快。

  她这样想着,脑海中的污镜突然急切的开口提醒:危险,跑。

  洛小宁怔了怔,一抬头就看到一把闪着寒光的刀子正朝着顾槿霖的心窝子扎去。她来不及细想,本能的抱着对方转了个身,让自己的身体阻挡别人来势凶凶的刀子。

  还以为这一刀她挨定了,没想到紧要关头,顾槿霖反应也不慢,千钧一发之际,他只来得及一把推开怀里的洛小宁,同时,刀子也直接捅进他的肾脏,鲜血开始徐徐往外冒,染黑了他宝蓝色的校服。

  黑衣男子本来的目标就是顾槿霖,他见目标人物已经中招,加上周围有人尖叫,惹来了许多人靠过来,他不得不撤退,一个转身飞快跑入小巷子里不见了踪影。